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回族朋友

我們的回族朋友

2018年2月

小瑪的家鄉在人口達六百萬的回民區,屬於古遠優美的絲綢之路途經地域,也是當年伊斯蘭教傳入內地的重要據點。小瑪出生的第三天,父母親請了阿訇來到家中為她舉行命名禮 (即起經名或回名),阿訇從伊斯蘭教尊崇的「聖女」中挑選了「麥爾彥」(瑪利亞)為她的經名。行過命名禮,即表示小瑪成為一位當然的穆斯林。

濃濃的伊斯蘭教氛圍中,清真寺一天五次的喚拜聲,是小瑪最熟悉的聲音;爸爸的白帽和媽媽的黑色蓋頭,是她最親近的標記。成長的歲月中,她沒有歡樂多彩的「假期快樂聖經班」,有的只是無數個寒暑假的晨昏和玩伴們在寺裡朗朗學經。儘管阿拉伯語艱澀難學,但她認為是阿拉所賜最美麗的語言,也是功修禮拜通天的媒介。環繞著小瑪的家園,一座座高聳參天的清真寺,如圍城般將她的家和數以百萬個家庭牢牢地困著。

高中畢業那年,小瑪第一次離家來到省會城市的大學。臨出門前,父親嚴厲地叮囑她:「要記住,自己是個穆斯林!」。因著主修外文,小瑪頭一回接觸了金髮藍眼的西國老師。英美文化課上,小瑪收到了生平第一顆復活彩蛋;也在皚皚冬日,第一次見裝滿巧克力的聖誕紅襪。我們與小瑪見面認識的第一天,她第一個問題竟是:「為什麼這些人試圖改變我的信仰?為什麼邀請我到家中卻是看《耶穌傳》?」聽著小瑪忿忿之言,只有懇求天父的憐憫和智慧。

經過十八個月,小瑪終於稍稍卸下心中防線。每周的相聚,我們除了關懷、耐心等候,也注入更多信仰的元素。假期中,小瑪主動在學校圖書館借了一本聖經,而後也願意參與一對一的查經學習。然而正當我們為此興奮雀躍之時,小瑪卻反常地逃避閃躲,一次次地藉故失約。上周,小瑪終於表白心中的困惑和掙扎,「我從出生就是穆斯林、信仰伊斯蘭教,這是不能改變的。過去這些年,我過得很平靜;但自從你跟我講了很多有關耶穌的事之後,我心裡很矛盾、很亂、也很壓抑。我不想得罪真主,所以我以後不能再上你家,也不想再聽你講耶穌,不想再唱你們的歌了……」她憂悶地說。面對小瑪的反應,我和同工雖然傷心失望,但也更加體會,我們的穆斯林朋友要歸主所面對的爭戰和恐懼是何等煎熬、何等巨大!

小瑪的故事仍未結束,而您也可以參與在其中……

請代禱:
– 請為國內兩千萬像小瑪這樣的回民朋友禱告,求主賜他們渴望尋求真理的心,也賜他們勇氣可以信靠跟隨主基督。
– 請為回民事工的服侍者禱告,懇求天父賜給他們堅忍和信心,相信沒有任何權勢可以攔阻神的心意,他們的春耕夏耘終有秋收的一天。
– 求天父感動各地的信徒願意關心國內的回民,甚至委身在當中服侍。

願他們知道自己的價值

願他們知道自己的價值

2017年11月

阿莎是中國一個大城市裡的大學一年級學生,她從英語老師聽說會辦一些培訓工作坊,是講英語的。正如老師所料,班上這位既聰明又上進的高材生被吸引住了,她想利用一周的假期來練習英語。

