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國名:Japan日本
首都:東京
官方語言:日語
人口:126,395,000
識字率:100%
主要種族:日本人98.6%
種族數:37
最少聽聞福音群體:24 (64.9%)
最少聽聞福音人口:123,750,000 (97.9%)
佛教:68.1%
其他新興宗教:5.8%
無神論:5.5%
基督教(廣義):2.2%

日本是一個正在面臨老年化社會,極低出生率的國家,擁有著世界第三大的經濟體系,以及世界最多的債務,債務甚至超過了他們經濟規模的兩倍。日本人普遍認為自己是佛教徒及神道教徒。事實上,只有1/3的人有著實際的信仰生活,更多的日本人視宗教為利己的一種方式,許多日本人可能有著神道教式的出生儀式、基督教的婚禮、佛教的喪禮。對日本人而言,宗教的功能性是最重要的,而真理是其次的。如何讓這個國家的人知道耶穌是唯一的救恩,其實是相當大的挑戰。
基督的福音於1549年第一次進到日本,歷經多次對於傳教的禁止。直到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福音派的宣教師看見植堂的重要性,日本教會才開始紮根,並差派宣教士出去宣教。現在日本教會面臨牧者老年化,缺乏年輕一代起來接棒的現象。此外,日本還有很多福音未觸及之地,需要更多有負擔的日本信徒來向他們的同胞傳福音。

請為日本禱告

求神幫助日本的百姓,對真理有尋求的心,並且能認識耶穌基督為唯一要持定的對象。
求神感動更多日本的基督徒年輕人,願意奉獻自己服事主。
求神賜給短宣隊,更多元的創意方式,配搭日本當地的教會,一起合作贏得更多的靈魂。

工場故事

聖誕節過後,挑戰正開始

柬埔寨  今村裕三、ひとみ 翻譯:郁欣 裕三:這次參加的聖誕聚會中,幾乎所有的人都沒聽過聖誕節,也不知道聖誕老公公。以往的聖誕聚會都必須傳講聖誕節的真正意義——不是為了聖誕老公公,而是為了耶穌;不是為了禮物,而是為了感謝救主為我們來到世上。這次根本不需要提及聖誕老公公等聖誕節商業字眼,得以單純傳講耶穌的降生的信息,我們非常感謝神。 支持我們的日本教會送給我們漂亮的聖誕繪本,因此無論是大人或小朋友都非常開心地聽我們講聖誕節的故事。(因為沒看過這麼漂亮的繪本)。在聖誕聚會後的兒童信息中,我們一面複習耶穌降生的故事,一面繼續學習聖經。 在Samkui村的Suki小姐家舉行的聖誕聚會裡,Suki小姐的么兒小Sori (小三生)在信息的最後,回答我們:「好想了解更多耶穌的事喔!」請代禱:願神的話語撒種在孩子心中、在大人之間能發芽生長。 ひとみ:在Toropeanbane村莊第一次聖誕歡慶結束後, Soken弟兄因動手打太太Salvia而發生爭吵。我一邊禱告:「主啊!又來了。請告訴我該如何是好。」一邊帶著Salvia姊妹冷靜下來,聽她說話。附近的人都來了,孩子們也吵架、打了起來。家中瀰漫令人厭惡的氣氛。 兩小時後,Salvia在讀聖經時冷靜下來,她說:「我的頭很痛,但心裡覺得比較好了。」「Soken回來你怎麼辦?」我問。Salvia回答:「像平常一樣迎接他。」看來她的怒氣已過。結婚十年來,這次是第三次發生暴力事件,應該不算是常態。因此我們感受到祝福之後常伴隨著魔鬼的攻擊。Soken弟兄在傍晚人群散去後帶著慚愧的表情回來,看來他有反省了。 在那三天後,我見到偶爾來訪的Salvia姊妹的母親。幫她的母親按摩肩膀時,她嘆息著說:「基督徒也是會打架、爭吵的耶。」我想著該如何回答,最後說了:「成為基督徒也還是個罪人,不同之處只在於我們有神的幫助吧?」在那之後,她的母親娓娓道出自己15年前離婚的往事,以及8個孩子各方面的問題……等等的事情。 幾乎每次都發生無法想像的事!像捕大蛇的陷阱、幼犬死去被其他狗吃掉等在鄉下會發生的事。 教會是基督的身體,定意要讓這些事情發生的是上帝,而不是我們。透過這些事,上帝要做成什麼工作呢?老實說,令人煩憂的事比開心的事還多。我很希望Soken弟兄和Salvia姊妹之間即便發生許多事,仍願意持續與神同心同行。就人來看,在人口稀少的鄉下開拓教會是看不出效率的,因此我們正在學習上帝的效率。請代禱,懇求這一地雖然沒有宣教士,仍然能夠興起持續倚靠神的教會。 2019 三月

