簡介-
國名:Philippines菲律賓
首都:馬尼拉
官方語言:菲律賓語
人口:1億966萬人
主要族群:他加祿人、宿霧人和伊洛戈人
種族總數:200
最少聽聞福音群體:30
最少聽聞福音人口:約542萬人

主要宗教分佈-

基督教(廣義):91.0%
伊斯蘭教:4.8%
少數民族宗教:3.2%

關於菲律賓

菲律賓擁有多元的族群,每個族群有其主要分布的省份。最大的三個族群分別是他加祿人、宿霧人和伊洛戈人。菲律賓華人大約占總人口的1.7%。在菲律賓境內有超過170種不同的語言。最多人使用的是他加祿語,其次是英語。

菲律賓的經濟成長速度是亞洲國家中前幾名。國內生產總值平均每年增長速度是6.2%。電子產品、機械與運輸設備是主要出口品。然而,菲律賓人口成長率也是全世界最快速的國家之一。他們需要創造更多的工作機會給迅速成長的勞動力。
菲律賓失業率高(約6%),2020年更因為COVID-19疫情,攀升至17.7%。且還有許多屬於地下經濟(約占38%的勞動人口)。人口分布不平均。有很大的區域沒有居民,但其他地方有相當密集的人口。

宗教
菲律賓的宗教深受西班牙殖民時期的影響。1898年當西班牙與美國的戰爭結束後,更正教派的宣教士們開始進入菲律賓。菲律賓對福音開放,大約有12%的人口是福音派基督徒。當中許多是第一代信徒,需要門徒訓練。菲律賓6%的人口信奉伊斯蘭教,他們主要集中在西南部。憲法保障政教分離,使菲律賓人有宗教崇拜的自由,沒有歧視。

更正教派教會正在增長,如今菲律賓有超過50,000間教會。然而,許多教會得面對信徒們錯謬的教導與對教義的曲解。菲律賓教會對宣教充滿熱忱──超過4000位菲律賓籍宣教士在菲律賓以外的地區分享福音、建立教會。菲律賓擁有最大的散居海外的網絡,因為超過1100萬的菲律賓人居住在海外。

OMF教會事工
OMF從1952年開始在菲律賓服事廣大的族群。他們與當地教會合作開拓教會、傳福音與裝備信徒。超過2萬的社區仍然沒有福音派教會,還是有許多地方需要聽聞基督福音。

OMF差派事工
從1966年起,菲律賓委員會已經開始差派跨文化宣教士前往菲律賓境內不同地區,以及海外其它國家。OMF致力於與宣教士的母會建立更深的關係;關顧宣教士、提供教會、宣教士、及其合作夥伴相關訓練課程、分享並忠心運用神所賞賜的資源。尋求活躍的夥伴關係共同建造神的國度。目前我們最大的挑戰是如何與現今不斷改變的教會持續接軌。