工作坊以破冰遊戲開始,接著是團隊建立的活動,氣氛輕鬆愉快。到第一天午飯時,阿莎已經與工作坊導師分享自己家庭的情況:她母親信佛,外祖母是穆斯林,繼父及繼姊是基督徒;她自己則是迷惘的無神論者,甚至不知道是否有神。接下來的三天,她與自己組的隊員相處時間很多,不單學習做演講及解決衝突的技巧,還有機會通過團隊互動、自我反省及匯報來進一步了解自己。工作坊的導師與阿莎同行,鼓勵她嘗試新事物,幫助她解決與其他隊員的衝突,她看到阿莎在自我認識上有所成長。

當她們努力想勝出隊際比賽時,同學們都學習帶領團隊,有的人還是第一次,衝突就無可避免。有次阿莎和一個組員的衝突引發口角,雙方都流淚了。阿莎只好離開房間冷靜下來,然後才能面對組員。

當她與導師分享自己的事,導師便發現這位年輕的女孩正在努力克服很多的問題──不穩定的家庭生活、不感覺被愛以及母女之間虐待的關係。她分享到如何在低自尊、抑鬱和痛心的空虛中掙扎,雖然這孩子在大學裡總是被人簇擁著,但她卻感到十分孤單。

從海外來的導師是一位剛到中國的基督徒,坐在她身旁聆聽著。面前是一個健康漂亮、二十出頭的姑娘,經濟富裕,有教養,未來就在她面前──然而在她看來世界卻是個黑暗、孤寂的地方,她迷惘,活著卻不知道自己被創造主看重。

第三天,即工作坊最後一天,阿莎與組長坐下來作最後一次匯報。她含淚分享自己有多感激這個工作坊,不僅因為能練習英語和生活技能,而且能遇到剛相識已經真誠地關心她的人。阿莎意識到自己的生命有意義並希望找出原因,於是在第二天來到了教會。

因著願意聆聽與同行,一個跟隨基督的人為有需要的人奉獻自己一點點時間,只需這樣阿莎就能知道自己的價值。

到2030年中國將會有十億人口住在城市裡。若想更了解上帝正在這億萬城市人口中所作的工,請瀏覽 https://omf.org/asia/china/theurbanbillion/

請代禱:
– 願神在國內及海外興起更多基督徒投身青年事工,活出新生命,彰顯主愛
– 求神繼續開啟這專業服侍的門,讓祂的工人能夠持續關顧年青新一代
– 願本地教會有異象及智慧去承接學生栽培及門訓事工

史無前例的中國城市化

史無前例的中國城市化

2017年10月

「他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太九36)

我們都知道中國是全球人口最多的國家,但更令人驚訝的是近年農村人口大量遷移到中心城市,預計未來將有增無減。麥肯錫發佈的一份城市化報告提出如現時的趨勢持續,估計至2025年,中國百萬以上人口的城市將有221個,到2030年中國14億人口當中的10億將會住在城市。

這些數字令人吃驚,我們常常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也不知如何回應。世界上從未見過如此規模的城市化,然而,這的確發生在我們眼前,一個揮之不去的問題挑戰著我們:我們該如何應對?

在馬太福音第九章,耶穌看到許多的人,祂的回應不是厭惡、阻止他們或者覺得一大群人很麻煩,而是以憐憫和仁愛待他們。然後祂告訴門徒以下著名的教導:要收的莊稼多,做工的人少,「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主說莊稼已經熟了!

在今日的中國,這番話如二千年前一般對我們同樣適用。那麼,我們該怎樣回應中國大規模的城市化呢?

請代禱:
– 祈求莊稼的主打發更多工人來配合令人吃驚的需要。請來與我們一同祈求,願神以愛與憐憫充滿我們,讓我們的回應能反映出祂的愛與憐憫。
– 祈願所有視中國為家國的人都能認識上帝、愛祂並敬拜祂。
– 祈求中國在這個時代被人們所記念的是:少一點城市化而更多生命的轉化,少一點人口遷移而更多上帝的靈在數以億計人心靈與生命之中流動!
為著上主聖名的榮耀,願此事成就!

