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國名:Cambodia 柬埔寨
首都:金邊
官方語言:高棉語
人口:16,662,000

識字率:77.2%
主要種族:高棉族97.6%
種族數:44
福音未及群體:19 (43.2%)
福音未及人口:15,982,000 (95.9%)
城市化: 23%

主要宗教分佈
佛教(上座部佛教乃國教): 82.2%
傳統信仰/泛靈論:6%
基督教(廣義):3.4% 

伊斯蘭教:2.2%
其他/無宗教:5.4%


柬埔寨在七至十四世紀曾是個強大的王國。他們身兼祭司與君王的領袖在吳哥建立了宏偉的廟宇,定且將影響力拓展至中南半島的廣大地區。柬埔寨現今是世界最貧困的國家之一,在此地仍能感受到赤柬政權(1975-1979)曾造成的破壞。儘管經過30年以上的重建,大部分的人口(特別是在貧困的鄉村地區)依然掙扎於教育、醫療和基礎建設等資源的不足。

九零年代以來,教會顯著地增長。最近的一項調查估計柬國有超過2700間教會及25萬名信徒。然而,成長是緩慢的,一般而言,一個持續進行的福音運動必須伴隨著良好的門徒及領袖訓練。

OMF的宣教士自1974年開始在柬埔寨服事,不久之後赤柬即攻陷金邊。雖然於1975年被迫撤離,但同工們依然在泰國邊境的難民營向柬埔寨人傳福音,之後又在九零年代早期返回柬埔寨。OMF同工今日仍以不同方式在高棉人與少數民族間服事。

rs9678_kh10-0385-scr

工場故事

Stories of Cambodia

廿載耕耘

柯凱文 Kevin & Robin Olson 2001年加入使團 柬埔寨植堂事奉 在柬埔寨東北部布勞族(Brao)中的福音工作一直未見明顯的果效, 然而,多年前撒下的福音種子現在正慢慢開花結果。 讓我為您訴說一位在二十年前聽聞福音的布勞族人,近年開始追隨耶穌的經過… 我在1997年初次認識饒恩,當時我和內人在「關懷全球宣教機構」(World Concern)服事。那時我們剛剛抵達柬埔寨,負責在東北部的文盲族群中推動識字活動。最初的對象就是科隆(Krung)和布勞(Brao)兩個族群,平安村是其中一個布勞村落。項目組長經過初步勘察後,與工場主任決定在平安村開設識字班。身為聯絡員,必須探訪已設立或即將設立識字班的各個村落,我就這樣初次踏足平安村。 饒恩是平安村的村長,第一次見面時,他喝得醉醺醺。不久後,我便發現這不單是饒恩的生活常態,也是該族群的一種文化。我曾經目睹醉後的饒恩從屋裡跌落街頭,然後步履蹣跚地爬樓梯返回家中,繼續喝他的酒。 1998年一次例行探訪時,我剛好住在饒恩隔壁。夜間從他屋裡傳出陣陣的痛苦呻吟聲。次日早上,饒恩告訴我昨夜是他兒子發出陣陣呻吟,不知為何小便十分困難。於是我們把孩子送到城裡讓一位德國籍醫生檢查,診斷出罹患膀胱結石。之後,我們為他安排手術,取出結石。自此,饒恩和我成了好友,這個關係一直持續了差不多二十年。 1999年,我和妻子離開柬埔寨和原機構後開始聯絡海外基督使團,探詢重返柬埔寨服事的可能性。到2003年,我們以海外基督使團宣教士的身份回到柬埔寨,並在2005年1月全家遷至腊塔納基里(Ratanakiri),準備在布勞和科隆兩個族群中開展植堂事工。 我們認識了太峰(Ta Veng) 地區的信徒,其中有一位來自饒恩的平安村。這位年輕人計劃在平安村舉辦聖誕慶祝活動,但最初並未獲得批准;後來是饒恩知道我們也有參與,他才改變主意,使活動得以順利舉行。饒恩並沒有忘記我們對他的幫助。在聖誕慶祝會上,我們播映《耶穌傳》並向在場約一百五十位村民清楚介紹了完整的救恩信息。 饒恩也有出席聚會,但他對基督信仰反應非常冷淡。不過隔了一年,福音的傳播有了突破,特別是在屯普魯恩(Tumpuen Rueng)地區。首先有一對年長的夫婦接受救恩,耶穌基督的福音開始影響他們的兒女。後來,雖然丈夫癌症離世,妻子依然追隨耶穌。不久,她的女兒接受救恩,女婿也開始渴慕福音真理。湊巧的是,這位女婿正是饒恩的兒子! 2009年,福音信息開始影響鄰近平安村的桑賽村。饒恩的女兒在該村一個福音聚會中信主得救。不久,約十名村民開始崇拜聚會。可惜,當中有信徒得了重病,這個試煉如黑夜來臨,暫時遮蔽了福音真光。2012年,一位熱心的當地基督徒在平安村推動福音工作,信眾再次聚集敬拜,教會也漸漸增長,並於2015年11月舉行了首次浸禮。 自此以後,越來越多族人願意開放心靈,聆聽福音信息。加上那位當地基督徒繼續在平安村傳福音,信主的人日益增加,教會舉行第二次浸禮。在那次浸禮聚會時,饒恩聽到傳道人在講台上的教導後,便受感認罪悔改,信靠基督。他在2016年3月接受浸禮,之後便一直穩定參加教會聚會。 多年前的機構在平安村所作的善工,加上各方對饒恩兒子的愛心與照顧,福音有機會在平安村及鄰近村落傳播,藉著神的大能結出許多果子,饒恩的生命轉化是其中之一。在柬埔寨東北部的布勞族與科隆族中,耶穌基督的聖名已被高舉,人心正在轉化。 此篇文章出自《萬族萬民》93期