工場故事

Stories of Philippines

愛的代價

作者: 黃艾青 謹以此文獻給所有拓荒宣教士及其家人! 根據使團東亞區域主任史祈理、史美蓮(Richard & Marilyn Schlitt)憶述的部分經歷撰寫。 上世紀八十年代菲律賓南部的一個穆斯林村子,三十出頭的美國宣教士約翰與妻子碧妲帶著兩個小孩剛搬來一個月,正在熟悉語言、建立關係的階段。這天,他如常出去,在路邊與村民愉快地交談,突然,「砰!」背後一聲槍響……友人從血泊中抱起他向醫院狂奔。噩耗傳來,時任地區監督的史祈理立刻從島上另一邊趕來。 祈理與妻子美蓮於1980年到馬尼拉工場服侍,一切都很好,到第四年快結束時,主清楚指示他去菲南服侍馬奎達諾族群(Maguindanao)。南部穆斯林叛軍與政府之間屢屢爆發戰事,每日傷亡不絕,因此所有的本地朋友和會眾都十分擔憂,不支持祈理的決定,甚至流淚勸阻他:「為甚麼要去送死呢?!」工場主管雖然極為謹慎,但最終也認同:「既是上帝旨意,那就去。」 神用一連串事件引領祈理和美蓮,他們帶著當時分別為五歲、三歲、九個月的女兒先住在一位穆斯林寡婦和六個孩子的家中七個月。全家從戒豬肉開始學習捨己,按女主人要求遵守飲食清規。房子簡陋,設施只能輪流用,但兩家人過得簡單、快樂又融洽。起初祈理一家五口擠在一個房間,後來寡婦和她女兒合住一間,讓兒子們睡客廳,多騰出一間房給祈理,又吩咐表弟陪他去市集買必需品。祈理切身體會到,建立緊密關係的祕訣就是需要當地人的幫助! 他們陸續住過不少村子,多半是一間緊貼一間的擁擠木屋。有一個村僅有三個衛生間,其中一個在祈理家,那只是緊貼屋外的木板格,一板分隔洗澡和如廁。屋外環繞髒得發黑的污水溝,幸有穆民鄰居主動看顧,三個女兒從未掉進去;排泄物、病菌、小生物與人共享同一空間,所以小孩生病、長寄生蟲、大人鬧肚子是常事。 同工們都是能吃苦耐勞的年輕家庭,吃的、用的都刻意按當地人水平,誰也不駕車,大熱天帶著小孩去辦事,和當地人一樣搭六小時沒空調的巴士。捨棄舒適,為了活出道成肉身的認同。當地人民逐漸感受到他們與別的外國人不同,因此敞開心扉,對他們的孩子也疼愛有加。日子不太平,除了叛軍戰事,不同宗派、甚至鄰村也有衝突,村民會關照他們哪兒才安全,社群領袖也保護他們,有事會通知暫避。安全感,就建立在互信的關係中。 但危機不是每次都能解除。祈理家剛搬走,新同工帶著四個小孩遷入不久就收到勒索信,不給錢就害命。祈理從基地趕回村裡,拿著信去找村領袖,但連他也不知對方是誰,因此建議暫時離開。祈理評估出事可能性極高,便讓所有人撤離。休整一個多月後,同工們都回村服侍。 約翰出事之前也收到恐嚇,他的隊長找過村領袖,但村長說認識對方,能擺平,可以照常生活。約翰被害之後,村長因自己沒能制止那個不聽指揮的激進青年族人感到很沒面子。 使團為約翰舉行安息禮,邀請全體村民來參加。遺孀碧妲在眾人面前有力地見證基督,她公開寬恕殺害丈夫的兇手!那村長走上前問:「要不要幫您們對付那人?」祈理表示,只循法律追究。 好朋友遭害,悲痛的祈理強烈地問神:「為甚麼!祢當時在哪裡呢?」他驚訝地立即聽到神回答:「我在,我就在那兒。」祈理才明白神允許這事臨到。 他把全隊撤回基地,輔導,退修。一個多月後,大夥兒聚集商討,來自夥伴機構的一對夫婦想離開,大家也同意,確實沒有人需要帶著恐懼留下服侍;其他同工都確信神會保守,即便遭害也是祂的心意,於是都回村去了。 幾個月後,另一位同工被殺。雖然傷害只臨到一人,影響卻是巨大的,再次撤離、輔導、靜修、禱告。當大家再次圍在桌旁商量去向,祈理鄭重地逐一詢問,沒有一個想走。這時,菲籍隊長正懷第二胎的太太坐在一旁流淚了,原來他們家也受到威脅,但禱告中神容讓他們回村!所有人把性命交在神手裡就回去了,只是增加保安措施,例如規限白天的活動範圍和時間,晚上屋內必須點燈。雖然屢次險象環生,但有神的介入,沒有同工死亡。 起初,菲國眾教會因政府與穆斯林對立,對南部宣教的態度基本上是:你想去就自己去,我可以祝福你,但我們不會去。然而,拓荒先鋒的捨己觸動了他們的心靈,約翰遇害的事挑戰眾教會:為甚麼我們不關心自己同胞,反而外國弟兄卻願意為此捨命?! 1989年,洛桑大會在馬尼拉舉行,神預備了兩位服侍菲南的宣教士在會上挑戰眾人,形勢從此扭轉。後來,祈理他們栽培的菲國青年信徒也起來,踏著宣教先鋒們的足印進入南部。到今天,菲律賓教會已全面承擔起這項事工。 祈理和出生入死的戰友們交棒之後,雖已分散各地服侍,但彼此情誼仍親如家人。十五年後,碧妲和孩子們在祈理的陪同下重踏約翰殉道之地,青山依舊,念故友為愛獻身,盼活水長流世間。此時此刻,天上地下,同願未得之民蒙救恩! 此文出自《萬族萬民》 92期

