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國名:Thailand泰國
首都:曼谷
官方語言:泰語
人口:69,598,000
主要族群:泰族79.9%
族群:113
福音未及族群:78
福音未及人口: 61,378,000 (88.3%)

主要宗教分佈
佛教:88.7 %
回教:4.5 %
原始宗教:3%
基督教(廣義):1.3%

泰國是東南亞第二大的經濟體。擁有自由經濟的泰國自身有強而有力的國內經濟與持續增長的中產階級。私人企業是主要的經濟成長動力。泰國的經濟主要仰賴出口,傳統上是農業社會,歷史中是世界上少數的糧食淨出口國。今日泰國農業占全國 8% GDP。

泰國有許多族群。主要的三個族群是暹羅泰人、華裔泰國人、馬來人。其它的族群人數不多。這些少數民族包括住在山上的部落的高棉族和蒙族。

泰國正面臨快速的城市化,將近25%的人口住在曼谷大都會區。過去30年來,由於快速成長與農產品價格提高,貧困率從1980年代67%在2015年大幅降至7.2%。然而,貧困與貧富不均持續成為重大挑戰。

宗教

泰國有93%都是佛教。泰國官方貼近上座部佛教,但實際上許多泰國人信奉參雜民間信仰有強烈泛靈論的佛教。既使泰國文化與佛教緊密交織,泰國人有信奉任何宗教的自由。少於1%的泰國人口是基督徒。然而,從本世紀初開始,泰國基督徒與教會已經有雙倍成長。幾乎半數以上的基督徒都是位於北部的少數民族。泰國主要的族群─泰族,少於0.4%是基督徒。泰國教會有一個目標是在2020年前在每個行政區與行政分區都建立教會。目前泰國共有200行政區與5000個行政分區,其中超過75%沒有教會。雖然挑戰極艱鉅,我們期盼看到上帝在泰國教會中動工,達成此目標。

OMF教會事工

內地會宣教士在泰國分享耶穌基督福音,門訓年輕的信徒,期盼在行政分區。這包括線上傳福音、運動福音外展、學生事工、信徒領袖訓練與神學教育。內地會與隸屬於泰國福音團契(Evangelical Fellowship of Thailand)的泰國聯合教會(Associated Churches of Thailand)合作。內地會竭盡可能的與泰國現有的教會合作,共同努力向泰國福音未及的地區傳福音。內地會也與超過100位其他差會的宣教士們合作。

OMF 使命: 差派事工

內地會泰國差派委員會於1990年成立,並於1994年開始差派泰國籍宣教士。我們的異象是看見泰國基督徒有意識到宣教、了解宣教、並順從神的呼召參與宣教。

內地會使用把握時機(Kairos)宣教課程作為重要的宣教訓練工具。我們禱告神能夠差派泰國籍宣教士至世界各國。

thailand_1

thailand_1

rs5957_th071_0034-scr

請為泰國禱告:

  • 泰國的福音工作可以有所突破,泰國的基督徒可以向自己的國家的人做見證。
  • 教會聯會可以更有效的在泰中與泰南建立更多教會。
  • 求主使用各種宣教事工:鄉村扶貧事工、年輕專業人員、社區發展、學生事工,使福音可以傳出,教會得以被建立。