柬式炸蕉

黃志明、蔡嘉佩 2015年加入使團 柬埔寨佈道植堂 在柬埔寨,大部分人民以務農為生。踏進農村,幾乎家家戶戶都種香蕉。香蕉樹的種類繁多,最常見的有「雞蛋蕉」、「Om Bong蕉」、和價錢較大眾化的「Nam Va蕉」。富創意的柬埔寨人能用「蕉」做成各種美食及日用品。除了今次給大家介紹的「外脆內軟炸香蕉」之外,還有烤蕉串、烚蕉糭、蕉花湯、椰汁香蕉西米露、以及令人愛不釋手的「蕉片乾」。柬埔寨人用蕉葉來盛載食物、包裹糕點,據說古時更以蕉莖來製作繩索。 記得一次我們到外省參加營會,婦女們正為參加者預備茶點。炸至金黃色的「蕉片乾」香氣四溢,令路過的人(包括我倆)也忍不住取來試試,味道果然不同凡響。又一次我們在教會裡享用愛筵,其中一味是「柬式雜菜湯」,內含十多種蔬菜。最想不到的,廚師將一條未成熟的香蕉,連皮切片放入菜湯內,味道居然還不錯呢! 「蕉」除了食用及製作日用品外,原來也在柬埔寨人的信仰生活中扮演著重要角色。無論在婚宴、喪禮或其他節日儀式上,都會看見用蕉或蕉葉製作的供品。若遇上特別節期,蕉的價格更可以上漲好幾倍。以去年柬埔寨新年為例,由於星相師宣佈今年的「新年仙女」喜歡吃香蕉,民眾為了取悅神仙,便蜂擁到市場搶購。記得當時我們正經過菜市場附近,街道上佈滿賣蕉的小販,擠得水泄不通。平日一把「Nam Va蕉」只售兩千柬幣,但在新年前夕竟暴漲至八千柬幣! 下次大家來柬埔寨,別忘了試試各種柬味蕉式呢! 「外脆內軟炸香蕉」食譜 材料: 香蕉* 一串 炸粉 300克 椰奶 1杯 黑芝麻 2湯匙 白芝麻 2湯匙 糖 1/2杯 鹽 1/4茶匙 水* 1/2杯 做法: 把炸粉、椰奶、糖、鹽及水放入盤中拌勻 再把黑白芝麻放入攪拌好的炸粉漿中* 將保鮮袋兩旁剪開,然後把去皮後的香蕉放入保鮮袋內,再用菜刀輕輕壓至扁平 燒熱一鍋滾油後,將已壓平的香蕉沾上炸粉漿,然後放入油鍋中炸至金黃色,瀝油後便可享用 *柬埔寨人會選用成熟度適中的「Nam Va蕉」,即蕉皮顏色剛由綠色轉為黃色時。這樣在油炸過程便不易斷開,且甜度適中又有柔軟口感。 *水的份量可按不同牌子的炸粉來調節比例。 此篇文章出自《萬族萬民》94期