在日本服事東南亞僑民

作者:Y傳道 翻譯:郁欣 近年來有愈來愈多東南亞人士至日本留學、工作,Y是日本一間教會的傳道人,她亦是與日本OMF一同服事東南亞僑民的夥伴。以下是她對於在日本關心某一東南亞國家的僑民的事工分享。   上個月在這裡向大家報告的內容有了進展。衷心感謝各位夥伴的禱告,也在此繼續向你們報告後續情形。 透過日本福音聯盟的小委員會的相關人員的介紹,我和在某個東南亞國家最大都市經營會計師事務所的O弟兄有了交通的機會。O弟兄在自己的腳步中,看見作成世界宣教工作的主的奇妙帶領。身為僑民福音工作者,我聽了非常興奮!   異象 O弟兄在美國學習、踏入職場,也開始進到教會。在新加坡成為基督徒後,神賜給他來自東南亞某國的另一半,之後他們便在東南亞定居並創業。現在在當地教會聚會,也在居住的街上一間日文教會服事。並在今年2月開始進行神所託付他的宣教異象。 這個異象就是將該東南亞國家語言的聖經發送給日本的教會。 在日本的教會,因著專業實習、日文學習、在大學唸書等目的而來參與聚會的東南亞人士漸漸增加。並且不只日文教會,在韓文、中文教會中,也有許多因著朋友邀請而前往的東南亞人。較多的情況是他們本身已是基督徒,但也有些人是未信者。目前約有30餘間教會透過此一事工取得該東南亞國家語言的聖經,也收到了一些見證。在關西某間教會,有因此重生得救並願意獻身的東南亞青年。日本教會能因此蒙主的宣教事工使用,對僑民事工而言是極大的恩典。   讓福音像便利商店一樣 我們能夠做什麼呢? O弟兄中給了我們重要的建議。首先是要有人給予關心。不論如何,這些朋友們希望收到人的回應,可以像便利商店、家庭餐廳一般,隨時找得到,能隨時關心他們。 關於這點,曾經居住英國的我完全能明白。只要被問「你是哪一國人?你好嗎?」就能覺得自己身為「人」的需要被看見,也被在意。但我們也收到許多回應是想付出關心也沒辦法做到。原因多是語言不通而無法了解、無法持續對話便感到尷尬等等小事。但是,跨過這些困難、努力付出關心,將基督的愛傳給他們,這是每個基督徒都可以實踐的事。 另一個建議則是放置東南亞語聖經,並且加上一些相關網站的介紹。我們可用這些資源引導詢問問題的東南亞朋友。其實,當東南亞人士來到我們教會,我們發現有語言隔閡的問題之後,這樣的介紹文章很有幫助。