信心足球事工:用運動與泰國人分享福音

工場故事

Stories in Thailand

疫情肆虐下,回到宣教工場——泰國隔離檢疫實錄

作者:狄立禮 Larry Dinkins 譯者:冠濱 宣教與新冠肺炎疫情 我在1980年就已取得定居泰國的簽證,在這四十年間申請簽證的流程都非常順利,幾乎沒有遇過任何問題,直到疫情發生。 然而,如同其他多數的宣教士一樣,疫情迫使我們必須痛苦地離開工場,同時在我們原定的規劃上,額外增加許多繁瑣的行政負擔。對我來說,箴言16章9節稱為我的2020年度經文是再適合不過:「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華指引他的腳步。」 我在1980年第一次申請前往泰國的簽證,自此之後我總能在如迷宮般的文件堆中,找到方向,來去自如,幾乎沒有任何碰壁。直到疫情時代的來臨,我突然發現我在申請程序中的「導航裝置」完全失效。 因為疫情的影響,我連續兩次取消返回泰國的航班,錯過原定計畫中回到工場的時間,在美國一等就是半年。到十月初,我依舊無法回到已經服事了40年的泰國。 在疫情下返回東亞 在這個時刻,我兒子準備要跟我一同返回東亞,他服務於Free Burma Rangers,一個在緬甸的人道救援組織。我們決定一起辦理申請簽證,當遣送班機恢復運作,這讓我們感覺有可能順利返回東亞。我們的第一次機會是在十月中,這表示我們必須抓緊時間完成所有的申請文件,包含以下資料: 犯罪前科調查 健康檢查 健康保險 新冠肺炎檢測結果 訂好隔離旅館(價格是一般旅館的三倍) 訂好機位(價格是平時的兩倍) 銀行帳戶資料 我們把所有需要的資料寄給泰國大使館,然而他們無法及時處理大量的申請文件,最終,因為簽證來不及發下,我跟我兒子只好取消這次返航的班機。 在疫情中回到泰國 一週後,我們再次規劃行程並順利離開洛杉磯國際機場,就在同一天,美國新冠肺炎的確診人數達到歷史新高,新增的案例加上之前案例,總共造成23萬人死亡。 泰國總人口約七千萬,從三月至今卻只有3830個案例與59人死亡。我搭乘一架乘客人數少得可憐的班機,歷經24小時的飛行,終於再度踏上泰國的土地。 我走下飛機,發現蘇凡納布機場異常的安靜。這個曼谷的主要機場往常每天會有超過20萬名旅客穿梭在其中,但在疫情下,整個機場包含我在內只有大約500人。 除了隔離檢疫的要求,我還被泰國政府指示要跟一套針對疫情而設計的條碼追蹤系統進行連結。當我在泰國境內各個地區活動時,這套系統可以隨時掌握我所在的位置。中國也有類似的系統,不但能追蹤位置,還能監控健康情況。 泰國的隔離檢疫生活是什麼樣子? 當我離開機場,搭上一輛前往隔離旅館的廂型車,我注意到路邊有一整排的公車正在等待著。這些公車是給泰國當地人搭乘,這些人因為各樣原因必須進行隔離,期間所有的開支由政府來負擔。來到旅館,經過醫護團隊一連串的檢查後,我被帶到專屬的房間,並被告知在最初五天連大廳都不能去。 房間內有一本三頁的說明手冊,上面有隔離期間所有的相關規範,包含能夠活動的範圍以及禁止使用任何尖銳物品。所有飲食會先由一名護理人員檢查,然後送至房門口,房間桌上有總計24公升的瓶裝水。隔離期間我的飲水量如果超過24公升,之後的飲用水就要開始計費。我不能喝咖啡,經過了只有水跟熱茶的幾天後,我開始渴望任何有味道的飲料。 每天會有人來敲門三次,這代表門外的小桌子上,會放置裝有食物的塑膠盒(在隔離期間,總共42次)。每天護理人員會打兩次電話到我房間,目的是檢查體溫是否有正常,但似乎更像是確認我還乖乖待在房間。 所有的房間都沒有陽台,這讓我非常的難過,因為這代表整整兩個禮拜都無法接觸到新鮮的空氣。電視上只有三個英文頻道以及泰國主要的教育節目頻道,在幾天後這些節目就顯得非常無趣。旅館提供兩種款式的泰國睡衣(對一個六英尺高的美國人來說有點小),而我必須一天24小時、全週無休地穿著它。 兩週的隔離檢疫結束後,通過第二次的病毒檢測,我就帶著所有的文件離開,前往清邁,一個位於泰國北部的城市。如同泰國其他地區一樣,清邁連續好幾個月都在嚴格地實施宵禁,這使得所有的商家跟餐廳都無法營業。 正在持續的影響 儘管非常敬佩泰國成功阻止疫情的蔓延,但這些措施給經濟帶來非常嚴峻的負面影響。自2020年三月以來,國際旅遊幾近停擺,這對觀光業造成非常嚴重的打擊,而觀光業的收入又佔泰國GDP相當高的比例。請為泰國全體民眾代禱,他們正面對非常巨大的經濟、心理跟情緒上的壓力。 有一些OMF的同工希望可以儘早回到東亞的工場,但可能會遭遇延遲。這些弟兄姊妹包含單身同工、有孩子的夫妻;還有其他一些人正想要進入工場,但卻發現他們自己被疫情逼著推遲原本的計畫。我們每個人都在認真思考一個難題,在如此混亂的情勢中,上帝要如何推動祂的計畫? 這些工人們發現他們自己身陷一個進退兩難的窘境,不知道是否是要安靜等待,尋找適當時機回到原本的工場,又或是不情願地移往其他宣教場域或職務。 宣教士的生活永遠都有挑戰,我們禱告求神挪去不必要的攔阻,並且上帝擴張祂國度的心意可以持續進行,不論是在我們的家鄉或是海外的工場。 代禱事項: 疫情對泰國的經濟帶來巨大影響,求神保守人們的生計獲得保障,也安撫他們不安的情緒和心理壓力。 在泰國服事的宣教士絕大部分是使用宗教簽證入境,但目前宗教簽證的開放順位相當後面,許多宣教士無法返回工場,新任宣教士也無法赴任。求主盡快為他們開啟重返的大門。 本文出自OMF International Two Weeks of Quarantine in Thailand | Returning to the Field in a […]