同心合意的功課

多年以前,我們住在菲律賓南部一個較小的穆斯林社區。生活充滿挑戰,除了要熟習語言以及面對文化的衝擊,還要帶著兩歲的女兒在沒有電和自來水的環境中安頓下來。上帝藉著一間小型的菲律賓人教會和狄蘿大姐(Ate Delor)的友誼,讓我學習到夥伴關係的一些初階功課。 猶記得一個特別的禮拜日早上,被疾病和噩夢折騰一夜的我們騎摩托車離開那穆斯林社區,到五公里外的教會敬拜。由於菲律賓南部長年累月發生衝突,狄蘿和會友們一向不大與穆斯林往來,但這幾年,他們開始認同我們對這個群體的異象。我們雖是美國和加拿大的教會差來的,但這教會卻是我們的「安提阿」教會。當狄蘿姊妹聽到我們講述的恐懼和沮喪時,感受到我們的掙扎。她當時沒說甚麽,彼此道別幾小時後,我們詫異地聽見一部摩托車穿過椰子林,停在我家簡陋的屋子外。狄蘿從沒到過這村莊,那天卻帶來食物,陪我家女兒凱蒂玩耍,還和鄰居聊天,最後還留宿一夜。 在腓立比書,保羅一開始就為眾人「同心合意興旺福音」感恩(腓一5)。自從狄蘿那次來訪,我們從更多「同心合意興旺福音」事例中領受了福氣,夥伴們按同受之恩彼此扶持,在基督耶穌裡經歷深摯情誼。 一同堅信神在作工 維持同心合意的夥伴關係並不容易。有同伴感覺固然好,卻也有矛盾、爭鬥的時候。過往幾年在某些開放國家日益看到,宣教機構之間彷彿視彼此為人手和資源的競爭者,與我們作為上帝子民的身份並不相符。曾經參加一個大型宣教活動,展覽廳裡排列了數以百計的攤位,有人走來問道:「你們都在賣甚麽?」可歎這種「商演」形式竟變成了信息本身。因此,我們更多舉辦小型活動,把焦點放在普世的福音需要,而非機構的品牌。 保羅提醒腓立比教會,他們同心合意是因深信上帝動了工就必成全這工(腓一6),包括祂創世以先所預備我們作的善工(弗二10)。當我們堅信神在作工,就不再去為匱乏的資源爭競,反而樂意去探究這些資源投放在何處最能為上帝所用。 我們仍舉辦傳統的宣教特會,但欣見動員同工轉介前來查詢者給其他的差會。儘管對穆斯林狄蘿在文化上有所差疑,但她的慷慨無私,反映她願意在福音裡分擔上帝透過我們在村裡所作的工。 同沐恩典 相互信任在夥伴關係上是難能可貴的。許多夥伴關係是由不平衡的資源或經驗開始,例如一方有資金,另一方熟悉實務;或者一方擁有人手,另一方有人脈網絡。信任的建立需要謙卑和時間,單靠共同利益,並不足夠排除萬難。保羅提醒腓立比教會,同心合意的夥伴關係是「從起初直到如今」(腓一5),他接著說,不管他自己的宣教角色是「⋯⋯在捆鎖之中,是為辯明證實福音的時候⋯⋯」,眾人都和他同得上帝的恩典(腓一7)。謙卑乃始於承認我們自己和所擁有的皆出於上帝的恩典,有這想法在心,就可以把學位、經驗、資金和人脈關係等等放下,專注在彼此如何協力完成上帝的使命。 縱然我到菲律賓前已受過神學和跨文化訓練,卻是在狄蘿和教會的弟兄姊妹大度無私的陪伴下經歷語言和文化的學習。我們在狄蘿姊妹的家寄住兩週學習語言,後來才知道她把自己的床讓給我們一家睡。上文提到的那個禮拜天下午,除了我們背後所有的使團資源,上帝也使用了她送來香蕉以及留宿一晚,藉此使我們與穆斯林朋友聯繫起來。 同享情誼 我們常以為保羅是一位要求嚴苛、任務為先的領袖,可是,他在問候語之後緊接著提到感受:「你們常在我心裡」,並「體會基督耶穌的心腸,切切地想念你們眾人」(腓一7-8)。同心合意的夥伴需要時間醞釀而成,因為涉及到關係和信任的建立。 在加拿大,活躍的宣教機構約有二十五個,大部份領袖都住在安大略省南部,相距幾小時車程。過去三年,我們每年都相聚三次,每次花一天時間。這些聚會不是為了討論策略,而是刻意地聚焦於敬拜、讀經和分享。因為出席的都是資深領袖,因此各人可以自由地分享個人的掙扎,彼此代求,也學習互相信任。即使這些定期的聚會沒有討論任何宣教策略,卻在共同關注和互信的基礎上啟動了一些策略性倡議,促進同心合意的夥伴關係。 尾聲 那個禮拜天之後,狄蘿姊妹第二天一早便起來回城裡工作。她並不知道自己留宿一晚帶給我們多深厚的意義。因為她,我們得以在穆斯林鄰居中無夢無懼地安睡。當我們看著她騎著摩托車穿過那些椰子樹,不知不覺間,那個村莊感覺更似家園,我們也覺得不那麽孤單了。就像保羅,我發現自己因著她在福音裡同心合意的夥伴關係滿懷感恩。 傅祖恩 Jonathan & Marilyn Fuller 1988年加入使團 時任加拿大地區主任 此文出自《萬族萬民》94期

