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P
譯者:蔡志嘉

「你現在是我們社區的一分子了,所以你必須與我們一起抬神轎,確保神明給我們的祝福和庇護,會很有趣的!」

那是一個明亮晴朗的日子,群山閃爍著鮮明的秋色,我們家參加當地一年一度的社區健走旅行。這是一個更認識鄰居的好方式,我們玩得很愉快——唯一掃興的是我們家小孩不願意走,整個路上都要我們背著。

短短的健走結束後,我們午餐吃的是美味的日式烤肉。這又是另一種熟悉鄰居、了解他們家庭的好方式。

沒多久,我被邀請去和男人們坐在一起閒聊。當然,對他們來說這也意味著是喝酒的好機會——他們有些人從午餐前就開始喝了。吃完烤肉,清理完後,男人們移動到另外一個地方,我發現自己和其他八位男人坐在一名長者——大家都叫他老爹——家裡的緣廊。老爹感覺是這附近的老大,大家似乎都很仔細聽他說話(雖然我不確定他們內心對他真正的想法)。

對話一開始很順利。他們可以接受我是個基督徒,我講聖經故事,帶人信耶穌。但是,說到對當地神社的效忠——關於我是否在新年的時候去參拜或是否幫忙抬神轎——情況就變得緊張。

我告訴他們,為了祝福與庇護而禱告是好的,而且我每天都為此向創造萬物、想要保佑我們的神禱告。我說我很樂意和他們一起去,成為他們的一份子,但是我只會向造物主禱告。我解釋道:「我不能一起抬神轎也不能拜當地的神明。我相信創造萬物的神才是所有祝福的源頭,才是該尋求的庇護所。」

沒有人眨一下眼睛,現場只有一股彷彿永無止盡的尷尬沉默,每個人都低頭盯著地板。我們等著老爹開口。他用一種柔軟的語氣解釋道:「這就是問題所在,這些基督徒總是在破壞和睦……他們的神沒有日本的好,日本的神明不會這麼嫉妒和固執。」他繼續說:「你現在住在這裡,你必須盡你所能地融入群體。如果你試著做了,才有可能融入。」

那先前輕鬆的談話已經消失無蹤,現在氣氛尷尬,沒多久大家便一一離開。

Recommended Posts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