聽道而行道

麥瓊蓮、麥謹言 Jim & Linda McIntosh 2008年加入使團 泰北富能仁聖經學院主任 正吃著午飯,謹言的電話響起,他的一個學生愛梅要和他談談。謹言擱下飯,來到課室,只見愛梅怒氣沖沖,氣到差點說不出話來。 愛梅和另一位同學阿太的相處越來越糟,謹言決定要協助二人學習溝通。他把阿太叫來後,建議在談話前先禱告。但未等謹言開口祈禱,兩位同學已經用他聽不懂的部族方言吵起來。愛梅哭著跑了出去,謹言就勸勉阿太,讓他再試一次。 過了一會兒,愛梅平靜下來,準備好再次開始。謹言禱告後定了規矩:每次只一人說話,不准打斷對方,而是嘗試了解對方的看法。怎知對話開始不久,場面再度失控。阿太請求讓高年級生約伯也加入,為謹言翻譯。謹言在約伯的協助下,幫助二人接納對方的感受、釐清誤會。最後他們竟能彼此請求原諒、為對方禱告。謹言告訴他們有這樣和好的結果完全是聖靈在工作,他不過是以自己的人生經驗與操練參與其中。 約伯親眼見證這事,對此驚奇不已,他在自己的部族文化中從未見過有和好(reconciliation)這樣的事。他見過調停、讓步和息事寧人,卻從未見過「和好如初」。部族裡的牧師既沒受過使人和好的訓練,也沒有這樣的經歷,在那天之前,「和好」對於約伯來說不過是個抽象的概念,但藉著主耶穌,人們原來真的能夠彼此和好並互相寬恕。 這件事從一個側面體現出富能仁聖經學院(J O Fraser Centre)的辦學宗旨,我們不僅是教導神學知識的學校,更是陶造基督徒生命的群體。我們竭力訓練部族教會領袖不但更深入理解聖經,而且在日常生活中活出信仰,期待他們日後委身普世宣教,把福音帶給湄公河流域數以百萬計的未得之民。 師生一同勤工辦學的模式     每當見到師生一同過著肢體生活,見到大家聽道而行道,見到神學融入生活,我們就大得激勵。我們向學生以身作則,裝備他們神學知識,在肢體間活出信仰。當學生畢業後,就由他們把這活的真理帶給信主及不信主的群體。   討論小組   本文出自《萬族萬民》91期

血祭與草莓芬達

前陣子正好讀到一篇文章,標題是「在泰國,草莓芬達取代了血祭」。 (https://www.pri.org/stories/2017-04-06/thailand-blood-sacrifice-out-strawberry-fanta) 多數泰國家庭都設有一座神龕,用來祭拜祖先的亡靈,以求保護個人財物。他們會用許多水果、甜食、米飯、椰子來祭拜,其中最特別的是草莓口味的芬達。 如果你在神龕外看到很多罐芬達,毫無疑問這家中的某人正在祈求一件特別重要的事情。這並不是源自佛教的教導,卻可以追溯至原始的多神信仰。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會偏好紅色,但某篇文章給了解釋:「一位曼谷上班族如果想要加薪,她不會去殺一隻雞擺在公寓外面的神龕上,但是會晃去附近的7-11買次好的替代品——血紅的芬達,來安撫她的守護神。」 有些佛教徒認為,這樣的做法違背守護神是絕對素食者而惹神靈生氣,因只有惡魔才嗜血。面對這樣的世界觀,你可以想像跟泰國人講解耶穌需要透過流血來除去世人的罪這個觀念是何等困難。請禱告讓泰國人能明白「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來九22)這個真理。 狄立禮 Larry Dinkins 1980年加入使團 在泰國植堂並參與神學工作 此篇文章出自《萬族萬民》95期