在季節與文化的變化中有感

作者:佐味湖幸 譯者:何健銘 從十月到十二月,漸漸能感受到從濃濃秋季轉變為嚴冬的季節變化,而我則持續在關西當地拜訪眾教會。某個天氣宜人、陽光普照的禮拜天裡,在做完教會服事後,便前往附近植物園與河岸散步、舒展筋骨;也從汽車與電車車窗中,品味美麗的深秋景色。讓我重新認識日本的自然之美。我在寫這篇文章時是十一月底,十二月再拜訪兩間教會後,這次述職就結束了。因為九月開始進行國際文化學課程的關係,[1]因此很遺憾地沒有辦法拜訪更多的教會。 最近我的課程開始進入社會人類學的領域。我們總是對於不同文化間的差異霧裡看花,我們到底是用什麼樣的標準去辨認不同文化間的差異呢?根據自身文化的不同,所擁有的常識與行事風格自然也會相異。反映了這個公司、團體與國家的社會是如何形成的。現在所學的這些東西,和我三十一年前去英國留學以來,就一直在經歷的跨文化經驗有許多相合之處,有一種「恍然大悟」之感,讓我覺得相當有趣。 但是,我覺得在日本學英文是件困難的事。讀原文書的速度變慢了,沒有辦法流利的說出想要的英語字彙與句子,因為腦袋已經切換為日文工作模式,實在感到很辛苦。不過在另一方面,即使在看電視、與人交談的時候,也時常想不起來關於日文或日本的歷史、人物或現代知名人士之類原本應該記得的資訊。也許這是單純的老化現象,又或者是我在逐漸適應日本社會途中,所遭遇到的一個反文化衝擊吧。 現在,我將體驗過去六年來未曾經歷的寒冬。除了原本習慣於熱帶氣候的體質要調整外,也要經歷一段適應日本社會的過程,英語課程則會持續到五月。一月底我將要搬到日本OMF總部所在的千葉縣市川,開始經驗從關西到關東之間不同的文化差異。感謝大家新的一年繼續為我禱告。   作者介紹:佐味湖幸大學畢業後蒙召成為宣教士,赴英國研讀英文與神學後加入OMF。1992~2005年於菲律賓從事貧民區宣教與社區營造事工。後返國擔任日本OMF海外宣教動員與宣教士訓練負責人,2012~2018在OMF新加坡總部從事宣教士訓練與關顧工作。2019年4月起接任日本OMF總主事。大阪昭和聖經教會會員。 [1] 作者目前正在攻讀美國加州百奧拉大學(1908年創立,是美國知名的福音派大學)的國際文化學碩士。

福音工作需要時間

作者:Tim 譯者:艾莉莎 十月份一個冷冽的星期六,我們全家去了一處農地。這是當地農夫所經營的農地,他們教導家庭如何去種植蔬果。我們家和另一個家庭一組,將一袋馬鈴薯種在土裡。我們把土堆在它們的周圍,然後再用一綑綑的稻草將之覆蓋。接著,我們便將它們留在土裡,冬天來臨,厚重的雪覆蓋了馬鈴薯。整個冬天我們都快要把這些馬鈴薯給遺忘。但農夫卻告訴我們,這些埋藏在地底的馬鈴薯,會在這漫長的冬天,越變越甜。 三月份,我們再度回到農場中,把我們所種的馬鈴薯挖出來。就在我們把收成的馬鈴薯與人分享之後,有一位20多歲的男子向我們毛遂自薦。他名叫RiKu,是一名日本自衛隊的軍官,目前駐紮在我們的小鎮當中。 他問我:「你為什麼來到這裡?」 我回答:「我們是宣教士,來日本開始一個新的教會。」 他問:「我可以拜訪你的教會嗎?」 我回答:「當然,這是我的名片!我們很樂意在教會中見到你。」 他回答:「好的!明天見。」 我簡直不敢相信,這件事發生在日本!RiKu幾天後真的來到我們教會,而且是他第一次來到教會。他很專注的聽著講道,也很樂意去認識大家,並且表示他想再次回到我們當中。在幾次見面後,他終於答應與我一起看聖經。在這幾個月中,我有機會在他被調派到東京前,向他傳福音。二年後,我在東京遇到他,他告訴我,他很感謝當時能在北海道參訪我們的教會。我鼓勵他繼續讀聖經,並且去思想福音。 我希望我有一天可以說,RiKu是一位相信主的人,並且參與在東京的教會中。我仍然向主禱告,期待見到主在他生命中所做的一切。 我們品嘗了一些,我們自己收獲的馬鈴薯。我們發現,農夫所說是真的。這些被埋在地底,被雪藏幾個月的馬鈴薯,變的更加甘甜。福音的工作,也是如此,需要時間和耐心來經營。收割莊稼的主仍然持續的在作工!

