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Levi Booth
譯者:SunDay

在日本,大多數的馬桶水箱上方,都設有一個小水槽。一沖馬桶,便有水從龍頭流出供你洗手,之後再流回水箱。這不僅是省水的極佳方式,居然也是認識樓下鄰居的好法子。

我住在橫濱某個新興社區的公寓五樓。除了我們以外,還住了其他廿四戶人家。我雖有機會拜訪同一層住戶,卻和樓下住戶僅止於點頭之交。我曾想做一些類似烤餅登門之類的拜訪;只是,你也曉得,這事兒一旦擱久了,做起來就日益顯得不自然了。

沒想到某一天,我的廁所竟鬧水災了!
先前,我下定決心要用一些彩色的石頭來好好美化我的水槽。當時看來,確實是個不錯的好主意。回過頭來……啊,才驚覺到……我竟是引發日後災難的始作俑者!

事情是這樣的:其中一顆石子脫落,堵住水槽,結果製造了以下的麻煩…..
由於水箱的水填不滿,龍頭便會不停地出水,以致溢出水槽外。等我發現時,水已經淹到走廊,往廚房流去。幸虧我手腳快,儘速把網路路由器「踢飛」淹水現場;接下來,繼續止水大作戰。幾分鐘過後,一切終於回復原狀。
之後,我便出了門,且滿心相信不會有人知道自己曾做過的傻事和釀成的災難。

稍晚當我回家時,發現信箱塞了張卡片。上面寫著,要我打電話給房東,因為水已經滲漏到我正下方的鄰居屋裡。電話中聽起來,似乎沒有造成多嚴重的損害,只是房東建議我下樓了解狀況。
於是,我做了有史以來最難為情的登門拜訪。「你好,我是住你樓上的鄰居,很抱歉漏水滲進你家……喔!當時你祖母在上廁所啊!?……是 ……所以 ……嗯,很高興認識你!」
儘管如此,最終我們還是聊開了。彼此幾乎把所有該問答的都走了一遍:像是,我在日本住多久了?適應這裡的食物嗎……等等;鄰居甚至把自己初學英文的小女兒介紹我認識。他們還告訴我,曾試著要猜出我的國籍,因為我「看起來不像美國人(畢竟,我是英國人)」。我不敢說我們已成為好友,但我相信關於漏水方面的問題,彼此已然「冰釋」,甚至可以肯定的說,彼此關係已「完美破冰」。

沒錯,有時我們是透過精心策劃的活動和禱告邀請、認識人;但有時竟是因著公寓淹水,不得不向樓下住戶道歉而認識人。你若知道,神參與我們每一個與人之間的互動,即或是料想不到、突如其來的,為要幫助我們與鄰居之間搭起友誼的橋樑時,便能得到極大的安慰。

Recommended Posts
聯絡我們 Contact Us

謝謝您與我們聯繫!接到您的訊息後,會盡速回覆您!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Not readable? Change text. captcha 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