在城市成為教會

童是泰國北部清萊的一位年輕人,是食物評論員和兼職音樂家。童小時家境清苦,母親要他參加教會的週末英文班,好得到免費的食物和照顧,他因此認識耶穌。童十四歲就離開學校開始自食其力。他當過餐館服務生、咖啡師,也跟朋友一起開過餐館卻失敗了。他在酒吧和夜間活動演奏樂器養活自己。他過往常會有幾天或幾週無處可住,也沒錢買食物, 只能依賴收容他的基督徒朋友接待。 我與童初識於咖啡廳,談話結束時他對我說:「我也是基督徒,但已經好幾年沒去教會了。」 童因為週日工作的不規則作息,以及他感受到教會的人對他從事娛樂事業有明顯成見,以至於很難融入教會,他說:「我從未離開上帝,但我覺得教會遺棄我了!」這句話成為我心中的重擔。既然有童這樣的人,那麼在這城市必定有更多跟他一樣的人。這驅使我重新思考:「甚麼是教會?」 研究城市 當我們重新省思「何為教會」的同時,也需要研究我們所處的城市。只有當教會更多認識所處地區並有所連結時,教會才能作光作鹽。連結不是指跟隨世界的潮流;連結的核心是解答人們的疑問。但,我們知道我們的城市正在提出哪些問題嗎? 我們需要分析目前的趨勢及社會的影響,從而界定教會可以藉著服事滿足哪些需求。30至44歲是泰國人口最多的年齡層,隨著高齡化社會的衝擊,這個年齡層的青壯年壓力越來越大。伴隨城市化的發展,更多人從鄉村移入擴展中的城市。我們很難忽略現代化對青壯年造成的影響。在都市裡的教會應該是甚麼樣子呢?我們面對越來越多不受拘束的泰北青壯年,他們正在問一個大多數泰北教會尚無答案的問題:「信仰如何與生活、工作、家庭和金錢相融合?」 再思教會 福音傳至泰北已超過一百五十年,但迄今基督徒比例仍只有0.4%,這讓我們不得不反省我們的策略,並且再思教會到底做得如何?許多泰北教會陷入傳統的循環中,以致無法有效又快速地與變遷中的社會、和城市中越來越多不願受拘束的青壯年人對話。 藉由重新思考教會,我們致力於回歸教會的核心「ekklesia」,這是指一群為了某個目的而被呼召出來的人。如果教會等於人,那麼建立教會就是:先建立把所領受的呼召活出來的人。既然教會的核心是門徒訓練,那我們就能以合乎聖經的創意來運作教會。這就是「客廳教會運動」(The Living Room Church Movement)的異象! 客廳教會運動 一切要從四年前說起,有三位泰北青年(童是其中一位)跟我和我太太開始禱告,一起思考如何有創意地回應今日社會的提問。我們現在已經促成了有相同異象的兩個新聚會點。客廳教會運動的異象和目標是:推動以基督為中心的簡易教會增長運動。有人稱我們為家庭教會,有人說我們是細胞小組,也有人認為我們只是禱告會,總之這模式跟一般所理解的教會有所不同。但不管人們怎麼稱呼我們,並不會改變我們想要在清萊市為基督推動一個運動的心志。 基督為中心 我們期盼看到泰國青壯年人承認耶穌基督是主,使生命所有層面都被改變更新,進而在社會各個層面帶來救贖的影響。為達成這目標,我們期盼可以彌合錯誤的聖俗二分法,裝備信徒,使他們不論到何處,都可以勇敢活出福音的大能,分享耶穌基督全備的福音。為此,門徒訓練是關鍵。 簡易卻不簡化 我們希望降低建立教會聚會的門檻,但作主門徒的標準卻要提高。我們努力營造親密又安全的空間跟文化,每星期在任何適宜的地方聚會。對我們而言,重要的是人的成長而非土地和建築物。我們一起聚餐和敬拜,我們以說故事的方式查經,過程中任何人在任何時間都可提問,以討論或澄清他們不明白之處。 簡易但絕非簡化,因此建立教會變得可行。然後這會讓信徒有能力學習並服事,甚至可能在其他地方開始另一個聚會。 許多教會面對的現實是:我們變得太過專業化,以至於在教會中通常是20%的人服事其他80%。我們要如何翻轉這個百分比?那就是讓建立教會變得簡單可行。 教會倍增運動 石油公司不會進入一個國家後只建造一座加油站,然後讓這個加油站擴大成為一個超級加油站。相反地,他們會調查何處有需求,然後蓋很多加油站。這個比喻可用來說明客廳教會如何成為一個教會倍增運動。 正如加油站,教會也是休息站,而非最終目的地。無論在何處,當人們需要充電或重新定位以繼續他們的人生旅程,我們都希望能陪伴他們。 我們不是因為初代教會是在家裡聚會,所以要複製「家庭教會」模式;我們是在實現那啟動初代教會的核心理念。從初代教會時期直到今日,教會一直被認為是用福音產生改變的運動。 為了產生倍增運動,我們需要讓這個模式保持簡單(也就是從家裡開始),以至於信徒會感覺:「嘿!我也可以做!我可以在我家帶領另一個聚會。上帝把我擺在哪裡,我就在那裡用福音帶來改變。」初代教會聚會模式的異象,就是促成以基督為中心的聚會不斷發生。這異象不會停留在一個家,也不會只停留在一個教會。 如果你跟我們有相同的異象,對職場青年有負擔,請與你當地的使團辦公室聯絡,你可以得到更多接觸年輕人的機會。我們也在尋找願意貢獻職場經驗(媒體,行銷,新創公司等)的人,跟這一大群不願受拘束的泰國青壯年人一起加入職場門徒訓練的旅程。 作者:雪松 本文出自《萬族萬民》101期