在日本散播神的愛

作者:Matthias 譯者:艾莉莎 田中先生對他充滿挑戰的工作和生活現狀感到絕望。但有一個朋友邀請他和他太太一同來到我們的教會。他們被神的愛感動,決定受洗並且加入教會。 不論我們選擇用什麼方式來傳揚神的愛,我們自己本身的愛與神的連結,還有與人的連結,都是非常重要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教會其中一項的核心價值為:我們相信透過人與人之間的相互邀請,是最有效率的傳福音方式。 有很多方法,都可以讓我們來傳揚神的愛,以下是我做過的幾項方法: 1. 參加慢跑社團: 2. 定期拜訪當地大學,保持與當地學生的聯絡 3. 12月時打扮成聖誕老人的樣子,邀請人到教會 4. 在澀谷參加一場快閃活動 5. 帶一個會彈吉他/跳舞的朋友在車站表演。 6. 召聚一個小群人在家裡聚會,利用Facebook 和 Instagram 與他們分享日文經文。 田中夫婦也是如此,被人邀請進入到教會,現在與耶穌成為了好朋友。 Facebook、 Instagram,聖誕遊行和快閃行動,都是很好的福音外展行動,這些活動是使人與耶穌建立關係的第一步墊腳石。大部分的時候,我們個人的友誼關係,可以幫助我們介紹耶穌使人認識。 我們是使人認識耶穌的管道。但我們不是完美的,當上帝想要透過這個方法,來使用我們的時候,我們可能會感到不太自在。 做為一個宣教士,我常忙碌的坐在電腦前工作,或是做所謂的「教會事工」,似乎就越來越難找到,與非基督朋友建立關係的時間。另一方面,有許多的日本人,有很多還沒有認識神的朋友。也害怕基督信仰會偷偷溜入他們的關係當中。 對我而言,當我們談到傳福音時,自己必需要對自己的基督徒身份感到有自信,並相信上帝過透我們的人際關係持續在做工,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像我這樣的宣教士,也需要被挑戰,例如,花更多的時間與還沒有信耶穌的朋友相處,可能會比準備一個完美的主日講道,來的重要一些。

走出小房間

作者:Steve Weemes(前OMF宣教士) 對一些日本人而言,他們的房間就是他們全部的世界。祉恩是位年輕的基督徒,向來渴望進入日本頂尖的大學。日本的大學入學測驗一年僅有一試。不幸地,祉恩並未通過。 為了捲土重來,他報名為期一年的補習課程,沒想到第二年又再度落榜。他徹底崩潰了。如果一個日本孩子沒有按照理想的途徑進入菁英大學和頂尖公司,特別是對於一個男孩子,他往往會視自己為失敗者。 就像許多年輕日本男孩,祉恩撤退到自己的臥室裡。他的父母負責供應他。他的媽媽煮飯給他吃。他不去上學,沒有工作,也沒有朋友。 祉恩的困境在日本被稱為「隱蔽青年」(引き籠もり),這個詞有撤退的意思,引申指那些隱蔽在自己的房間裡,除了家庭之外沒有社交生活的人。一份2010年的官方報告指出日本有700,000名隱蔽青年,平均年齡僅31歲。 祉恩有一項極為少見的特權,雖然身在日本,卻是成長於一個基督教家庭。他的父母懇求神能看到祉恩內心的苦楚,並將他從孤立中拯救出來。有一天祉恩同意和父母一起去參加由OMF宣教士帶領的查經班。漸漸地,上帝使用這樣的關係帶領祉恩恢復他與父母、與神之間的關係。 如果你今天遇見祉恩,看到他在大學和青年教會的服事,你一定不敢相信他曾經是隱蔽青年。他最近帶領了他的朋友武藏認識耶穌。上帝看到祉恩心裡的恐懼,並且幫助他從一個退縮者轉化成為福音的使者!  

為主而「動」

作者:Levi Booth 當我告訴人們我對於接觸日本人、使日本人作主門徒的熱情時,我總是聽到同一個問題:你如何能夠有時間和他們一起?運動是其答案。其實有很多選擇:全日本有百分之70的人以某些方式運動。 然而運動的人在教會中是少數。我渴望看見愈來愈多日本教會擁有體育事工,因為神在我生命中使用這部分。 在家族和我教會的青年團體當中,飛盤爭奪戰是讓我信主的關鍵原因。 你也許沒聽過飛盤爭奪戰——它是一種運動,實質上是一種團體運動且有世界錦標賽。我開始接觸這個運動是在大學時,神透過這個運動,深深的影響了我的人生。這一點都不誇張,若不是因為這個運動,我今天不會成為一個在日本的宣教士。 見證真實生活 在我的飛盤賽團隊中,曾經有位資深隊員是基督徒,透過他,我看見福音真的讓人們有不同的生命。我看見當運動場上的情況變得激烈時,救贖是如何帶來和平。我看見在同儕壓力統治一切的的文化中,聖潔如何使人不一樣。他和其他一起運動的基督徒們的見證,教導我有關宣教、團契、使徒和身為基督徒各方面的生活,以往這些大部份只是理論的話語。 在日本的接納 在日本,我已經參與一些飛盤爭奪戰的團體,並且我也總是為我能快速的被團隊接受而感到驚喜。能夠確定的是,這意味著時間、精力和金錢的投入(而且這些也迫使我隨著語文學習增加我的比賽)。但透過這個鮮為人知的運動——在運動場投擲飛盤,我有更多機會談論生活、信心、神和耶穌基督——在場邊,在溫泉,在飲酒會這些地方,遠超過我在日本接觸過的其他教會管道。 這是有用的,飛盤爭奪戰非正式的標語即是:「運動是最好的溝通方式。」 除了飛盤爭奪戰,我也參與其他運動——主要是長跑、拳擊和足球。我發現所有類似的團體都有同樣的接納和開放度。在運動社群中為基督徒開了一扇門。2020年的東京奧運即將到來,2019年的橄欖球世界盃也會在日本舉辦,這些機會肯定會增加。