明白真道

亞他馬諾布族(Ata Manobo)居住在南菲律賓群島北部的達沃(Davao del Norte)山區。他們相信許多神祇,屬於泛靈論者,政治上則是自治體系,經濟上是以山田燒墾的農業為生。過往因為識字率低,以致在與平原地區商人交易時,常遭到欺騙和損失。   急需教育 上朗吉蘭區(Upper Langilan)的馬諾布族社區領袖請求使團宣教士幫助族人們學習讀寫。使團的宣教團隊透過菲律賓翻譯協會(TAP ,Translators Association of the Philippines)的協助,在當地居民中進行了識字率評估。結果令人驚訝,多數村子識字率是零,幾乎沒有人能讀寫。 深入調查後發現,全族只有三位女士曾經上過高中並且可以讀和寫。 調查結果促成了原住民兒童教育計劃(ICEP ,Indigenous Children’s Education Program)。這個計畫在馬京蒙(Maguimon),卡普基(Kapugi) 以及滿撒利瑙(Mansalinao) 三個亞他馬洛波村落設立原住民兒童教育計劃中心。由那三位識字的女士教導7-11歲的孩童基礎算數及讀寫,為他們進入政府設立的基礎教育奠定良好基礎。 教育與信仰 在原住民兒童教育計劃中心教授的課程之一是時序聖經教學法(CBT,Chronological Bible Teaching)。每天上午的聖經課程是按著年代順序教導從創造開始直到救恩的聖經故事,以及背誦聖經經文。 學童常會跟家人重述聖經故事,也會在主日崇拜時引用經文。當學生像羅洛以(Loloy)和馬隆(Marlon),熟悉閱讀,寫字和數學後,他們就從原住民兒童教育計劃(ICEP)畢業,並且搬到位於塔卡參(Tagasan)的ICEP宿舍。這表示他們必須徒步兩小時穿越蜿蜒的叢林小徑和河流,與來自其他村落的學生住在宿舍內。雖然這代表他們必須離開家人,但是為了可以獲得更高的教育、溫飽的三餐,以及持續學習上帝的話語成為耶穌基督的門徒,他們甘願留下來。杜里歐和諾瑪滿金南帕夫婦(Dulio & Norma Mankinumpas) 負責照料宿舍,這對馬諾布夫婦已經服事上帝多年。杜里歐是受過訓練的植堂工人,而諾瑪則是一位教師。 教育門徒 在ICEP宿舍,亞他馬洛波孩童受裝備成為門徒,傳福音給他們的家人和親族。門徒訓練藉由聖經教導、晨更、禱告會、以及烹飪、洗衣、照料動植物、遊戲和保持個人衛生等日常活動進行。 卡普基(Kapugi)村的歐雷諾和娜寧(Oreno & Naning),他們因兒子羅洛以(Loloy)回家轉述在學校聽到的故事而認識聖經、信主並在兩年前受洗。羅洛以的哥哥波邦(Bobong)也從弟弟那裡聽到故事,現在兩位年輕人都期望成為牧師。同樣的,羅慕路和以都娜(Romulo & Idunan)也因為在家聽兒子馬隆(Marlon)說福音故事,隨後報讀使團的聖經學校。 看到這些孩子帶領他們的父母信耶穌,真是非常令人振奮。 教育不僅可以提升人民的經濟水準,也是建立本地聖經化教會、深入接觸本族甚至更多族群人民的重要工具! 麥樂恩 Grace Moron 2001年加入使團 菲律賓地區委員會執行主任 此文出自《萬族萬民》 95期

