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國名:Mongolia蒙古
首都:烏蘭巴托
官方語言:蒙古語
人口:3,229,000
主要種族:蒙族96%
種族數:28
最少聽聞福音群體:22 (78.6%)
最少聽聞福音人口:3,167,000 (98.1%)
主要宗教分佈
佛教:41.2%
原始宗教:30.3%
無信仰:23.8%
回教:3%
基督教(廣義):1.8%

目前據估計有超過5000名蒙古族基督徒在中國境內,在蒙古則有更多。1990年,蒙古有一場民主革命,讓他們脫離了蘇聯。當時蒙古公開的基督徒不到10位。同年,一個基於佳音聖經(Good News Bible)翻譯的新約聖經蒙古語譯本付梓出版。許多人因為這本聖經認識信仰,也有許多人是因為在戲院看了蒙古語的耶穌傳,或是透過外籍基督徒專業人士的見證而信主。今日有50000名以上的基督徒在超過400間教會聚會,他們大部分是第一代基督徒。然而,蒙古那些廣大、遙遠的行政區半數都還沒有基督教會。蒙古這些新興的教會和領袖需要持定異象來接觸這些困難的鄉村區域。

請為蒙古禱告

  • 蒙古人可以敬畏基督,知道基督是賜智慧及給予盼望的那位。
  • 仍有14萬個家庭過著游牧生活,希望有更多宣教士可以走入他們當中,和他們成為朋友。
  • 蒙古是東亞高原地帶基督徒比例較高的地區,願神使本地教會健壯,成為向其他高原鄰舍傳福音的尖兵。

工場故事

Stories of Mongolia

直到地極的呼召

朱桂蓮 Bill & Kwai Lin Stephens 國際基督教聯合服務機構執行主任 1993年加入使團 三十多年前, 我告別馬來西亞分別到香港、菲律賓和美國進修神學和教育學。在美國結婚後,一心一意想把所學獻給中國同胞,沒想到讀博士學位的最後一年,神屢次問我是否願意為祂「走到地極,做外邦的光」? 而那「地極」,是我從來沒有預料、我眼中既遙遠、又迷糊的蒙古國! 女兒潔皿那時才幾個月大,有一天,她突然在睡覺時停止呼吸,我們趕緊送急診。醫生診斷她有「幼嬰睡眠窒息症」,必須在睡覺時佩戴心臟監視器。我的信心再次動搖,聽說蒙古電源不穩定,怎能用心臟監視器?最後只有憑信心禱告,求神完全醫治。神應允了禱告。 1993年夏天,我們帶著還不懂走路的女兒,來到蒙古。 耶穌的羊 蒙古的自然災害不少,包括乾旱、嚴冬、森林火災和洪水氾濫。單是2009和2010這兩年,牧民在冬旱中痛失1,100多萬頭牲畜,好些家庭因失去生計而被迫遷至城市,更有牧民因此自盡。 就在2010年秋季,使團參與的國際基督教聯合服務機構(Joint Christian Services International)開始在奥坦蘇勇布(Altansoyombo)工作。這社區位於阿爾泰山脈與高戈壁沙漠的深谷裡,自然災害奪去他們九成的牲畜。 機構選定了十三個家庭,為每家提供四十八頭母山羊和兩頭公山羊。