使人驚豔的神

譯者:艾莉莎 早安,B老師,我需要和你道歉。我出差時,提早先回家了,想要放鬆一下,便小酎了幾杯。K先生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面光微紅,除此之外,並沒有什麼異樣之處。如往常一般,他提早10分鐘前,來到我們的英語教室中。 「噢~不」 我心中小小的失望了一下。偏偏是今晚,不知道今天晚上,他能不能全程保持清醒?他能不能在課後聖經時間,還與我們有互動?通常,我早上和晚上的課,都會選用同一段聖經經文做為應用,但今晚我想選用另一段經文。心中暗自想著,會不會我額外的準備是徒勞無功的呢? 儘管如此,我還是回以K先生一個微笑,並且對他說,沒有問題的。 我遞給他一張教會活動的宣傳單。告訴他,我們牧師將開一堂課,講如何擁有一顆清潔的心,以及我們的生命為什麼而活。如果你有空的話,歡迎你來! 「非常謝謝你。嗯…我從來都沒有想過,我該怎麼生活,或是我該為什麼而活。一開始,我生活的時間,全被工作給占滿,然後,我又在40歲之後生了兩個小孩,我就變的更加忙碌。現在,我已經62歲了,或是我應該開始思考這個問題。」 我對於他敞開分享他內心中的想法,感到又驚又喜。 英文班上課期間,一點都看不出來他很疲憊。相反的,他與學生的互動比往常更好。一盞茶的時間後,我們開始討論尼哥底母。K先生,聚精會神地聽我的講解,不時的點頭,好像全盤同意。「當我們接受耶穌基督為我們生命的救主,我們就開始有永恆的生命,它不會隨著死亡消逝。這份生命遠比我們在世上的生命更好,超乎我們所求所想。我們會領受新身體,耶穌會親自與我們同在-要擦去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所有人都會被歡呼、喜樂、和平給充滿。」 聽到這裡,Kata先生感到非常的驚奇,脫口詢問:「這不是表示,基督可以不用害怕死亡,我說的對不對?」 現在換成是我相當的驚訝!因為這個狀況從來都不曾發生過! 「是的!這是真的!事實上,基督徒也是會害怕死亡,或是瀕死的時刻。但是他們確信耶穌會在天堂等著他們,並且與他們同住到永遠。你也可以有這樣的盼望,我為你禱告,你會得著這樣的盼望,並且相信耶穌基督!」 K先生靦腆地咯咯笑了起來,他說:「到目前為止,我都還沒有想過關於死亡這件事,但我現在60歲了,可能也只有20年可活,我應該要開始想有關生與死的議題」 晚上我回家的時候,覺得欣喜萬分,深深被神激勵,知道這是神悄悄地在我心中擺放的另一段經文,比我預期想要分享給K先生的還要更好。 ◆你可以如何為日本禱告? 1.求神預備日本人的心,可以聽道,並且接受福音。 2.宣教士願意接受上帝的計劃。 3.求有更多的福音英文教師來到日本。