永不止息的愛

有人問我們:「為什麼能夠留在菲律賓這麼多年,一定是因為很愛這個國家吧?」老實說,大體上喜歡;有些不太喜歡的,仍在努力學習適應中;有些則無法接受,但無能為力。我們是怎樣長期留在宣教工場的呢? 積極和欣賞 菲律賓文化有很多優點,比如好客熱情。他們講笑話的技巧常使我們捧腹大笑;他們的耐性更令人歎為觀止,例如工作人員慢條斯理,但正排在長龍裡的人卻毫無怨言。馬尼拉交通堵塞是世界首屈一指,我們四位男同工每天往返神學院至少要花三小時。太浪費時間?但我慢慢地學會一些生存之道:生氣也無濟於事,不如接受現實,早點出門就是了;遲到不是太重要,反正遲早都會到;工作效率慢一些,但終究會完成。但天災人禍,疾病痛苦,那才是嚴重,因為當人的生命結束時,就再沒有機會接受救恩了,所以要把握機會盡快將福音傳開。 凡事謝恩 如果不是聖靈親自動工,我們如何努力也是徒勞無功。我們和同工們向很多人傳福音、教導聖經、帶小組或查經,用很多時間輔導不少人,但真正跟隨聖經教導或結果子的人按比例來說並不是很多。有些青少年十五、六歲就輟學,生兒育女;有些從小就認識的孩子,多次勸告也無效,長大了仍然吸毒和販毒;有時我們好像社工,要處理家庭糾紛、欺壓弱小、打架、粗言穢語、性侵、同性戀等等問題,甚至得面對黑社會人士。即使有些已信主的,仍改不了借錢的壞習慣,或依舊迷信;有些則說我們規則太多。如果我們只看他們的表現,早就灰心失望。 神的恩典鼓勵我們在這條事奉的路上繼續走下去。四位在讀神學的男同工,其中三位是快樂兒童會的果子。兩位年紀較大的女同工,因兒女年幼時來參加快樂兒童會和教會的活動而認識主,現成為我們的同工。 年輕人很有熱誠,雖然仍需累積經驗,但我相信他們有一天會被神重用。兩個我們從小看大的女孩子,由未信到信主,現已大學畢業在工作。其中一個已全權負責女子團契的講道、敬拜隊、查經班,她想做傳道人;而另一個則很害羞,以前我總是聽不到她說什麼,但她在小學三年級時竟然用福音手繩向全班同學和老師分享福音,她現在是主日學老師。 我為一些會友逐漸脫貧而感恩,因為他們重視子女教育,學習積蓄和有智慧地運用金錢,更用自己的經歷去鼓勵他人。 家人同心事主 感謝神,夫婿道為和我可以一起事奉這麼多年。我們都是性格很強的人(其實性格不夠強很難做宣教士,特別是長宣事奉),但我們盡量每天一起禱告和分享,雖然意見不同,但學習彼此欣賞,彼此鼓勵,一同重新得力。有時看見一些宣教士的兒女離開神,十分痛心,而宣教士亦因此回國。感謝神,使團十分重視宣教士家庭的健康生活,大女詠寶已長大成人並結婚,她和丈夫都愛主,熱心事奉,深信是很多人禱告的結果。 詠雅出生時,我們即知她有唐氏綜合症,那時菲律賓這方面的資料和支援很少,我們對特殊教育亦全無認識。但經過禱告,神沒有帶領我們離開工場回美國,反而讓我們相信在菲律賓會有方法。過去廿二年看見詠雅成長,而我們也在特殊教育方面稍微多了一點知識。未來她回美國後的生活將會如何,暫時是未知數,現在盡量搜集資料,深信神會按時候指引前路,最要緊的是順服。 異象不變,但要創新 雖然來菲多年,但仍有很多要學習的地方。自初期在八打雁省成立恩橋教會後,本來打算幫助當地的教會茁壯,但有時並不容易合作。曾想幫助一位在貧民區事奉的傳道人推動教會的福音事工,但他拒絕,說無法處理人數多的聚會,而教會也容納不下這麼多人。曾經跟中產階層的教會合作植堂,但其領袖對貧民區沒有負擔,更有人認為窮人既無學識又無智慧,不讓他們做任何行政上的討論或決策,這在我們看來是變相的壓迫。 一些已存在的教會很難改變已有的架構和事工模式,因此我們決定再拓植教會。感謝神帶領永遠榮神教會的成立,賜福買地建堂的計劃。過去多年我們都是在構思、探討、摸索和變化之中,因為各種植堂模式都有利弊,需要因時制宜,取長捨短。我們的事工與運動有關,因此需要籃球場作崇拜和活動之用。馬尼拉土地很貴,加上高昂的建造經費,這是一條我們未走過的路,但我們看見神逐步供應所需。等候神不是易事,但卻是很刺激和興奮的經歷。雖然建堂工程未徹底完成,但籃球場已完工,不同的事工正逐步發展。栽培人才是當前急務,特別是未來的接班人。 如果神憐憫和開路,我們盼望這教會成為一間差傳教會。成立至今,我們將主日奉獻十分之一撥作支持其他教會的需要,另外的十分一撥作差傳基金,雖然數量微薄,但算是一點心意。 馬尼拉貧民區人口已很密集,但仍不斷增長,現存的貧民區教會很多在屬靈方面相當弱,因此需要宣教士,特別是植堂的宣教士。做貧民事工的宣教士越來越少,植堂的宣教士更少,求神親自差遣祂的工人來收祂的莊稼。 鄧肖蓮 Mark & Ruth McDowell 1995年加入使團 在菲律賓創立快樂兒童會 本文出自《萬族萬民》96期