送水節

送水節是柬埔寨的重大節日之一。每年11月,是雨季結束、旱季來臨的時候。奇妙的洞里薩河會隨季節更替而逆轉流向。因此,11月的送水節,正是洞里薩河水回流入湄公河的時候。這也標誌著捕魚季節的來臨,農民也準備收割。為了感謝河水帶給人民豐足的收獲,柬埔寨每年在這時候都有不同的慶祝活動,其中一個就是盛大的划艇比賽。 一連三日的划艇比賽就在洞里薩河舉行,第三日的準決賽最激烈。我們在河岸上看著來自各省的男女選手,即使在逆風的情況下,仍然奮力划槳前行,這份堅持也振奮了我們的心。除了河上的激烈競賽,岸邊的街上也十分熱鬧,一家大小在擺滿攤檔的馬路上歡樂同遊。我們在街上與地攤的檔主攀談,原來不少外省居民遠道而來,把握這兩三日的節慶,希望能賺錢返鄉,有些更是當日來回。想到他們長途跋涉往返金邊,賣的只是很便宜的柬式小吃,而且同樣的攤檔舉目皆是,生意競爭激烈,最後能否如願也是未知之數,柬埔寨人的生活實在不容易。 除了商販,在這裡尋找機會的還有身穿素白衣服的長者們。他們手持一條條的紅繩,趁著途人不為意時,迅速地把紅繩綁在人們的手腕上,聲稱紅繩能保平安,並帶來好運。被綁上的行人,只好多少給他們一些金錢,我們也險些被綁上呢!回家途中,一邊想著河邊奮力划槳的健兒們,一邊想著街上辛勞販賣的地攤檔主。他們為著不同的獎賞與盈利而努力堅持,我們又為著什麼獎賞而努力呢? 黃志明、蔡嘉佩 2015年加入使團 柬埔寨植堂事工 此篇文章出自《萬族萬民》98期

