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被貼上精神病標籤的婦人

一個被貼上精神病標籤的婦人

2016年2月

黃太太從小飽受虐待,一直渴望愛,渴望有個人可以信賴。小時侯她就聽説過耶穌,她曾對祂說:「我需要拜這些偶像,因爲在台灣的人都是這樣,可是,我其實比較喜歡祢!」

她的兩次婚姻都給她造成很大的傷害,第一任丈夫愛賭博,第二任丈夫愛喝酒。她從事性交易,在各大廟會唱歌跳舞。後來人生的壓力大到她無法忍受,而她所拜的神沒有一個幫得了她。在一個低潮的黑暗時刻,她把生命交給了撒旦。

難怪她一直睡不好,她被貼上精神病的標籤。

後來有些本地的基督徒知道有她這麽一個人,他們一直設法連絡她,過了幾個禮拜才終於打電話找到人,她一接電話就破口大駡。而這些姊妹們居然沒有被嚇到,還設法到她家探訪,這才發現她已經有三個月沒跟任何人講過話了!

姊妹們在探訪時感覺到黃太太身上明顯有撒旦的壓制,於是迫切地爲她禱告,因爲她唯一的希望就是耶穌。

漸漸地,黃太太肯聽她們分享聖經故事。一年以後,黃太太感覺到耶穌對她說:「回家吧,我的孩子。」她毫不猶疑地接受了祂的邀請。

請代禱:
1. 讃美神,祂能「釋放被擄的人」(以賽亞書61:1)
2. 爲許多被貼上「精神病」標籤的人禱告,其實有些人真正的問題是被撒旦和個人往事所捆綁。
3. 求神差派基督徒把救恩的好消息傳給這些人,也求神賜下分辨力,使基督徒看出這些人起初排拒的原因是什麽,并能堅持愛心關懷,禱告到底。
4. 爲孤單的和憂愁的人禱告,求神使他們能透過神子民的愛心而遇見耶穌。

台灣的布袋戲大師

台灣的布袋戲大師

2015年7月

「我還以為這個故事會講某個人怎樣變成神」林先生專注聽完《聖經故事集》之後說。台灣人所供奉的「神明」多半都是人「變成」神,而不是像耶穌這樣,從一位已經存在的神變成人。

林先生一家人是因為有個宣教士搬來他們隔壁住,才有機會聽到福音。他們家的六歲女兒很快就跟這個有趣的外國人作好朋友,有一天她發現這個外國宣教士家裡也有幾個小型的戲偶。

「你喜歡布袋戲嗎?我爸爸也很喜歡,不過他的比你大。」小女孩說。

林先生的是所謂「霹靂」戲偶,這種流行的傳統戲偶約五十公分高,手工做的,頭手腳都是木頭雕刻而成,臉部上漆,配上各種顏色的衣服。宣教士打算用布袋戲偶來講聖經故事,以符合台灣人的口味。林先生主動要幫忙,他先把故事聽過一遍,然後為劇本提供許多修改的建議,還介紹基督徒參加布袋戲社。上帝似乎安排這位非基督徒來協助這個福音事工,因為他常常問一些問題,說不定他會是第一個透過布袋戲而認識神的人!

請代禱:
– 讚美神,耶穌是神來到我們中間。
– 讚美神,祂安排非基督徒來協助這個布袋戲福音事工。
– 為這個事工禱告,求神使同工們能到各鄉鎮演布袋戲,告訴鄉民耶穌的故事。盼望將來能由信主的本地人接手演布袋戲。
– 禱告有一天,許許多多的台灣基層者都能圍繞在神的寶座前,與萬族萬民同聲說:「頌讚、榮耀、智慧、感謝、尊貴、權柄、大力都歸與我們的神,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資料來源:《30個故事:台灣基層-禱告手冊》,海外基督使團2012年出版

2014年

2014年

耶穌聽見, 就對他們說:「 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 有病的人才用得著. 我來本不是召義人, 乃是召罪人。」–馬可福音二17

直至2011年8月, 台灣有超過二萬一千多人確診為愛滋病患者. 其中一千六百名為女性, 過半是在靜脈注射毒品過程中受感染. 很多都因違反毒品條例而淪為階下囚。 通過監獄事工, 眾多傳道人向此等囚友傳福音. 其中一位傳道人在獄中開辦 探討基督教 課程. 以下是下一些參加者的境遇。

慧慧只有二十多歲,但已是第二次入獄. 她一歲的女兒由嫲嫲照顧. 慧慧的媽媽與叔父也同樣是癮君子 。一年前, 慧慧決志信主受浸。貴玲很有領導才能, 每逢節日, 譬如春節, 她就組織一些表演項目及短劇. 雖然人很聰明, 但她坦白承認:「我看聖經時其實也不太明白。」映秀因販毒判刑十一年. 她父母把映秀的女兒收養. 希望到年老時,映秀的女兒會照顧他們.