到了2011年春季,這些家庭的羊已增產一倍之多,可以享用羊奶茶,並開始期待梳羊毛的季節。他們都充滿了希望,一位牧民說:「我們離首都烏蘭巴托很遠,即使政府也無法聯繫我們!如果你們沒有來,我們一定無以維生。上帝差遣你們到這裡來,讓『耶穌的羊』帶給我們奶和食物!」 靈命更新 我們見證了上帝豐盛的恩典,祂挑起牧民渴慕福音的心。雖然當地人之前並未認識耶穌,但詩篇二十三篇和約翰福音十章中「好牧人」和「羊」的信息,引起他們共鳴並對經文產生好奇,又透過創世紀的故事,開始了解這位創造天地萬物的上帝。 隔年春天,我們再回奥坦蘇勇布探訪,羊群再增一倍!從早到晚,牧民都有肉類款待我們,還迫不及待地展示夏天製作的乳製品,他們的臉上洋溢著喜悅和驕傲。 不僅如此,他們當中有人拿出「靈命日糧」的聖經冊子。書上筆記和翻閱的痕跡,證明了他們飢餓的靈魂得到餵養。那個夏天,第一批信徒在小溪裡受洗,在此之前不久他們還在懼怕水底下的邪靈。   奥坦蘇勇布神學生   每年春夏回去,我們都看到更多人信主。他們努力養殖羊群、梳羊絨、買奶牛,並送孩子上大學。此外,他們也努力透過閱讀聖經堅定信仰和更認識主。來自首都的成熟信徒參與培訓這些渴慕基督的牧民,這年輕的教會透過與蒙古延伸制神學教育(Theological Education by Extension)合作,完成了「豐盛人生」聖經課程。 現在,創造戈壁沙漠、為這地帶來陽光雨露的上帝,終於正式成為牧民敬拜的神。一位女牧民說:「若不是這個冬旱,我們不會認識耶穌!」 生命陶造 在蒙古事奉轉眼已過廿載,初期遇到不少屬靈挑戰,常要禁食禱告,求神加力。蒙古醫療資源缺乏,女兒生病時我們自己充當醫生。無論是麵包、米或油鹽,都得到處尋覓、排隊才買得上,蔬菜水果更難找到!烏蘭巴托是世界最冷的首都,怕冷的我每年要忍受長達六、七個月的寒天。要不是神的恩典,我們早就收拾行李離去了! 2003年外子突然患上免疫系統侵犯神經系統,病發時全身痲痺至內臟,呼吸困難。要是在國外,這情況必立即送急症室換血;但蒙古無此醫療技術,那時沒有航班到韓國,去北京也不是天天有班機,何況還要申請證件,因此本來僅需兩個多小時可飛抵北京卻拖了五天,外子開始全身痲痺,有兩晚喘不過氣來,我只有守在他身邊不斷禱告。 由於兩個女兒還在蒙古,我必須回去照顧,但外子留在北京休養沒人照顧,所以在病情穩定後,就送到新加坡由使團的肢體照顧。我和兩個女兒每晚跪在神面前祈禱,求祂醫治爸爸。如果外子不能行動,我們就無法繼續留在蒙古。試想,沒有電梯、輪椅如何上下樓梯?奇妙又有憐憫的神垂聽了我們的禱告,六個星期後,外子不但沒有一命嗚呼,還可以再次自己行動、駕駛和騎馬!   筆者全家福, 攝於2009年夏季   經歷這事後,我深深體會到生命的脆弱!在宣教工場上不能靠自己!外表、名譽、成就、甚至生命都是短暫而有限的。神把我帶到蒙古,不是要看我的表現,乃是要在這過程中陶造我的生命,使我有忍耐、簡樸、單純倚靠祂的信心! 此文出自《萬族萬民》93期