紀念崔元一

2019年四月,我們來自南韓、三十八歲的同工崔元一因病溘然離世,回到天家。 透過幾位同工的回憶,讓我們更多認識這位年輕宣教士的事奉與見證,也願主藉著他的生命激勵、興起更多工人。 樸世民 Simon and Angeline Porter 2008年加入使團 前柬埔寨工場主任 柬埔寨植堂事工 2019年四月,我們來自南韓、三十八歲的同工崔元一因病溘然離世,回到天家。 崔元一(Wonil Choi)和妻子趙佑晶(音譯Eugene Cho)順服神的呼召,經過長時間準備,終於在2017年年底抵達柬埔寨,展開服侍主的新一頁,把主的愛帶給柬埔寨人。 元一先前曾到柬埔寨短宣,他的心從此被神感動要宣教,他極為堅毅忠心,到達金邊時已準備好,完全明白在金邊的生活會是如何。 第一堂的語言課,大部分新同工還在艱苦地牙牙學習高棉語發音,元一已經流利地說著基本高棉語,老師不禁反問他:「為甚麼你還來學呢?」這事證明元一為了到柬埔寨服事,竭力地裝備大小細節,緊緊與主同行。 2018年年中,元一和佑晶完成第一年語言學習,開始尋求未來事奉方向。貧民窟植堂團隊組長司徒比(Tobi Stockli)寫道: 「我原先心存疑慮,他們真的能委身於貧民窟事工嗎?現在回想才知,我太不認識元一和佑晶了,他們能和任何群體同工,他們就是活生生的見證人,說明甚麼是委身於主服侍別人。自從加入團隊那一刻開始,元一就百分百投入事工—事工一詞原文是拉丁文,是服侍的意思。元一非常自然地服侍人,服侍他的群體,沒多久斯登棉吉垃圾區的人就十分喜愛元一和佑晶。」 元一兼有兒童事工恩賜,總能即興想到不同遊戲和小孩子同樂。他傳福音和分享神話語的經驗很豐富,能顧及教會裡不同年齡和人生階段的弟兄姊妹。 元一那成熟和禱告的靈大大祝福了使團在柬埔寨的團隊。他一向幽默謙和,樂意服事,深受同工愛戴。他不但是工場年會籌畫委員和團隊圖書館的委員,還協助媒體事工。夫婦倆恆常參加團隊的團契,深得人心,元一的離開令同工同事們深切哀痛。 柬埔寨人也深深喜愛元一,他們傾力協助安排喪禮,前來悼念他的人絡繹不絕。元一突然離世的消息傳開後,大家都想念他的生命見證和熱情,我們更體會到神使用元一大大賜福柬埔寨教會成長。 李佩雲 Rebecca Lee 2005年加入使團 但以理課程培訓主任 我本來應該是你的盲公竹(導盲手杖),引導你學習語言和文化,結果往往是你成為我的老師。你第一次租屋,房東僱了一個柬埔寨家庭作管理員,不知道甚麼原因,管理員太太不太喜歡你,你因為這失和的關係很上心。你鍥而不捨地和他們相處,和他們的孩子玩耍,結果在你搬走前不久,管理員一家竟然請你倆參加他們女兒的生日派對!你更把他們加為臉書好友,希望有機會繼續傳福音。 元一,你對柬埔寨的熱情我銘記於心,我會仿傚你與他們分享福音。我欣賞你從來不隱藏熱情:你除了愛神,也對妻子照顧有加,每次佑晶下課你都會打電話安排接送,你更諄諄告誡及溫柔指導她學習騎機車 。 咖啡應該是你的另一項熱情吧:我第一次到你家作客,你很快便端出咖啡。在炎炎下午,你會買外賣咖啡回來提神上課(當然也有買給我),你又樂於推薦好咖啡店(和其他餐廳)。 有個星期六,同工帶我們逛市內建築,那早晨又熱又累。就在我慶幸快要結束時,一轉過頭看見你全神貫注地盯著相機,我忍不住按下快門;接著聽到你倆說:「要去探索更多地方了!」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元一,我要效法你的榜樣,用溶化人心的熱情,繼續熱愛生命中珍貴的人和事。 金聖恩 Kim Sung Eun 2016年加入使團 柬埔寨學生福音事工 我們還在喪失摯友那難以言喻之痛當中,提筆撰文實在艱難,眼淚和椎心之痛揮之不去,我們還會夢見元一,我們還在問神許多問題……。但在種種痛苦之中,我們還是存著感恩的心懷念元一,因我們同在主愛中。 元一很久以前就已準備要到柬埔寨宣教,我們在使團韓國辦公室一個準宣教士培訓和禱告會中認識。元一和佑晶是我們很棒的朋友,二人怎樣為宣教準備、怎樣耐心等候,令我們學到很多。當我們終於在柬埔寨相見,真的開心極了!他們在機場踏足柬埔寨的情境猶歷歷在目,義眞(Evelyn)和河眞(Hajin)很高興能與他們再次相見。我們事無大小都彼此分享,一起吃韓國餐,一起慶祝生活中的小小成就——例如語言測驗合格。我們人在異邦,一面思鄉一面過韓國節日,我們同笑同悲。他是我們小孩的好叔叔,和小孩們下棋玩遊戲,更會送他們窩心小禮物。元一大大祝福了我們。 見面的時候,元一令我們特別溫暖,和我們在主裡有深入的團契。我懷念元一,我懷念這位摯友,我們愛他、尊敬他是神的忠心僕人,他委身服事高棉人,是美好榜樣。正如一位高棉牧師所說,元一真真正正成為柬埔寨人的朋友。我們很想念元一,期待在天家再見,再一起開懷大笑。 本篇出自《萬族萬民》101期