這些囚犯健康都不錯, 但有些仍然不敢把愛滋病帶菌者這個事實告訴家人. 在臺灣, 對愛滋病患者的歧視及誤解仍然很嚴重。家人一般都不願意接受刑滿出獄的婦女回家, 惟恐被傳染. 為此, 協助釋囚尋找居所是特別迫切的需要. 若她們回到從前的環境及生活圈子, 大部分都會再染毒癮。.

有一位傳道人讓珊出獄後到她家居住. 其他傳道人則四處奔波, 協助珊重新上路. 有到地區法院及警察局為珊辦住址登記, 也有到中央健康保險局辦理重啟手續, 使她能享受健保津貼, 更有代珊向多個非政府團體及社會福利機構求助.

珊的母親鄭太太透過親戚與珊聯絡. 鄭太太願意再給珊一次機會,讓她證明自己洗心革面, 但另一方面仍有所保留, 拒絕向珊透露她的住址及流動電話號碼. 珊有一在上小學的兒子. 她被捕後, 兒子便被送到收容服務中心. 收容他的夫婦是基督徒, 帶他上教會. 他活潑多言, 但母親的行蹤飄忽, 與她的關係變得疏離. 珊非常渴望和兒子重聚,從頭 開展新的生活.

請代禱:
– 這些愛滋病患者就像從前的痲瘋病人, 活在別人的歧視之中, 祈求神賜他們在基督裏的自由與接納。.
– 也請為臺灣的教會禱告, 讓她們看見這個階層的需要,願意 關顧釋囚及毒犯, 向他們提供適當的支援。

「草根階層」的植堂工作

「草根階層」的植堂工作

阿勇在學院的畜牧系畢業後,便前往嘉義的一個養豬場工作。阿勇讀高中時已成為基督徒,而在學院讀書時曾接受宣教士的栽培,他們介紹阿勇參與「草根階層」的植堂工作。

剛開始的時候,阿勇不太適應宣教士那些創新的事奉方式,他們是在店鋪門前查經,而不是在教會中進行,但阿勇逐漸看到基層勞工聽聞福音的迫切需要。有一個暑假,阿勇決定辭退工作,加入嘉義的團隊,全時間在基層勞工群體中佈道植堂。他面對不少困難,尤其是來自未信主父母的誤解和反對;他本身是客家人,為了更深入地跟那些說台灣話的嘉義勞工溝通,他不得不去補習台灣話。

那個暑假之後,阿勇進到神學院接受裝備,兩年間每逢週末,他去參與植堂隊工的青少年和兒童事工,他成為了整個團隊一個很大的祝福。過去幾年,他在服侍基層勞工時,遇到了不少挑戰和困難,雖有不少人拒絕接受福音,但他同時也經歷服侍所帶來的喜悅,一些勞工被阿勇甘心樂意的服侍和關心打動,因而決志信主。

現在,阿勇已經神學畢業,並在鄰近的國家參與宣教,他的心仍然牽掛台灣的勞工群體,期望他日回去時繼續服侍他們。

禱告事項:
– 讚美主讓阿勇和其他本土的神學生參與植堂隊工的實習,並讓他成為他們的同工。
– 祈願有更多台灣的神學生、牧者和福音工作者願意以嶄新的方式來建立教會,服侍廣大的勞工階層。
– 祈求神帶領更多台灣本地的基督徒參與這項事工,好讓宣教士在台灣其他未得之民當中發展植堂工作。

突破傳統的外展事工

突破傳統的外展事工

台灣人逾二千三百萬人口中,其中約三分二被稱為基層人士,當中只有0.5%是基督徒。遺憾的是,絕大多數教會使用國語,會眾亦以知識分子居多,與草根階層隔隔不入。使團在台灣服侍逾五十年,近年主力服侍基層群體,售貨員便是其中的一個主要對象。

突破傳統的外展事工

在繁盛的台北市,我們的宣教士經常在夜深,於咖啡店、快餐店裡,與剛下班的售貨員以小組形式,分享聖經及禱告。大多數的售貨員是女性,在大型百貨公司及商場工作。她們很多在破碎或暴力家庭成長,故自我形像低落,深受抑鬱情緒困擾。另一問題是債務危機,例如拖欠卡數。
阿珊的掙扎

阿珊今年31歲,是一位同性戀者。她的父親前後有三段婚姻,共生下六個孩子。阿珊在成長中,常受繼母及生母的虐待,因此她鄙視父親,並且對男性缺乏信任, 漸漸發展成為同性戀者。她認同自己是「男性」身份,在憤怒中揚言:「我永遠不能受洗,因為神不喜悅同性戀者。」宣教士鼓勵她:「當你認識神,便有能力改 變。在神眼中,你是位漂亮的女性。」阿珊聽到後頓覺驚訝,眼角泛起一線希望!

請禱告:
– 阿珊能繼續出席小組,並且經歷神的大愛和醫治
– 求神憐憫及拯救這些被忽略、內心傷痛的基層者
– 求神使用台灣基督徒,能有愛心地學習與基層者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