那萊王紀念日

原作者:Julia Birkett 翻譯/改寫:饒以德   那萊王是阿瑜陀耶王朝的統治者,他視華富里(Lopburi)為第二首都,在此興建了皇宮,一年有八至九個月會住在這裡。華富里因而蓬勃發展。每年二月華富里都會舉行慶典記念那萊王的貢獻,日間有大型遊行,晚上在那萊王的皇宮古蹟進行民俗表演、燈光秀及放煙火,市民都會穿著古代服裝參與盛會。 華富里的基督徒獲邀參加一連舉行多天的那萊王慶典。在那萊王統治期間(1656-1688),希臘探險家華爾康(Constantine Phaulkon)擔任那萊的顧問,並在皇宮附近擁有一座宅邸。 宅邸的院落裡現在還有一座天主教教堂的遺跡。相關的文化單位邀請基督徒於節慶期間在那座教堂進行活動。每天晚上都有不同的教會舉辦簡單的聚會,會友們有機會與訪客交談並發放單張。節日期間人們都穿著當時的服裝,包括外國人也穿上古裝。宣教士與泰國基督徒一起敬拜和講道。 第一個晚上所分享的聖經信息是好牧人尋找迷失的羊。當迷羊意識到自己走丟了,它一定十分害怕,但是牧羊人來了,呼喚他的小羊,羊也認出了牧人的聲音。許多泰國人生活在恐懼之中,還沒有回到牧人的羊群中。請祈禱,通過單張和簡短的談話,神的話語能被分享,人們的耳和心能對福音敞開。也祈求訪客們能在基督徒的歌聲崇拜中看到主的喜樂。

