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佔據地理上的戰略位置,是連結東亞與南亞的橋樑。近年透過選舉,締造了自1962年以來第一個平民(非軍方)政府,緊接而來的是漫長的改革進程。雖然權力過渡相對地順利,但是要建立有效能的官方和非官方體系,仍需長時間努力。此外,緬甸長久以來由國家控制經濟,加上國際制裁和孤立,所以振興經濟也是一大挑戰。

在大城市隨處可見放鬆管制後的經濟發展。以通訊業為例,行動電話卡從1000緬元減價至1元;放寛汽車進口關稅導致交通擁塞,各處都在大興土木。反觀農村經濟,過去是「亞洲米倉」緬甸的命脈,今日卻迅速萎縮,所受的種種壓力包括:全球市場不穩定、農作歉收、務農人口減少、農民家庭債台高築等。大約10%農民家庭面臨資不抵債,他們平均要用一成以上的收入償還債務。遷移往往是他們唯一出路,調查顯示20%的農民家庭最少有一位家人外遷,其中大約一半跑到大城市,另一半離開緬甸,通常是到國外做危險的勞力工作,例如在泰國,緬甸移民便佔了勞動人口的7%。

移民大大影響了緬甸教會,農村教會年輕人越來越少,城市教會迎接許多新來客。流動人口湧入大城市的郊區,為城市教會打開了宣教機會。移民離鄉別井打工,很渴望能加入「社群」。

基督教自公元九世紀傳入緬甸,由印度移民和中國景教徒分別從西面和西北面帶入緬甸。教會增長最快的時期,是二百年前耶德遜(Adoniram Judson)來緬宣教時期,之後教會繼續成長。緬甸共150個族群,基督徒大部分來自兩、三個族群,約佔人口6%,其餘九成是佛教徒,還有4%信奉伊斯蘭教。雖然教會有增長,但是基督教有很多牽絆,首先是英國的殖民管治,然後是族群政治、反政府武裝勢力等等,令佛教徒對基督教信仰起了戒心。對很多緬甸人民來說,佛教徒是關鍵的族群身分:「生為緬甸人就是佛教徒」。此外,教會在以佛教徒為主的族群中發展停滯不前,也歸咎於缺乏對跨文化的了解和處境化(contextualization)的調節。而長久以來對穆斯林的成見,也令跨文化宣教事倍功半。主流教會的有名無實、宗派之別、不注重靈命建造,削弱了當地信徒的見證。現在許多教會也在推動「健康教會」的計劃,期望能帶來復興。

雖然困難重重,但緬甸教會不僅代表著一場引人注目的教會運動,也是一個強調外展、傳福音和跨文化的宣教運動。東亞國家與緬甸的教會之間的教會運動,尤其是在從農村來到大城市的移民及海外勞工的宣教事工上,存在巨大潛力進行互相合作及交流。

作者: 光年
此文章出自《萬族萬民》92期

Recommended Posts
聯絡我們 Contact Us

謝謝您與我們聯繫!接到您的訊息後,會盡速回覆您!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Not readable? Change text. captcha 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