搶救貧窮大作戰

在多年前認識慧玲,那時她三十歲出頭,住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的貧民區,丈夫從事低收入的行業,她則留在家中照顧六個年幼子女。我去探訪她的時候,她的態度相當開放,無所不談,也願意跟我查經討論信仰問題。 後來我思想如何可以幫助她們稍微改善生活,與其給他們魚,不如教他們怎麼捕魚。而且能夠用自己雙手賺來的金錢維生,是建立他們尊嚴的一個方法。因此我就開始一個很小型的維生計劃,幫助婦女、學生,甚至暫時失業的男士也可以加入。 我只有一個條件,就是參與維生計劃的人,不可以有不良嗜好,如賭錢、醉酒等,因為與其幫助他們有更多錢去犯罪,倒不如幫助那些真正需要的人將金錢用於適當的地方,參與者亦一致贊成。但有些婦女老是無法戒賭,我只好停止她們參與維生計劃;然而感謝神,有些婦女真心戒賭,也成功了。 例如一位有四個兒女的母親以前鼓勵子女來參加我們的快樂兒童會,只是為了可以專心賭博,無後顧之憂。後來她加入維生計劃,她想說一則可以多少賺些金錢幫補家用,二則趁機戒賭。感謝神,她成功了!她的三個子女後來也製作福音繩補貼所需,一路讀完中學和大專,現在他們三個都有工作了,不用再做福音繩。 首飾: 慧玲最初從平價首飾開始嘗試,如珠仔耳環、手繩、頸鍊等,她做得很好,甚至參考中國和日本出版的首飾書裡面的複雜圖案,真是天才。我曾經想過以水晶製作飾物,但成本不低,加上不知銷路如何,只好打消這個念頭。 手繩: 福音手繩: 不是每個人都懂得如何做或有興趣做首飾,因此我們需要更有創意。我的丈夫道為提議做五色福音手繩,用來傳福音—黃色代表天堂,黑色代表罪惡,紅色代表耶穌寶血,白色代表潔淨,綠色代表屬靈生命的成長。我無法計算總共做了多少條,但至少在菲律賓、香港、中國、新加坡、韓國、印度、美國、英國等國家都有人使用。 2012年奥運會在英國倫敦舉行,當地一間福音機構向我們訂購六千條福音繩,向來自世界各國的人傳福音。為了配合奧運會標誌的六種顏色,我們加上了藍色,自此他們每年都向我們訂購幾千條六色福音繩。 大使命手繩: 這手繩是根據馬太福音廿八章18-19節主耶穌的大使命而創作,以供教會推動傳福音或差傳之用。褐色代表聖經的權威,綠色代替「去」,藍色代表浸禮,紫色代表教導,白色代表主的應許。 十字繡花卡和書籤: 我認識一些婦女和男士喜歡十字繡,因此就做成卡片和書籤。有人說現代人比較少寫信或卡片,這很可能是真的,但多謝弟兄姊妹的支持,十字繡的產品仍然有一定的銷路。不過我們需要有新意以製造更多不同的產品,以免囤積太多同類型的成品。而我們亦希望參與維生計劃的人一整年都有工作,因此市場是很重要的考量因素。 我們的維生計劃規模很小。但感謝神,除了幫助一些婦女增加生計,正如上面提及的那家人之外,大部份參與維生計劃的成員都願意查考聖經,後來也信了主,成為教會的會友。此外,有十多位學生也因而完成中學和大專課程,他們畢業後,亦已找到工作。 菲律賓有很多貧窮人,主因之一是不懂儲蓄和用錢之道。所以我有時也藉著維生計劃教導他們如何運用金錢,好像銀行的角色,將他們賺來的錢儲蓄起來,有需要的時候就向我提取。例如一位唸中學的姊妹患了急性盲腸炎,她和妹妹就動用製作福音繩的儲蓄作為部份醫藥費。後來她康復,卻輪到她的母親患了水瘤,而且兩個水瘤愈來愈大,她亦動用做福音繩的金錢來支付檢查費用。感謝神,她後來做了手術,並且康復了。 鄧肖蓮 Mark & Ruth McDowell 1995年加入使團 在菲律賓創立快樂兒童會 本文出自《萬族萬民》100期

