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是一種革命

用奉獻支持內地會的夥伴當中,協同會的各教會令人印象深刻。他們多半是鄉鎮型的教會,奉獻額雖然不是很大,但卻十分忠心穩定。他們的支持就好像一道道涓涓細流,從各個地方注入,經年累月地匯聚,成為神手中寶貴的宣教資產。

 

問:請介紹一下協同會。

答:協同會不是一個嚴格意義上宗派,而是一群教會聯合而成的組織,這些教會都是由協同會宣教士所建立的。1890年,范嵐生(Fredrik Franson)響應戴德生的呼召,創辦協同會(The Evangelical Alliance Mission,TEAM),培訓並差派宣教士前往中國。協同會於1951年開始差派宣教士至台灣,多在後山(指花東地區)或偏鄉建立教會。受到這些宣教士的熏陶,宣教一直是協同會弟兄姊妹信仰的核心,深植於教會的DNA。問:協同會如何以奉獻支持宣教士?答:雖然協同會都是小教會,個別能力有限,但可進行集體作戰。由一間教會作為差派宣教士的母會,負責主要的關懷與陪伴,而其他教會就在財務上一起支持。這樣的奉獻型態從早期第一代的信徒傳承到現在,當然,教會財務會有吃緊的時刻,但不會減少宣教奉獻的支出。

 

問:可以分享一些與支持宣教士之間的故事嗎?

答:環球福音會(WEC)的蕭碧蓮宣教士是我們支持的工人。當她與夫婿從非洲退休,要回到澳洲時,佳音堂的執事們討論是否繼續支持他們。後來我們想到,他們夫婦回到澳洲其實是繼續事奉,在第二線做支持和動員的工作,而且在澳洲的生活開銷反而是更高的。於是我們看到需要,決定繼續支持。

有次內地會的宣教士伊宓回到台灣述職,但待了好一陣子,遲遲沒回工場。我很納悶,就關心她一下,才發現固定為她奉獻的教會數量比我以為的少很多。於是我在協同會董事會跟大家分享這個缺口,現場就開始忙著打電話聯絡各教會,或是安排伊宓至教會分享。透過大家的群策群力,伊宓終於順利返回事奉崗位。

 

問:你如何鼓勵弟兄姊妹參與宣教?

答:跨文化宣教是神的心意,但是教會弟兄姊妹平常能做的有限,所以若是能用禱告和奉獻參與,千萬要好好把握機會。然而,固定奉獻也可能僅僅流於形式,不代表我們真正抱有宣教的熱情。宣教是一種革命,我們必須在認知上徹底翻轉,活出完全不同的生命次序──讓神國兒女的身分認同超越對於其他身分的認同。我們不是單顧自己的事,而是過一個有使命的人生,財務奉獻只是反映我們對於神的信心與回應而已。

備註:蔡明峰傳道即將於月底按牧,願神使用他
成為更多人的祝福。

 

訪問 協同會永和佳音堂 蔡明峰傳道
採訪 小編室記者  饒以德弟兄

文章來源:
快報 /2021年06月/45

分享這個帖子

加入我們

有問題嗎?給我們發電子郵件。

為了幫助您更好地服務,請填寫所有字段(必填)。您的查詢將被發送至相關的 OMF 團隊。

Contact Form

點擊提交,即表示您同意我們可以根據我們的 隱私政策

您正在訪問 OMF 台灣網站。
我們在世界各地擁有一個中心網絡。
如果您所在的國家/地區未列出,請選擇我們的國際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