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尋羊的牧人

柬埔寨尋羊的牧人

2017年6月

在柬埔寨的臘塔納基里省,主的祝福臨到一個年輕的部落女子,通過我們的同工肯喬兒(Joelle Kenny)在黑夜中拯救她。喬兒寫道:

那天是受難節,入夜後我和家務助理阿麗、她四個孩子在瀑布野餐完駕車回家。不久,在一條安靜的林間路上看到一位十六歲左右的年輕部族女子,她赤腳、抱著一個嬰孩。我停下車、請阿麗過去問問要不要幫忙載她到哪裡。我隔著車窗看到二人似乎交談得甚激烈,便下車去了解是甚麼問題。

那年輕女子異常地激動,啜泣著告訴阿麗自己如何逃離一直虐打她的毒販丈夫,想去父母的村莊但又很遠,她再也走不動了。我們告訴她別怕、想去哪兒我們載她去。她與阿麗坐在前座,阿麗摟著她說,耶穌知道她所受的苦,祂十分愛她。「我知道,」女子答道:「我剛才正在向耶穌祈禱說『要是祢愛我,要是祢真的愛我,你不會讓我這樣走路回娘家』,然後你們的車就來了!」她又解釋自己曾如何信耶穌,但兩年前嫁給這位丈夫就離開了信仰。「當基督徒的時候我很快樂,」她繼續說:「自從離開耶穌,我的人生就很糟糕。」

阿麗親切地開導這女子,建議她悔改並與上帝重新連結需要做些甚麼,女子回答說:「好的,我想和上帝重新開始。」我們把她送回基督徒父母的懷抱中,他們衷心地感謝我們。他們的女兒仍在哭泣,在訴說上帝如何垂聽她的禱告,並派我們去拯救她。
當晚我默想所發生的事情,才恍然大悟剛剛親眼見證了一個像浪子比喻那樣的故事。那天晚上我讚美著上帝入睡,雖然羊會走迷,但牧羊人仁慈地把他們找回來。

請代禱:
– 為那位經歷許多痛苦的部族女子遇上喬兒和阿麗得以重新領受天父的慈愛而獻上感恩,請為柬埔寨東北的臘塔納基里省和鄰近省許許多多未曾認識耶穌的部族人民禱告,願他們早日遇見主!
– 柬埔寨東北部是一塊很廣大的未得之地,居住了許多不同的部落,連本地人也對他們不太熟悉,求主打發工人去關心他們,並且向他們傳揚福音信息。

柬埔寨的湛族人

柬埔寨的湛族人

2016年9月

「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羅五8)

那文生活在洞里薩河的一艘船屋上,他的鄰居都聚居在這條「水上鄉村」的船屋,大家都沒有電視機和互聯網的設施,沒有人上過學,全是文盲。但是,他們有深厚的文化,最有名的是織布手工藝、音樂、舞蹈及美術。每年,那文都都很期待自己族的各種節期。

雖然柬埔寨很多省份都有湛族人,但他們主要聚居在湄公河、洞里薩、和巴薩河的兩岸。像那文一樣,很多湛族人雖然都在這些河裡捕魚,但他們主要以種植稻米為生。此外,他們也種棉花、玉米、花生、豆和蔬菜等其他農作物,部分人也從事牲畜買賣、屠宰以及五金等行業,而湛族婦女則靠織布賺錢。

湛族人的始祖來自一個叫「湛巴」的古老王國,是一個位於越南沿海中部的富庶小國。現時,柬埔寨境內有接近五十萬湛族人,是最大的原住民少數族群。他們與周圍的高棉人很不一樣,有自己的語言和宗教習俗,名字也有別於一般柬人。

儘管湛族人原先信奉印度教,但現時 98%是穆斯林。因為有無神論以及拜祖先的傳統,所以他們信的不是純正伊斯蘭教,有自己的規則。湛族人中,基督徒寥寥可數。

請代禱:
– 願湛人信徒對主耶穌基督的信心和知識在在恩典中成長,能在他們的鄰舍當中建立神的國。
– 求神為湛族語言的聖經翻譯開門。
– 求神差派更多工人向湛族人傳福音。

柬埔寨 - 山裡的民族

柬埔寨 – 山裡的民族

2015年6月

一片驚恐的氣氛正籠罩著柬埔寨東北部山區的一條小村莊, 村裡很多人都病倒了,族長們都病得不能照例帶領大家向森林、河流、石頭和田地的神靈獻祭,連村裡的莊稼也看起來病怏怏的。村民們很害怕,他們認為惹怒了神靈,以致連人帶莊稼都出了事,他們不知道還有多久連飼養的牲畜也要遭殃。