以神的道建立神的教會

過去四年,我一直在靈風講道(Langham Preaching)擔任東亞區域統籌主任。前不久,收到一位東亞牧者發來訊息:「此時此刻,靈風講道的訓練帶來很大的功效。受訓的牧者能在他們各自的地方講道。過去三個月,因疫情封城,沒有巡迴牧者前來服侍,本地信徒領袖只好包攬一切講道工作。」 在主體世界,只有約四分之一的牧者有機會接受正規神學培訓。許多教會缺乏牧者,須依靠信徒領袖來傳講神的道。約二十年前,斯托得(John Stott)創辦了靈風講道,回應這些需要。 靈風講道是一項培訓事工,旨在建立本地傳道人,讓主體世界的教會愈趨成熟。這項事工集中關注貧困、有迫切需要且具發展潛力的地區。目前靈風講道約在八十個國家舉辦培訓班。在東亞,靈風講道活躍於九個國家,並與海外基督使團緊密合作。許多海外基督使團的宣教士都以促進者的角色從旁協助。 參與靈風講道的服侍,我尤其感到榮幸的是,看到各地基督徒領都渴望知道如何理解並忠心傳講神的道。許多人來參加工作坊時都深知自己在這方面裝備不足,但在離開時都大得奮興,心志更新,更加委身神的道,也更有信心能自己發掘神的話語,領受當向群眾傳講的信息。 有一位在蒙古的牧者告訴我,他傳道二十年,卻未曾接受任何訓練,他很興奮能有機會學習如何傳道。另一位在柬埔寨的牧者說,他是透過Youtube觀看講道節目,從約爾歐斯汀等人身上學習講道。其他人也坦承自己從書本或網上「借用」信息。許多蒙召作傳道的人連高中都沒畢業,而在一些地方,因為欠缺自己語言的查經資料,講者除聖經外別無源。 靈風講道旨在裝備這樣的人,幫助他們講出忠於聖經、貼切聽眾、表達清晰的信息。培訓為期兩年,共有三梯為期四天的工作坊;大部分時間用於研讀不同文本,在小組裡討論,一同預備證道內容。他們亦會聆聽和評論一些證道範例。透過實際操作,這種小組學習方式使參與者在彼此建立關係的同時,也接受挑戰和鼓勵。第一梯工作坊結束後,我們會組織「講道社群」,讓他們可以繼續在小組中聚會,並在一年內反覆練習。大部分社群只是每一兩個月聚會一次,但有些地方的牧者每週都會相聚,一同預備講道。 工作坊的參與者當中,不少人得著裝備後便在自己的地區和網絡中培訓他人;也有些人完成了第一梯工作坊後,就立即回家培訓他們自己教會的領袖。這項事工與海外基督使團的工作有甚麼關係?使團的異象是要在東亞推廣教會倍增運動,建立扎根於聖經的本土化教會;靈風講道能協助這些教會裝備本地領袖,透過培訓將他們的事奉奠基於神的道。這也為未能接受正規神學訓練的草根領袖提供機會;甚至有神學院畢業生也表示自己從這種簡單又實用的訓練中獲益不少。 十八個月前,因著荷蘭同工柯依莉(Iljode Keizer)的努力,有七十人參加了在菲律賓首度舉行的靈風講道。顯然,人們迫切需要這種培訓,尤其是在各個省份的貧民窟或棚屋區。因此,在馬尼拉工作坊完畢的六個月後,我們接到再度回菲的請求,在獨魯萬為雷伊泰島和薩馬島的牧者舉行同樣的工作坊。此外,在疫情爆發前,靈風也接到在棉蘭老島和呂宋島北部開設培訓班的邀請。此外,許多曾參加初次培訓的人已把所學傳授當地其他同工。 差不多十年前,靈風講道開始在印尼舉辦,使團的宣教士亦扮演重要的角色。如今在全國各地,每年約有一千人參加工作坊。許多靈風領袖都曾受使團同工的培訓,例如艾若梅(Rosemary Aldis);而靈風講道能在全國各地建立網絡和傳播,也受益於與海外基督使團的關係。 我希望看見海外基督使團的事工和靈風講道能有更深的合作,相得益彰。由於宣教士對當地語言文化的了解,往往是協助開展培訓、揀選學員、匡扶後繼的最佳人選。 與眾多東亞牧者會面時,亦使我在宣教事工方面學到不少。 • 宣教所結的果子 不少本地統籌主任身為教會的中流砥柱,是先前宣教事工結下的果子,也常受訓於使團同工。看到宣教先鋒們結出的果子,如今成了何等樣的人,十分令人鼓舞。這些領袖對宣教士懷著深深感恩,也從培訓者身上習得對宣教的委身。與這些領袖的會面讓我看到開創跨文化宣教事工的價值。 • 培訓的需要 需求仍然龐大,不只是在神學院層面,對草根領袖們更是如此。大部分地區,即使牧者曾接受神學培訓,講道質素仍有進步空間。因此,在講道、教導和牧養工作方面,需要更多實用的在職培訓。不是這些領袖的錯——他們大多自知能力有限,也渴求進深,只是苦無機會。 • 促進者的角色 參與培訓事工者須甘願退居次要角色,以裝備可能的領袖人才為重。作為外人,我最主要的角色是促進,而不是教導或培訓。有時候,我會專程參加培訓活動,為的只是支持帶領工作坊的本地培訓員。有時候,他們不見得做到盡善盡美;但他們需要機會和鼓勵,以接下領導的棒子,好讓事工可以在地倍增,全面本土化。 請為靈風講道的工作禱告,尤其是在東亞各地。請為每個國家的領袖禱告,他們大多是繁忙的牧者,但因為看見這個事工亟須接續,就不吝投放時間。求主著實使用這項培訓建立本土化且合乎聖經的教會,使祂名得榮耀。 作者: 倪樸生 Phil & Irene Nicholson 1992年加入使團 領袖培訓事工 此文出自《萬族萬民》101期

