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避雖可恥但有用の溫泉旅行

張雅琍 / 東京宣教士
摘自新書《宣教小兵的日本大冒險》

 

抵達日本第一年,來自各國的宣教士都在語言學校學日文,身為台灣人的我佔盡便宜。其他人學習日語漢字,就像我們小學學寫字一樣,每個字要寫整整一行;但我卻只要練習發音就好,有時甚至比老師還記得漢字怎麼寫。課間休息時,宣教士同學們好幾次向我表達羨慕,我的幸福感便會油然而生,但也只是升起個幾分鐘就在大家的英文閒聊中降落了。學日語沒給我造成太大壓力,因為所有人都在學新的語言;英語卻不是,大部分國際同工都說英語。每逢團隊的茶點時間我都如臨大敵,覺得自己像個稻草人,直愣愣地不知道該跟誰講話、講些什麼。為了生存,我決定與同工們「保持距離,以策安全」。

 

誤入歧途的聖誕假期
殊不知……我大意了!聖誕新年假期,西方的宣教士大多趁機返國團圓,而我樂得一個人在家清閒,享受「不用練習日語,更不用講英語」的時光:每天吃飯看電視就好,想著都覺得開心。但我卻不小心和兩位澳洲及一位英國同工走上兩天一夜的溫泉之旅。抵達登別,我們見識了雪地裡的地獄谷,走訪少有人知的小徑,又進旅館泡溫泉,最後享受日本定食。這時,我終於意識到哪裡不對勁了─原來,大家一直都在用英文聊天,我根本就無法放鬆!我忘了即使是出來小旅行,仍然要說英語。在我放鬆假期的理想泡泡裡,可沒預期會有英語集訓的時間!

 

用英語玩桌遊?拜託!
晚餐開始沒多久,我已處在當機邊緣,英語已經成為外星語了。回到房間,她們三人興沖沖地說要玩桌遊,我乾脆講明自己沒辦法用英語玩,但可以在旁邊看。陪到十點半我放棄了,腦袋一片模糊,再撐下去也無意義,乾脆趕緊鋪床躺平睡覺。她們這才意識到我的狀況,三人一臉抱歉,但抱歉歸抱歉還是繼續玩樂。就在我昏昏沉沉即將進入深層睡眠時,跟我交情最深的澳洲姐妹在我耳邊輕輕地說:「Kelly,我們現在要一起睡前禱告,如果你願意的話,歡迎加入。」我心想:「有沒有搞錯?我剛剛都已經明白告訴你們我的英語承受指數已經爆表了,現在還問我要不要一起禱告?用英語?拜託你們長點心眼!」想當然耳,我裝死沒理會,可見腦袋裡最後一根保險絲也斷得乾淨俐落。黑暗裡,我疲憊的情緒翻湧:「別關心我!愈是關心我,我就得用英語回應你們,偏偏我現在就是一點都不想說英語!拜託,別跟我說話行嗎?」

 

究竟在逃避什麼呢?
隔天到底做了些什麼我全忘記了,只記得機械式地回到家,憑著下意識整理行囊。晚上洗澡,我腦袋裡只有一句話不斷盤旋:「上帝,我恨英語,我真的好恨英語!」那時我還無法透徹地釐清這一切,更不可能有條有理地告訴對方:「對不起,我現在其實很害怕」、「其實我現在一團混亂不知道該怎麼辦。」我也擔心開口承認自己的無能會非常丟臉,所以最後的應對辦法就是「逃」─逃避雖可恥,但能保護彼此安全。後來才明白,我的「逃避雖可恥但有用」,是源於心中的自卑感和過高期許:自覺英語的障礙是「我的錯」,又不停把現狀跟過往的遊刃有餘相比較,以致現實毫不留情地挫折我。無論如何,「我不能,不代表上帝無法透過我顯明祂的大能」─我足足花上兩年的時間才漸能接受這樣無能為力的自己。

 

文章來源:快報 2023年4月/第56期 

Recommended Posts
聯絡我們 Contact Us

謝謝您與我們聯繫!接到您的訊息後,會盡速回覆您!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