中國民工的盼望

中國民工的盼望

2017年4月

「和你們同居的外人,你們要看他如本地人一樣,並要愛他如己,因為你們在埃及地也作過寄居的。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利十九34)

2012年,中國有163,400,000名民工離開家鄉到國內其他地方工作。雖然這樣做是為了生活得更好,但離鄉別井的犧牲卻常常帶來更多痛苦,很多人陷於一個更少工作機會、無法改善生活、收入低及社會地位卑微的惡性循環;另一個不幸後果是,父母移居城市工作導致很多兒童要留下讓親屬照顧。中國的「留守兒童」總數超過六千萬。

小傅與丈夫阿榮分別在相鄰的省份長大。阿榮到小傅的地區當建築工人時相遇、結婚,因夫婦二人分別隨工作轉換從一個地方搬到另一個地方,女的住在城裡工作,男的則住在城郊工作,他們的孩子便留在阿榮在家鄉的父母家。兩人聚少離多,小傅常常說要將孩子帶在身邊住,然而這樣他們可能會失去工作。

民工完全受工作支配,經常打短工,工時長,消耗體力。雇主不給他們買保險,一旦受傷,雇主為了節省成本經常避付醫療費;若傷勢惡化,工人甚至會失業。即使只是最輕微的受傷,有些雇主也會解僱他們,以避免賠償及麻煩。

民工小宋因工受傷,斷掉一條腿,但沒有到醫院求診,因為要花費太多錢。他的腿沒有治好,走路一瘸一拐。他太太是當家傭的,為了支付昂貴的手術費,她向雇主借了一筆錢。但手術後小宋的腿仍然不好,很難找工作。

像小宋夫婦這樣的民工,除了對嚴苛的雇主常常毫無招架之力,也無力對抗有權勢之人。小宋夫婦的房子被拆除,是要讓路給一個違法的物業發展項目,但由於他們從鄉下遷到城市時沒有取得正式戶口,他們尋求暫緩執行這不公平待遇的機會甚低,房子也沒有必須的法律文件;小宋夫婦教育程度不高,錢也不多,他們毫無頭緒,不知如何是好。被邊緣化的中國民工,生活、前途黯淡無望。

請代禱:
– 求上主賜給城市的教會服侍民工群體的異象及機遇。
– 祈禱分散的民工家庭子女得到父母的愛護和親人的照料。
– 為受欺壓且無助的民工禱告,求基督公平及公義的恩光照亮社會的各階層。

光環下的迷茫

光環下的迷茫

2016年8月

「你們務要從他們中間出來,與他們分別不要沾不潔淨的物,我就收納你們。我要作你們的父;你們要作我的兒女。這是全能的主說的。」 (林後六17-18)

很多藏族的僧侶們從小住在寺院,在藏傳佛教的經典和教義的薰陶下長大。他們慢慢成為寺院裡有權威的老師,在當地頗有名望,也受當地百姓們的崇拜。作為僧侶,他們常常教導別人,也會解夢、說預言,扮演着救贖者的角色。有些人一邊享受普通百姓的頂禮膜拜,一邊在內心的孤獨與彷徨中掙扎,很多問題,他們自己無力解決。更讓他們難過的是,他們在佛教的教義裡面並不能找到真正的救贖和盼望,有些人因此離開了寺院,但他們的心靈飢渴依舊。在聖靈奇妙的帶領和工作下,一些人認識了福音,接受了耶穌做他們的救主。
僧侶是整個藏文化的持有者,是藏族人中既有知識又有影響力的一群人,他們大部份一生都在尋求救贖和真理之道,但很多人並沒有在佛教當中找到。一些僧侶們承認佛教是一個哲學體系,其中並沒有神。在整個僧侶群體中,也有不少人只是把出家當成一種生活方式。

禱告事項:
– 求上帝特別在這一獨特的群體中作工,光照他們;
– 求上帝用他的大能大力救他們脫離黑暗的捆綁和謊言的轄制;
– 求上帝給他們謙卑柔和的心,來尋求那真正的真理;
– 求上帝賜福那些從黑暗裡出來的人,使他們為主做美好的見證。