聖誕節過後,挑戰正開始

柬埔寨  今村裕三、ひとみ 翻譯:郁欣 裕三:這次參加的聖誕聚會中,幾乎所有的人都沒聽過聖誕節,也不知道聖誕老公公。以往的聖誕聚會都必須傳講聖誕節的真正意義——不是為了聖誕老公公,而是為了耶穌;不是為了禮物,而是為了感謝救主為我們來到世上。這次根本不需要提及聖誕老公公等聖誕節商業字眼,得以單純傳講耶穌的降生的信息,我們非常感謝神。 支持我們的日本教會送給我們漂亮的聖誕繪本,因此無論是大人或小朋友都非常開心地聽我們講聖誕節的故事。(因為沒看過這麼漂亮的繪本)。在聖誕聚會後的兒童信息中,我們一面複習耶穌降生的故事,一面繼續學習聖經。 在Samkui村的Suki小姐家舉行的聖誕聚會裡,Suki小姐的么兒小Sori (小三生)在信息的最後,回答我們:「好想了解更多耶穌的事喔!」請代禱:願神的話語撒種在孩子心中、在大人之間能發芽生長。 ひとみ:在Toropeanbane村莊第一次聖誕歡慶結束後, Soken弟兄因動手打太太Salvia而發生爭吵。我一邊禱告:「主啊!又來了。請告訴我該如何是好。」一邊帶著Salvia姊妹冷靜下來,聽她說話。附近的人都來了,孩子們也吵架、打了起來。家中瀰漫令人厭惡的氣氛。 兩小時後,Salvia在讀聖經時冷靜下來,她說:「我的頭很痛,但心裡覺得比較好了。」「Soken回來你怎麼辦?」我問。Salvia回答:「像平常一樣迎接他。」看來她的怒氣已過。結婚十年來,這次是第三次發生暴力事件,應該不算是常態。因此我們感受到祝福之後常伴隨著魔鬼的攻擊。Soken弟兄在傍晚人群散去後帶著慚愧的表情回來,看來他有反省了。 在那三天後,我見到偶爾來訪的Salvia姊妹的母親。幫她的母親按摩肩膀時,她嘆息著說:「基督徒也是會打架、爭吵的耶。」我想著該如何回答,最後說了:「成為基督徒也還是個罪人,不同之處只在於我們有神的幫助吧?」在那之後,她的母親娓娓道出自己15年前離婚的往事,以及8個孩子各方面的問題……等等的事情。 幾乎每次都發生無法想像的事!像捕大蛇的陷阱、幼犬死去被其他狗吃掉等在鄉下會發生的事。 教會是基督的身體,定意要讓這些事情發生的是上帝,而不是我們。透過這些事,上帝要做成什麼工作呢?老實說,令人煩憂的事比開心的事還多。我很希望Soken弟兄和Salvia姊妹之間即便發生許多事,仍願意持續與神同心同行。就人來看,在人口稀少的鄉下開拓教會是看不出效率的,因此我們正在學習上帝的效率。請代禱,懇求這一地雖然沒有宣教士,仍然能夠興起持續倚靠神的教會。 2019 三月

聯絡我們 Contact Us

謝謝您與我們聯繫!接到您的訊息後,會盡速回覆您!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Not readable? Change text. captcha 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