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凱文
Kevin & Robin Olson
2001年加入使團
柬埔寨植堂事奉

在柬埔寨東北部布勞族(Brao)中的福音工作一直未見明顯的果效,
然而,多年前撒下的福音種子現在正慢慢開花結果。
讓我為您訴說一位在二十年前聽聞福音的布勞族人,近年開始追隨耶穌的經過…

我在1997年初次認識饒恩,當時我和內人在「關懷全球宣教機構」(World Concern)服事。那時我們剛剛抵達柬埔寨,負責在東北部的文盲族群中推動識字活動。最初的對象就是科隆(Krung)和布勞(Brao)兩個族群,平安村是其中一個布勞村落。項目組長經過初步勘察後,與工場主任決定在平安村開設識字班。身為聯絡員,必須探訪已設立或即將設立識字班的各個村落,我就這樣初次踏足平安村。

饒恩是平安村的村長,第一次見面時,他喝得醉醺醺。不久後,我便發現這不單是饒恩的生活常態,也是該族群的一種文化。我曾經目睹醉後的饒恩從屋裡跌落街頭,然後步履蹣跚地爬樓梯返回家中,繼續喝他的酒。

1998年一次例行探訪時,我剛好住在饒恩隔壁。夜間從他屋裡傳出陣陣的痛苦呻吟聲。次日早上,饒恩告訴我昨夜是他兒子發出陣陣呻吟,不知為何小便十分困難。於是我們把孩子送到城裡讓一位德國籍醫生檢查,診斷出罹患膀胱結石。之後,我們為他安排手術,取出結石。自此,饒恩和我成了好友,這個關係一直持續了差不多二十年。

1999年,我和妻子離開柬埔寨和原機構後開始聯絡海外基督使團,探詢重返柬埔寨服事的可能性。到2003年,我們以海外基督使團宣教士的身份回到柬埔寨,並在2005年1月全家遷至腊塔納基里(Ratanakiri),準備在布勞和科隆兩個族群中開展植堂事工。

我們認識了太峰(Ta Veng) 地區的信徒,其中有一位來自饒恩的平安村。這位年輕人計劃在平安村舉辦聖誕慶祝活動,但最初並未獲得批准;後來是饒恩知道我們也有參與,他才改變主意,使活動得以順利舉行。饒恩並沒有忘記我們對他的幫助。在聖誕慶祝會上,我們播映《耶穌傳》並向在場約一百五十位村民清楚介紹了完整的救恩信息。

饒恩也有出席聚會,但他對基督信仰反應非常冷淡。不過隔了一年,福音的傳播有了突破,特別是在屯普魯恩(Tumpuen Rueng)地區。首先有一對年長的夫婦接受救恩,耶穌基督的福音開始影響他們的兒女。後來,雖然丈夫癌症離世,妻子依然追隨耶穌。不久,她的女兒接受救恩,女婿也開始渴慕福音真理。湊巧的是,這位女婿正是饒恩的兒子!

2009年,福音信息開始影響鄰近平安村的桑賽村。饒恩的女兒在該村一個福音聚會中信主得救。不久,約十名村民開始崇拜聚會。可惜,當中有信徒得了重病,這個試煉如黑夜來臨,暫時遮蔽了福音真光。2012年,一位熱心的當地基督徒在平安村推動福音工作,信眾再次聚集敬拜,教會也漸漸增長,並於2015年11月舉行了首次浸禮。

自此以後,越來越多族人願意開放心靈,聆聽福音信息。加上那位當地基督徒繼續在平安村傳福音,信主的人日益增加,教會舉行第二次浸禮。在那次浸禮聚會時,饒恩聽到傳道人在講台上的教導後,便受感認罪悔改,信靠基督。他在2016年3月接受浸禮,之後便一直穩定參加教會聚會。

多年前的機構在平安村所作的善工,加上各方對饒恩兒子的愛心與照顧,福音有機會在平安村及鄰近村落傳播,藉著神的大能結出許多果子,饒恩的生命轉化是其中之一。在柬埔寨東北部的布勞族與科隆族中,耶穌基督的聖名已被高舉,人心正在轉化。

此篇文章出自《萬族萬民》93期

Recommended Posts
聯絡我們 Contact Us

謝謝您與我們聯繫!接到您的訊息後,會盡速回覆您!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Not readable? Change text. captcha 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