在屬靈黑暗中的壯族

在屬靈黑暗中的壯族

2016年4月

「我可以證明他們向神有熱心,但不是按着真知識,因為不知道神的義,想要立自己的義。」(羅馬書十2、3上)

壯族的宗教性很強,他們拜多神,也有很多節期,節期的活動多包括祭祖、拜鬼神等。他們相信在另一個世界的靈體能在這個世界賜他們平安福氣。
以下由一個壯族少女告訴我們她的家庭如何慶祝「鬼節」,這是一個歡迎亡魂回家的日子,是僅次于農曆新年的大節:
鬼節時我們要照顧所有的亡魂,意外枉死的、無子孫拜祭的,如果我們不供奉這些鬼魂,他們會加害我們或我們的家人。我們每年按時守節,通常是在農曆七月初七至十六。
初七的第一件事,我要到屋旁的小溪取水,這日是神仙沐浴的日子,用這些水來染布、製醋和煮藥是最好不過的,我們家總是常備一桶這樣的水。
過了初七,我和母親會宰雞殺鴨,有時還加上一頭豬,把牠們放在桌上供奉那些餓鬼,還有把紙扎的衣服和冥錢放在桌下,吃飯時把這些紙衣紙錢燒了,把灰分兩大袋用竹葉、蓮葉包好,十六那日我祖父會頭戴竹帽,用竹杆把兩袋灰放到河裡,讓袋子隨水漂走,我們以為鬼會喜歡享用這些東西,那樣我們一家便能整年平安。
這類節期,一年有好幾個,因為壯族人在尋找可相信的。

請代禱:
– 讓神是愛的好消息遍傳壯族每一個村落。
– 讓壯族的信徒在這些節期能與人分享信仰。
– 願壯族人能離棄假神、尋求真神。
– 願神興起更多人到壯族去分享獨一真神的福音。

一個被貼上精神病標籤的婦人

一個被貼上精神病標籤的婦人

2016年2月

黃太太從小飽受虐待,一直渴望愛,渴望有個人可以信賴。小時侯她就聽説過耶穌,她曾對祂說:「我需要拜這些偶像,因爲在台灣的人都是這樣,可是,我其實比較喜歡祢!」

她的兩次婚姻都給她造成很大的傷害,第一任丈夫愛賭博,第二任丈夫愛喝酒。她從事性交易,在各大廟會唱歌跳舞。後來人生的壓力大到她無法忍受,而她所拜的神沒有一個幫得了她。在一個低潮的黑暗時刻,她把生命交給了撒旦。

難怪她一直睡不好,她被貼上精神病的標籤。

後來有些本地的基督徒知道有她這麽一個人,他們一直設法連絡她,過了幾個禮拜才終於打電話找到人,她一接電話就破口大駡。而這些姊妹們居然沒有被嚇到,還設法到她家探訪,這才發現她已經有三個月沒跟任何人講過話了!

姊妹們在探訪時感覺到黃太太身上明顯有撒旦的壓制,於是迫切地爲她禱告,因爲她唯一的希望就是耶穌。

漸漸地,黃太太肯聽她們分享聖經故事。一年以後,黃太太感覺到耶穌對她說:「回家吧,我的孩子。」她毫不猶疑地接受了祂的邀請。

請代禱:
1. 讃美神,祂能「釋放被擄的人」(以賽亞書61:1)
2. 爲許多被貼上「精神病」標籤的人禱告,其實有些人真正的問題是被撒旦和個人往事所捆綁。
3. 求神差派基督徒把救恩的好消息傳給這些人,也求神賜下分辨力,使基督徒看出這些人起初排拒的原因是什麽,并能堅持愛心關懷,禱告到底。
4. 爲孤單的和憂愁的人禱告,求神使他們能透過神子民的愛心而遇見耶穌。