神轎抬不抬

作者:JP 譯者:蔡志嘉 「你現在是我們社區的一分子了,所以你必須與我們一起抬神轎,確保神明給我們的祝福和庇護,會很有趣的!」 那是一個明亮晴朗的日子,群山閃爍著鮮明的秋色,我們家參加當地一年一度的社區健走旅行。這是一個更認識鄰居的好方式,我們玩得很愉快——唯一掃興的是我們家小孩不願意走,整個路上都要我們背著。 短短的健走結束後,我們午餐吃的是美味的日式烤肉。這又是另一種熟悉鄰居、了解他們家庭的好方式。 沒多久,我被邀請去和男人們坐在一起閒聊。當然,對他們來說這也意味著是喝酒的好機會——他們有些人從午餐前就開始喝了。吃完烤肉,清理完後,男人們移動到另外一個地方,我發現自己和其他八位男人坐在一名長者——大家都叫他老爹——家裡的緣廊。老爹感覺是這附近的老大,大家似乎都很仔細聽他說話(雖然我不確定他們內心對他真正的想法)。 對話一開始很順利。他們可以接受我是個基督徒,我講聖經故事,帶人信耶穌。但是,說到對當地神社的效忠——關於我是否在新年的時候去參拜或是否幫忙抬神轎——情況就變得緊張。 我告訴他們,為了祝福與庇護而禱告是好的,而且我每天都為此向創造萬物、想要保佑我們的神禱告。我說我很樂意和他們一起去,成為他們的一份子,但是我只會向造物主禱告。我解釋道:「我不能一起抬神轎也不能拜當地的神明。我相信創造萬物的神才是所有祝福的源頭,才是該尋求的庇護所。」 沒有人眨一下眼睛,現場只有一股彷彿永無止盡的尷尬沉默,每個人都低頭盯著地板。我們等著老爹開口。他用一種柔軟的語氣解釋道:「這就是問題所在,這些基督徒總是在破壞和睦……他們的神沒有日本的好,日本的神明不會這麼嫉妒和固執。」他繼續說:「你現在住在這裡,你必須盡你所能地融入群體。如果你試著做了,才有可能融入。」 那先前輕鬆的談話已經消失無蹤,現在氣氛尷尬,沒多久大家便一一離開。

當教會只剩下歐吉桑和歐巴桑

秋田縣擁有日本最高齡的人口,三分之一的人口超過65歲, 15歲以下的人口僅佔全縣十分之一。   秋田幾乎沒有長期的宣教士。當然,一個地區的教會並不是非要宣教士才能興旺,但這地確實需要屬靈領袖。他們需要有人委身於神,用生命的每一個層面來榮耀神,同時激勵弟兄姊妹同樣的擺上。   可想而知,當一個地區高齡人口眾多,此現象當然會反映在教會裡。然而,連一個年輕人都沒有的教會是什麼樣子?如果一間教會只有六個人,平均年齡高達88歲,誰能夠起來服事社區?誰能夠用實際的方式表達神的愛?   我們聽說有一個信仰純正的宗派在秋田建立了26間教會。這些教會原本是由宣教士所拓殖,但是這些宣教士的母國漸漸不再提起日本的屬靈需要,也不再有人懷著宣教熱情前來服事。秋田許多教會現在沒有牧者,該宗派的神學院裡也沒有準備擔任牧者的神學生。   沒有人領導,這些教會僅僅是勉強維持,但隨著成員們慢慢變老、去世,教會的人數也逐漸萎縮。我並無意貶低這些堅守的信徒,但他們要怎麼將信仰的火炬傳承給下一代?   想像一下,如果有宣教士來到這裡,為教會注入強心劑,並帶來活潑的生命,那會是什麼樣的畫面?我們該如何實現這樣的畫面?

