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狄立禮 Larry Dinkins
譯者:冠濱


宣教與新冠肺炎疫情
我在1980年就已取得定居泰國的簽證,在這四十年間申請簽證的流程都非常順利,幾乎沒有遇過任何問題,直到疫情發生。
然而,如同其他多數的宣教士一樣,疫情迫使我們必須痛苦地離開工場,同時在我們原定的規劃上,額外增加許多繁瑣的行政負擔。對我來說,箴言16章9節稱為我的2020年度經文是再適合不過:「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華指引他的腳步。」
我在1980年第一次申請前往泰國的簽證,自此之後我總能在如迷宮般的文件堆中,找到方向,來去自如,幾乎沒有任何碰壁。直到疫情時代的來臨,我突然發現我在申請程序中的「導航裝置」完全失效。
因為疫情的影響,我連續兩次取消返回泰國的航班,錯過原定計畫中回到工場的時間,在美國一等就是半年。到十月初,我依舊無法回到已經服事了40年的泰國。

在疫情下返回東亞
在這個時刻,我兒子準備要跟我一同返回東亞,他服務於Free Burma Rangers,一個在緬甸的人道救援組織。我們決定一起辦理申請簽證,當遣送班機恢復運作,這讓我們感覺有可能順利返回東亞。我們的第一次機會是在十月中,這表示我們必須抓緊時間完成所有的申請文件,包含以下資料:

  • 犯罪前科調查
  • 健康檢查
  • 健康保險
  • 新冠肺炎檢測結果
  • 訂好隔離旅館(價格是一般旅館的三倍)
  • 訂好機位(價格是平時的兩倍)
  • 銀行帳戶資料

我們把所有需要的資料寄給泰國大使館,然而他們無法及時處理大量的申請文件,最終,因為簽證來不及發下,我跟我兒子只好取消這次返航的班機。

在疫情中回到泰國
一週後,我們再次規劃行程並順利離開洛杉磯國際機場,就在同一天,美國新冠肺炎的確診人數達到歷史新高,新增的案例加上之前案例,總共造成23萬人死亡。

泰國總人口約七千萬,從三月至今卻只有3830個案例與59人死亡。我搭乘一架乘客人數少得可憐的班機,歷經24小時的飛行,終於再度踏上泰國的土地。

我走下飛機,發現蘇凡納布機場異常的安靜。這個曼谷的主要機場往常每天會有超過20萬名旅客穿梭在其中,但在疫情下,整個機場包含我在內只有大約500人。

除了隔離檢疫的要求,我還被泰國政府指示要跟一套針對疫情而設計的條碼追蹤系統進行連結。當我在泰國境內各個地區活動時,這套系統可以隨時掌握我所在的位置。中國也有類似的系統,不但能追蹤位置,還能監控健康情況。

泰國的隔離檢疫生活是什麼樣子?
當我離開機場,搭上一輛前往隔離旅館的廂型車,我注意到路邊有一整排的公車正在等待著。這些公車是給泰國當地人搭乘,這些人因為各樣原因必須進行隔離,期間所有的開支由政府來負擔。來到旅館,經過醫護團隊一連串的檢查後,我被帶到專屬的房間,並被告知在最初五天連大廳都不能去。

房間內有一本三頁的說明手冊,上面有隔離期間所有的相關規範,包含能夠活動的範圍以及禁止使用任何尖銳物品。所有飲食會先由一名護理人員檢查,然後送至房門口,房間桌上有總計24公升的瓶裝水。隔離期間我的飲水量如果超過24公升,之後的飲用水就要開始計費。我不能喝咖啡,經過了只有水跟熱茶的幾天後,我開始渴望任何有味道的飲料。

每天會有人來敲門三次,這代表門外的小桌子上,會放置裝有食物的塑膠盒(在隔離期間,總共42次)。每天護理人員會打兩次電話到我房間,目的是檢查體溫是否有正常,但似乎更像是確認我還乖乖待在房間。

所有的房間都沒有陽台,這讓我非常的難過,因為這代表整整兩個禮拜都無法接觸到新鮮的空氣。電視上只有三個英文頻道以及泰國主要的教育節目頻道,在幾天後這些節目就顯得非常無趣。旅館提供兩種款式的泰國睡衣(對一個六英尺高的美國人來說有點小),而我必須一天24小時、全週無休地穿著它。

兩週的隔離檢疫結束後,通過第二次的病毒檢測,我就帶著所有的文件離開,前往清邁,一個位於泰國北部的城市。如同泰國其他地區一樣,清邁連續好幾個月都在嚴格地實施宵禁,這使得所有的商家跟餐廳都無法營業。

正在持續的影響
儘管非常敬佩泰國成功阻止疫情的蔓延,但這些措施給經濟帶來非常嚴峻的負面影響。自2020年三月以來,國際旅遊幾近停擺,這對觀光業造成非常嚴重的打擊,而觀光業的收入又佔泰國GDP相當高的比例。請為泰國全體民眾代禱,他們正面對非常巨大的經濟、心理跟情緒上的壓力。

有一些OMF的同工希望可以儘早回到東亞的工場,但可能會遭遇延遲。這些弟兄姊妹包含單身同工、有孩子的夫妻;還有其他一些人正想要進入工場,但卻發現他們自己被疫情逼著推遲原本的計畫。我們每個人都在認真思考一個難題,在如此混亂的情勢中,上帝要如何推動祂的計畫?

這些工人們發現他們自己身陷一個進退兩難的窘境,不知道是否是要安靜等待,尋找適當時機回到原本的工場,又或是不情願地移往其他宣教場域或職務。

宣教士的生活永遠都有挑戰,我們禱告求神挪去不必要的攔阻,並且上帝擴張祂國度的心意可以持續進行,不論是在我們的家鄉或是海外的工場。

代禱事項:

  • 疫情對泰國的經濟帶來巨大影響,求神保守人們的生計獲得保障,也安撫他們不安的情緒和心理壓力。
  • 在泰國服事的宣教士絕大部分是使用宗教簽證入境,但目前宗教簽證的開放順位相當後面,許多宣教士無法返回工場,新任宣教士也無法赴任。求主盡快為他們開啟重返的大門。

本文出自OMF International

Two Weeks of Quarantine in Thailand | Returning to the Field in a Pandemic

Recommended Posts
聯絡我們 Contact Us

謝謝您與我們聯繫!接到您的訊息後,會盡速回覆您!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Not readable? Change text. captcha 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