台灣的布袋戲大師

台灣的布袋戲大師

2015年7月

「我還以為這個故事會講某個人怎樣變成神」林先生專注聽完《聖經故事集》之後說。台灣人所供奉的「神明」多半都是人「變成」神,而不是像耶穌這樣,從一位已經存在的神變成人。

林先生一家人是因為有個宣教士搬來他們隔壁住,才有機會聽到福音。他們家的六歲女兒很快就跟這個有趣的外國人作好朋友,有一天她發現這個外國宣教士家裡也有幾個小型的戲偶。

「你喜歡布袋戲嗎?我爸爸也很喜歡,不過他的比你大。」小女孩說。

林先生的是所謂「霹靂」戲偶,這種流行的傳統戲偶約五十公分高,手工做的,頭手腳都是木頭雕刻而成,臉部上漆,配上各種顏色的衣服。宣教士打算用布袋戲偶來講聖經故事,以符合台灣人的口味。林先生主動要幫忙,他先把故事聽過一遍,然後為劇本提供許多修改的建議,還介紹基督徒參加布袋戲社。上帝似乎安排這位非基督徒來協助這個福音事工,因為他常常問一些問題,說不定他會是第一個透過布袋戲而認識神的人!

請代禱:
– 讚美神,耶穌是神來到我們中間。
– 讚美神,祂安排非基督徒來協助這個布袋戲福音事工。
– 為這個事工禱告,求神使同工們能到各鄉鎮演布袋戲,告訴鄉民耶穌的故事。盼望將來能由信主的本地人接手演布袋戲。
– 禱告有一天,許許多多的台灣基層者都能圍繞在神的寶座前,與萬族萬民同聲說:「頌讚、榮耀、智慧、感謝、尊貴、權柄、大力都歸與我們的神,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資料來源:《30個故事:台灣基層-禱告手冊》,海外基督使團2012年出版

2014年

2014年

耶穌聽見, 就對他們說:「 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 有病的人才用得著. 我來本不是召義人, 乃是召罪人。」–馬可福音二17

直至2011年8月, 台灣有超過二萬一千多人確診為愛滋病患者. 其中一千六百名為女性, 過半是在靜脈注射毒品過程中受感染. 很多都因違反毒品條例而淪為階下囚。 通過監獄事工, 眾多傳道人向此等囚友傳福音. 其中一位傳道人在獄中開辦 探討基督教 課程. 以下是下一些參加者的境遇。

慧慧只有二十多歲,但已是第二次入獄. 她一歲的女兒由嫲嫲照顧. 慧慧的媽媽與叔父也同樣是癮君子 。一年前, 慧慧決志信主受浸。貴玲很有領導才能, 每逢節日, 譬如春節, 她就組織一些表演項目及短劇. 雖然人很聰明, 但她坦白承認:「我看聖經時其實也不太明白。」映秀因販毒判刑十一年. 她父母把映秀的女兒收養. 希望到年老時,映秀的女兒會照顧他們.

這些囚犯健康都不錯, 但有些仍然不敢把愛滋病帶菌者這個事實告訴家人. 在臺灣, 對愛滋病患者的歧視及誤解仍然很嚴重。家人一般都不願意接受刑滿出獄的婦女回家, 惟恐被傳染. 為此, 協助釋囚尋找居所是特別迫切的需要. 若她們回到從前的環境及生活圈子, 大部分都會再染毒癮。.

有一位傳道人讓珊出獄後到她家居住. 其他傳道人則四處奔波, 協助珊重新上路. 有到地區法院及警察局為珊辦住址登記, 也有到中央健康保險局辦理重啟手續, 使她能享受健保津貼, 更有代珊向多個非政府團體及社會福利機構求助.

珊的母親鄭太太透過親戚與珊聯絡. 鄭太太願意再給珊一次機會,讓她證明自己洗心革面, 但另一方面仍有所保留, 拒絕向珊透露她的住址及流動電話號碼. 珊有一在上小學的兒子. 她被捕後, 兒子便被送到收容服務中心. 收容他的夫婦是基督徒, 帶他上教會. 他活潑多言, 但母親的行蹤飄忽, 與她的關係變得疏離. 珊非常渴望和兒子重聚,從頭 開展新的生活.