與眾不同

雖然只接受了兩年的日本教育,但吾兒強納森卻已習慣於日語的「說」、「寫」、「讀」。相較之下,母語的發展和維持反而是一種挑戰。 和而不同? 強納森是學校裡唯一沒有日本血統的孩子,但對所有孩子都知道的電視節目、大家都在熱衷的遊戲,他同樣受到吸引,融入在這樣的文化當中。 就像電視和遊戲,一些帶有屬靈意涵的當地節日也吸引強納森的注意。舉個例子,到一定年齡的孩子通常會穿著和服前往神社,並拍照紀念這個特殊的日子。據我觀察,當強納森看到其他孩子擁有這樣的照片,享受著傳統的日本習俗,自己卻沒有時,似乎感覺自己錯過了什麼……。事實上,生在日本,長在日本,強納森在某些方面感覺自己是日本人。然而,當他在某些場合意識到自己持的是另一本護照時,又是一種震撼。 左右為難 有時候我們確實想把強納森送去國際學校,但那離家遠,學費高,更重要的是,就讀本地學校讓我們有機會以一個家庭的身分來接觸周遭的人。同理,我們也不選擇在家教育,因覺那將會使我們更顯孤立。身為社區裡唯一的外國人,我們已經十分「與眾不同」了,如果連本地學校也不進,那強納森和我們將會更加與世隔絕。經過許多的禱告之後,我們覺得在基礎教育的幾年中,最好的方案還是信靠神,持續面對在本地學校求學的挑戰……。 我們真的需要來自後方的禱告支持。 特別的族群:TCKs TCKs是Third Culture Kids的簡寫,中文是「第三文化孩子」,意指不在本國、本族成長,擁有雙重文化、甚至是多元文化的孩子。宣教士的子女也屬於TCK的一種,他們隨著父母在工場成長,面對各種跨文化的挑戰,以及自我身分的追尋與掙扎。教會支持宣教,除了關心宣教士本人的事工與需要,別忘了記念宣子、宣女的成長。

一步一步愛岩手

作者:Miriam Davis 譯者:雪莉 北榮教會的松本牧師和信眾深信:到岩手縣沿海地區宣教是刻不容緩的事,於是他們請纓成為內地會在日本的「社會與宣教項目」的先鋒。北榮教會位於北海道的札幌,距岩手的山田町和釜石市250多英哩,從札幌到岩手需要數小時的車程及船程。 北榮如何與「社會與宣教項目」產生連結呢?北榮教會是由內地會宣教士在六十年前建立,並持續有宣教士參與牧養事奉,因此與內地會在日本的團隊建立了緊密的關係。北榮教會有150多位會友,在當地已是相當具規模的教會。過去兩年,教會一直積極參與並協調超過25個義工小組從北海道前往岩手縣服事。松本牧師與會眾的獨特恩賜與經驗均十分切合岩手縣的需求。 北榮教會成立了一個非營利的法人組織,從今年六月開始,統籌在山田和釜石市的具體支援和宣教項目,回應「一步一步愛岩手」的異象──社會服務與宣教工作緊密地攜手合作。 請代禱: • 為松本牧師與會眾在百忙之中,能順利地處理法人組織的登記及建立事宜。 • 為統籌同工禱告。負責統籌「一步一步愛岩手」法人組織事宜的九人小組來自三個不同地區的教會,也特別為內地會日本前工場主任沃福橄˙連罕(Wolfgang Langhans)禱告,他正在岩手縣拓荒植堂,帶領團隊在當地服事。 • 為所需資金禱告,以支付職員的薪資、租金及其他開支,維持事工運作。 • 為在山田町和釜石市當地招募合適的員工禱告。 • 安倍晉三首相在地震三週年紀念日強調不只是重建災後設施,更要重建倖存者的心靈創傷,而「一步一步-岩手」的異象就包括構建倖存者的靈命。願神的應許充滿岩手縣市民的生命:「我要賜他們認識我的心,知道我是耶和華。他們要作我的子民,我要作他們的神,因為他們要一心歸向我」(耶二十四7)。