泰國的屬靈爭戰

作者:Bruce & Trish Bartleet 翻譯:艾莉莎 幾個星期前的週二早晨,我去拜訪一位泰國朋友。我通常不在早上的時候拜訪人,但這次的拜訪卻讓我對泰國的屬靈崇拜有不一樣的看見。P是我的朋友,正在忙著把水果和要供奉的水,放在神壇上。當她把水杯裡面的水,都更換成今天的水後,她便燃起幾支香,開始拜拜。 有些地方,並沒有神像,或是神明的照片,她依然斟水,點香燭,然後開始拜拜祈求神明。這是最讓我感到最痛心的地方,當我看著她對空白牆壁開始唸唸有詞,祈求神明,使我驚覺這是何等無盼望之舉。在她的心中,她是在祈求邪靈繼續保護家中平安,並且保祐她的事業蒸蒸日上。她每次星期二和星期六早上拜拜完之後,都會與我分享她祈求的內容,她確信拜拜這個儀式會保祐她閤家平安。同時也增加我對泰國屬靈氛圍的認識,原來泰國的家庭,會在星期二、星期六的時候祭祀家中的神明,他們會放新鮮食物在供桌上,好積功德。 一個星期之後,我們的鄰居請了一尊新神明到他家,還為此舉辦迎神儀式。我又再一次的被提醒,這是一場屬靈爭戰,對於泰國人把希望寄在偶像上,我感到十二萬分的難過。這個鄰居在家裡建了新的神壇,是因為他家人的健康狀況不好,有人告訴他,如果他在家裡請來一尊神明,那他家人的健康就可以被改善。 你願意為泰國禱告嗎? 請為這些還在拜偶像的泰國家庭代禱,求神開他們的心眼,讓他們看見,耶和華神是可以保護、醫治他們的神。 願神使用我們進入到這些家庭當中,與他們分享祂愛。 願我們不會有屬靈驕傲,當我們看到泰國人開始拜偶像時,我們會跪下禱告,希望會有更多拜拜的泰國人可以來認識這位真神,耶穌。

他們難道不能快一點嗎?

作者:Jeff & Belinda Callow 翻譯:慧田 最近我在幫當地的一位基督徒蓋他家門前的一條走道。他的房子位在一片稻田的中間,每年因為雨季,房子都會小淹水。房子雖然是高腳屋,但雨季後走道上會沾滿泥巴而且部分被水淹沒,進出房屋變得非常困難。 三年前,海外有個宣教團隊來到這邊拜訪。團隊裡面有個基督徒姐妹很想要幫忙解決這個問題,特別是屋主還需要照顧他高齡且行動不變的母親,所以她決定奉獻一筆資金來處理。我聽到消息以後,就趕緊跟屋主說有一筆錢可以用,並且提供了一些改善走道的方法。雖然對這筆資助滿懷感謝,但是這位年輕屋主並未採取進一步動作。 過了一陣子的時間,我又去重複我的建議。「這樣做一定能讓媽媽的生活品質更好吧。」但是這年輕人說:「等到雨季過了再動工吧……,」之後他又說到「其實房子很老舊了,產權也是屬於我親戚的,不太值得投資這筆錢在這房子上,況且我母親行動不便,根本去不了什麼地方。」 於是,我只好耐心的等待時機。很多時候宣教的工作都像是這樣。西方人(例如我)喜歡所有事物都現在就發生,現在就見效。我們想要很多人現在就相信基督。我們想要現在就看到大教會開始建立。我們想要看到有病痛的人現在就得醫治。我們想要現在就看到眾人擺脫困境。我們想要看到新的基督徒現在就成為教會領袖。雖然我們不能拖延或是停下服事的腳步,但是,我也學到有些事情確實需要時間。人們的關係和信任需要時間建立(特別在亞洲)。待在泰國最南部15年的我,發現本地的人漸漸開始願意聆聽我的想法,並且領會我所要傳達的事。我住在班巴帕南(Pak Phanang,泰國南部洛坤府的一個港灣區)差不多10年左右,而我搬家後,一直遇到之前班巴帕南老城裡的人,他們都願意跟我聊天,而且聊很久。我現在所在的地方,人們都非常歡迎且敞開,但是,我們之間的關係還不到他們願意聆聽並且接納我所要傳的階段。所以我必須耐心的等候並且讓這段關係繼續被建造。 至於那位年輕的泰國基督徒屋主,他終於受不了在積水和泥濘裡走路,就問我說:「Ajarn (泰國尊稱,意指老師),你覺得我們現在去蓋那個走道好不好?」。看到有助益的事物成熟結果很美好,即便它需要一些的時間。 您願意為泰國禱告嗎? 感謝神賜給Jeff & Belinda 耐心,並且求神在他們耐心等候主時,更多的使用他們。 求神照著祂的時間成就祂的美意,並且在跨文化服事者還有泰國基督徒當中,用聖靈繼續引導,一同在主內同工、建立關係、傳揚福音。 為長期關係帶來的機會禱告。為福音同工對於維持關係還有採取重要時機的信心來禱告。  

聯絡我們 Contact Us

謝謝您與我們聯繫!接到您的訊息後,會盡速回覆您!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Not readable? Change text. captcha 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