當關愛受造世界推動者遇見菲律賓

在達沃市,我遇到一位內地會的同工,剛率領一隊20噸的貨車從海燕颱風的災區回來。他們原本期待幫助災民建立臨時的庇護所,但負責接待的災民卻說他們比較想要自己建立永久性的住屋。援助隊聽了非常高興,就將重建所需材料交給災民。在回應類似的處境時,彈性和本地智慧是至關重要的。 維薩亞斯群島的東部在海燕颱風肆虐後,產生了極大的需要。有四百萬人被迫離開家園,農業地帶因為土壤鹽化,可能將面臨十年的歉收,沿海地區需要種植新的紅樹林以防範未來的暴風雨,還需要新的漁船作為謀生工具。而許多社區都還沒有機會聽聞福音。 2013年十一月,海燕颱風衝擊了整個菲律賓;同年十月,薄荷島中部才發生了地震,九月在三寶顏市發生了分離主義團體與政府的對抗,造成11萬人無家可歸;2012年的寶發颱風在民答那峨造成無數生命財產的損失。這些事件很快就從新聞變成舊聞,但是所帶來的災害和痛苦仍在持續。 在三寶顏,我們接待失去家園的民眾,以及提供安全的用水,獲得當地人的感激,人心變柔軟,信任感也逐漸建立,需要繼續為生命的更新禱告。在民答那峨,採礦、非法伐木、暴風侵襲和不當的農業行為導致土壤的嚴重腐蝕和洪水。當地的馬諾波人教會領袖建立示範果園、菜園、和樹木苗圃,鼓勵居民在生計與土壤保護之間取得平衡,也作為門徒訓練的一環。 類似的工作也在民都洛的孟仁族當中推動,內地會已經在當地投入門徒訓練事工多年,門訓重點是栽培教會領袖,以及永續農業和土地利用。這是很棒的整全宣教示範,未來可以給菲律賓和其他類似地區作參考。 在馬尼拉的一所神學院已將關愛受造世界納入正式課程,教會中也興起一波運動,鼓勵使用聖經的教導來回應生態浩劫和自然災害所造成的挑戰。這些回應包含了「為悔改和修復而禁食」的呼籲。2014年三月,洛桑運動和世界福音聯盟在馬尼拉舉辦了主題為「關愛受造世界與福音」,參加者來自東南亞各地。 菲律賓的宣教工作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在這充滿挑戰與機會的時代,請為菲律賓的工場與差傳辦公室代禱,願有更多弟兄姊妹加入他們的行列。   David Gould OMF宣教士 長年致力推動關愛受造世界與宣教 內地會快報22期 2017年8月

聯絡我們 Contact Us

謝謝您與我們聯繫!接到您的訊息後,會盡速回覆您!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Not readable? Change text. captcha 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