不只有英文

作者:Marge 譯者:艾莉莎 那天,有一位從來都沒有參加過English Café的學生,來到我們當中。當天稍早,她花了一天的時候與大學校牧交談,傍晚時,大學校牧將她帶到我們當中說:這位是瑪麗,她有興趣參加English Café。 隔天傍晚,瑪麗帶了她兒時玩伴,一同參加學生聖誕晚會。那天,她們兩位是晚會唯一的新朋友。瑪麗和她的朋友,樂在其中,也是少數幾個最晚離去的人。結果,當晚我發現瑪麗住的地方,離我家很近,我們便一起走回家。我們邊走邊聊,一些有關她對於晚會的想法,最後話題結束在教會相關議題。她後來發現,原來妳(自己)並不用成為基督徒才會可以上教會。 數日後,瑪麗參加主日崇拜後的一個Song Café(詩歌咖啡廳)。她和一位幫忙我們English Café的澳洲短期宣教士,相談甚歡。我們也有機會,繼續聊我們星期五晚上沒有聊完的話題。我邀請她,聖誕節時與我和另一位教會會友,一起到我家,來享用聖誕節午餐。 我們有一個愉快的聖誕節午餐,雖然只有我們三個人,但我們聊了很多有關於聖誕節的故事、唱聖誕頌歌,玩了一些遊戲。瑪麗回到家後,告訴我,今天是她人生中一個很美好的回憶。 我們如何找一個福音切入點,開始向那些還沒有聽聞福音的日本學生,分享福音呢?其中一個方法,就是想辦法提供一個見面的方式,並且針對他們的興趣與他們互動,例如參加language café, 或者邀請他們參加一些特殊節日的活動,像是聖誕節。當然,我們同時也可以為著,開誠佈公的信任關係禱告,以致於我們可以多的來分享。 在過了聖誕午餐數日後,我有一個機會與瑪麗再見面。我們有一個精心規劃的行程,打算一起吃英式下午茶,再到仙台看夜景,但我們兩個人都沒有注意時程表,發現最後一趟行程是在下午4點開始。儘管我們的計劃做了更改,取而代之的是,我們有機會更真誠公開的分享彼此。 我邀請瑪麗到教會,看看她會不會到教會來。同時,我也求神給我們有更多的機會可以見面,並且在每一次見面當中,我有更多的機會可以與她分享耶穌。或許,她會來參加我們一個月二次的學生聚會,這樣她可以聽到更多有關聖經的事。我祈求上帝,未來有一日她可以信主。

意外的敦親睦鄰

作者:Levi Booth 譯者:SunDay 在日本,大多數的馬桶水箱上方,都設有一個小水槽。一沖馬桶,便有水從龍頭流出供你洗手,之後再流回水箱。這不僅是省水的極佳方式,居然也是認識樓下鄰居的好法子。 我住在橫濱某個新興社區的公寓五樓。除了我們以外,還住了其他廿四戶人家。我雖有機會拜訪同一層住戶,卻和樓下住戶僅止於點頭之交。我曾想做一些類似烤餅登門之類的拜訪;只是,你也曉得,這事兒一旦擱久了,做起來就日益顯得不自然了。 沒想到某一天,我的廁所竟鬧水災了! 先前,我下定決心要用一些彩色的石頭來好好美化我的水槽。當時看來,確實是個不錯的好主意。回過頭來……啊,才驚覺到……我竟是引發日後災難的始作俑者! 事情是這樣的:其中一顆石子脫落,堵住水槽,結果製造了以下的麻煩….. 由於水箱的水填不滿,龍頭便會不停地出水,以致溢出水槽外。等我發現時,水已經淹到走廊,往廚房流去。幸虧我手腳快,儘速把網路路由器「踢飛」淹水現場;接下來,繼續止水大作戰。幾分鐘過後,一切終於回復原狀。 之後,我便出了門,且滿心相信不會有人知道自己曾做過的傻事和釀成的災難。 稍晚當我回家時,發現信箱塞了張卡片。上面寫著,要我打電話給房東,因為水已經滲漏到我正下方的鄰居屋裡。電話中聽起來,似乎沒有造成多嚴重的損害,只是房東建議我下樓了解狀況。 於是,我做了有史以來最難為情的登門拜訪。「你好,我是住你樓上的鄰居,很抱歉漏水滲進你家……喔!當時你祖母在上廁所啊!?……是 ……所以 ……嗯,很高興認識你!」 儘管如此,最終我們還是聊開了。彼此幾乎把所有該問答的都走了一遍:像是,我在日本住多久了?適應這裡的食物嗎……等等;鄰居甚至把自己初學英文的小女兒介紹我認識。他們還告訴我,曾試著要猜出我的國籍,因為我「看起來不像美國人(畢竟,我是英國人)」。我不敢說我們已成為好友,但我相信關於漏水方面的問題,彼此已然「冰釋」,甚至可以肯定的說,彼此關係已「完美破冰」。 沒錯,有時我們是透過精心策劃的活動和禱告邀請、認識人;但有時竟是因著公寓淹水,不得不向樓下住戶道歉而認識人。你若知道,神參與我們每一個與人之間的互動,即或是料想不到、突如其來的,為要幫助我們與鄰居之間搭起友誼的橋樑時,便能得到極大的安慰。

聯絡我們 Contact Us

謝謝您與我們聯繫!接到您的訊息後,會盡速回覆您!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Not readable? Change text. captcha 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