請代禱:
– 這些愛滋病患者就像從前的痲瘋病人, 活在別人的歧視之中, 祈求神賜他們在基督裏的自由與接納。.
– 也請為臺灣的教會禱告, 讓她們看見這個階層的需要,願意 關顧釋囚及毒犯, 向他們提供適當的支援。

「草根階層」的植堂工作

「草根階層」的植堂工作

阿勇在學院的畜牧系畢業後,便前往嘉義的一個養豬場工作。阿勇讀高中時已成為基督徒,而在學院讀書時曾接受宣教士的栽培,他們介紹阿勇參與「草根階層」的植堂工作。

剛開始的時候,阿勇不太適應宣教士那些創新的事奉方式,他們是在店鋪門前查經,而不是在教會中進行,但阿勇逐漸看到基層勞工聽聞福音的迫切需要。有一個暑假,阿勇決定辭退工作,加入嘉義的團隊,全時間在基層勞工群體中佈道植堂。他面對不少困難,尤其是來自未信主父母的誤解和反對;他本身是客家人,為了更深入地跟那些說台灣話的嘉義勞工溝通,他不得不去補習台灣話。

那個暑假之後,阿勇進到神學院接受裝備,兩年間每逢週末,他去參與植堂隊工的青少年和兒童事工,他成為了整個團隊一個很大的祝福。過去幾年,他在服侍基層勞工時,遇到了不少挑戰和困難,雖有不少人拒絕接受福音,但他同時也經歷服侍所帶來的喜悅,一些勞工被阿勇甘心樂意的服侍和關心打動,因而決志信主。

現在,阿勇已經神學畢業,並在鄰近的國家參與宣教,他的心仍然牽掛台灣的勞工群體,期望他日回去時繼續服侍他們。

禱告事項:
– 讚美主讓阿勇和其他本土的神學生參與植堂隊工的實習,並讓他成為他們的同工。
– 祈願有更多台灣的神學生、牧者和福音工作者願意以嶄新的方式來建立教會,服侍廣大的勞工階層。
– 祈求神帶領更多台灣本地的基督徒參與這項事工,好讓宣教士在台灣其他未得之民當中發展植堂工作。

突破傳統的外展事工

突破傳統的外展事工

台灣人逾二千三百萬人口中,其中約三分二被稱為基層人士,當中只有0.5%是基督徒。遺憾的是,絕大多數教會使用國語,會眾亦以知識分子居多,與草根階層隔隔不入。使團在台灣服侍逾五十年,近年主力服侍基層群體,售貨員便是其中的一個主要對象。

突破傳統的外展事工

在繁盛的台北市,我們的宣教士經常在夜深,於咖啡店、快餐店裡,與剛下班的售貨員以小組形式,分享聖經及禱告。大多數的售貨員是女性,在大型百貨公司及商場工作。她們很多在破碎或暴力家庭成長,故自我形像低落,深受抑鬱情緒困擾。另一問題是債務危機,例如拖欠卡數。
阿珊的掙扎

阿珊今年31歲,是一位同性戀者。她的父親前後有三段婚姻,共生下六個孩子。阿珊在成長中,常受繼母及生母的虐待,因此她鄙視父親,並且對男性缺乏信任, 漸漸發展成為同性戀者。她認同自己是「男性」身份,在憤怒中揚言:「我永遠不能受洗,因為神不喜悅同性戀者。」宣教士鼓勵她:「當你認識神,便有能力改 變。在神眼中,你是位漂亮的女性。」阿珊聽到後頓覺驚訝,眼角泛起一線希望!

請禱告:
– 阿珊能繼續出席小組,並且經歷神的大愛和醫治
– 求神憐憫及拯救這些被忽略、內心傷痛的基層者
– 求神使用台灣基督徒,能有愛心地學習與基層者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