以神的道建立神的教會

過去四年,我一直在靈風講道(Langham Preaching)擔任東亞區域統籌主任。前不久,收到一位東亞牧者發來訊息:「此時此刻,靈風講道的訓練帶來很大的功效。受訓的牧者能在他們各自的地方講道。過去三個月,因疫情封城,沒有巡迴牧者前來服侍,本地信徒領袖只好包攬一切講道工作。」 在主體世界,只有約四分之一的牧者有機會接受正規神學培訓。許多教會缺乏牧者,須依靠信徒領袖來傳講神的道。約二十年前,斯托得(John Stott)創辦了靈風講道,回應這些需要。 靈風講道是一項培訓事工,旨在建立本地傳道人,讓主體世界的教會愈趨成熟。這項事工集中關注貧困、有迫切需要且具發展潛力的地區。目前靈風講道約在八十個國家舉辦培訓班。在東亞,靈風講道活躍於九個國家,並與海外基督使團緊密合作。許多海外基督使團的宣教士都以促進者的角色從旁協助。 參與靈風講道的服侍,我尤其感到榮幸的是,看到各地基督徒領都渴望知道如何理解並忠心傳講神的道。許多人來參加工作坊時都深知自己在這方面裝備不足,但在離開時都大得奮興,心志更新,更加委身神的道,也更有信心能自己發掘神的話語,領受當向群眾傳講的信息。 有一位在蒙古的牧者告訴我,他傳道二十年,卻未曾接受任何訓練,他很興奮能有機會學習如何傳道。另一位在柬埔寨的牧者說,他是透過Youtube觀看講道節目,從約爾歐斯汀等人身上學習講道。其他人也坦承自己從書本或網上「借用」信息。許多蒙召作傳道的人連高中都沒畢業,而在一些地方,因為欠缺自己語言的查經資料,講者除聖經外別無源。 靈風講道旨在裝備這樣的人,幫助他們講出忠於聖經、貼切聽眾、表達清晰的信息。培訓為期兩年,共有三梯為期四天的工作坊;大部分時間用於研讀不同文本,在小組裡討論,一同預備證道內容。他們亦會聆聽和評論一些證道範例。透過實際操作,這種小組學習方式使參與者在彼此建立關係的同時,也接受挑戰和鼓勵。第一梯工作坊結束後,我們會組織「講道社群」,讓他們可以繼續在小組中聚會,並在一年內反覆練習。大部分社群只是每一兩個月聚會一次,但有些地方的牧者每週都會相聚,一同預備講道。 工作坊的參與者當中,不少人得著裝備後便在自己的地區和網絡中培訓他人;也有些人完成了第一梯工作坊後,就立即回家培訓他們自己教會的領袖。這項事工與海外基督使團的工作有甚麼關係?使團的異象是要在東亞推廣教會倍增運動,建立扎根於聖經的本土化教會;靈風講道能協助這些教會裝備本地領袖,透過培訓將他們的事奉奠基於神的道。這也為未能接受正規神學訓練的草根領袖提供機會;甚至有神學院畢業生也表示自己從這種簡單又實用的訓練中獲益不少。 十八個月前,因著荷蘭同工柯依莉(Iljode Keizer)的努力,有七十人參加了在菲律賓首度舉行的靈風講道。顯然,人們迫切需要這種培訓,尤其是在各個省份的貧民窟或棚屋區。因此,在馬尼拉工作坊完畢的六個月後,我們接到再度回菲的請求,在獨魯萬為雷伊泰島和薩馬島的牧者舉行同樣的工作坊。此外,在疫情爆發前,靈風也接到在棉蘭老島和呂宋島北部開設培訓班的邀請。此外,許多曾參加初次培訓的人已把所學傳授當地其他同工。 差不多十年前,靈風講道開始在印尼舉辦,使團的宣教士亦扮演重要的角色。如今在全國各地,每年約有一千人參加工作坊。許多靈風領袖都曾受使團同工的培訓,例如艾若梅(Rosemary Aldis);而靈風講道能在全國各地建立網絡和傳播,也受益於與海外基督使團的關係。 我希望看見海外基督使團的事工和靈風講道能有更深的合作,相得益彰。由於宣教士對當地語言文化的了解,往往是協助開展培訓、揀選學員、匡扶後繼的最佳人選。 與眾多東亞牧者會面時,亦使我在宣教事工方面學到不少。 • 宣教所結的果子 不少本地統籌主任身為教會的中流砥柱,是先前宣教事工結下的果子,也常受訓於使團同工。看到宣教先鋒們結出的果子,如今成了何等樣的人,十分令人鼓舞。這些領袖對宣教士懷著深深感恩,也從培訓者身上習得對宣教的委身。與這些領袖的會面讓我看到開創跨文化宣教事工的價值。 • 培訓的需要 需求仍然龐大,不只是在神學院層面,對草根領袖們更是如此。大部分地區,即使牧者曾接受神學培訓,講道質素仍有進步空間。因此,在講道、教導和牧養工作方面,需要更多實用的在職培訓。不是這些領袖的錯——他們大多自知能力有限,也渴求進深,只是苦無機會。 • 促進者的角色 參與培訓事工者須甘願退居次要角色,以裝備可能的領袖人才為重。作為外人,我最主要的角色是促進,而不是教導或培訓。有時候,我會專程參加培訓活動,為的只是支持帶領工作坊的本地培訓員。有時候,他們不見得做到盡善盡美;但他們需要機會和鼓勵,以接下領導的棒子,好讓事工可以在地倍增,全面本土化。 請為靈風講道的工作禱告,尤其是在東亞各地。請為每個國家的領袖禱告,他們大多是繁忙的牧者,但因為看見這個事工亟須接續,就不吝投放時間。求主著實使用這項培訓建立本土化且合乎聖經的教會,使祂名得榮耀。 作者: 倪樸生 Phil & Irene Nicholson 1992年加入使團 領袖培訓事工 此文出自《萬族萬民》101期

聯絡我們 Contact Us

謝謝您與我們聯繫!接到您的訊息後,會盡速回覆您!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Not readable? Change text. captcha 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