幾百年來,柬埔寨山區的部族都堅持其泛靈信仰,不信奉低地其他居民的佛教。他們活在對邪靈持續地恐懼之中,於是,他們飼養的雞、豬、牛和水牛主要用作祭祀。

柬埔寨山區部落民族的總人口大約16萬人, 主要族群包括:頓本族、本農族、珪族、布勞族/科隆族/卡維族、嘉萊族及斯丁族,另外還有很多小族群。福音工作於20世紀90年代才在大部份族群中開展,今天在一些部族中已興起一些教會小組,在嘉萊族有一間教會正在成長。迫切的需要包括:聖經翻譯、門徒訓練、教會領袖培訓以及發展本色化的敬拜詩歌。一些主要族群語言的聖經翻譯工作正在進行。

請代禱:
– 求主差派更多工人到這些未得之民當中,也求祂打開這些村民的心,得以認識主,尤其是心硬的頓本族、珪族和布勞族等!
– 求主幫助信徒領袖在神的話語及門徒訓練上得著建立。
– 縱然有很多困難和障礙,求主繼續保守聖經翻譯能順利向前推進,製作出準確而易於明白的譯本。

桔井省 - 追求屬靈上的突破

桔井省 – 追求屬靈上的突破

2015年2月

使團從2006年開始在位於柬埔寨東北部桔井省斯努地區發展事工。後來,丹尼爾和薇薇在2008年來到這裡開始植堂和教育的工作。那時候,在少數民族中已有好些基督徒,但已信主的柬埔寨人仍屬少數。不久,丹尼爾認識了諾亞,原來諾亞已禱告了多年,希望有人來教他明白聖經。

因著諾亞的關係,薇薇接觸到笑蓮。笑蓮的家人和鄰居一直以來都極力反對她信耶穌,但她並未放棄,仍持守信仰。事實上,由於她的信仰,父親在幾個子女之中待她特別差。直至父親生病,笑蓮在父親身旁給予無微不至的照顧,最終,父親在離世前決志信主。笑蓮的生命見證也感動了一位鄰居,因而信了主,這位鄰居因此擺脫了多年來纏磨她的惡夢,鄰居在晚上再沒有聽到她的尖叫聲了。雖然只有一小群柬埔寨人信主,但我們仍繼續為大多數未得救的柬埔寨人禱告。

為了配合當地的識字工作,使團的團隊獲邀請參與圖書館計劃,當時兩個社區的圖書館還沒有基督教書籍,感謝主,兩年之後,當地的新圖書館已允許擺放基督教書籍了!另一方面,我們的識字事工、流動圖書館和教師訓練都幫助我們跟社區建立關係,也成了外展佈道的橋梁。請為現在於桔井省服侍的兩個家庭禱告。

禱告:
1. 感謝主帶領新同工加入事奉團隊,求主藉著他們打開傳道的門,讓聖靈如同川流不息的河水灌溉桔井省斯努這塊乾旱之地。
2. 求主賜使團的同工智慧與屬靈的能力,能面對各種屬靈的攔阻,迎難而進,追求屬靈上的突破。

死阿!你的毒鉤在那裡?

死阿!你的毒鉤在那裡?(林前十五55)

2014年10月

在柬埔寨東北部臘塔納基里省(Ratanakiri)森林裡,一個只有船能到達的村落,有廿多位信徒聚集一起禱告和查考上帝的話語。究竟福音是怎樣傳給這些Brao信徒呢?其實是從一位老太太開始,她的名字是Buoy。Buoy第一次接觸基督教是在她還小的時候,她祖父生病時,留醫在老撾的瑞士弟兄會開辦的痲瘋病診所,當時診所裡的基督徒都很用心的照顧他。

多年後,她一家六口住在柬埔寨,疾病再次臨到她的家人身上。這次生病的是她丈夫,頸部腫瘤壓著她丈夫的呼吸管道,慢慢地失去呼吸的能力。村裡的占卜師告訴他們要獻祭安撫邪靈,首先是一隻雞,但後來一隻又一隻地,把他們所有的動物,就連他們最貴重的水牛,都拿去獻祭了。直至她已經一無所有,丈夫還是被疾病困擾。一天,Buoy聽到有一位基督徒帶著不同部落的人到地區醫院去,這讓她想起從前照顧她祖父的基督徒。Buoy把丈夫帶去見那位叫Kevin Olson的男士(海外基督使團OMF的成員);往後幾個月,他都非常用心地照顧Buoy的丈夫,帶他到醫院去,讓他舒適一點並向他分享福音。在Buoy的丈夫離世之前,Buoy和她的丈夫都接受了耶穌。他們不再尋求屬世短暫的醫治,而是尋求屬天永恆的醫治:復活的應許(林前十五)和新天新地的永恆生命(啟廿一)。

Buoy和她的女兒們在她們的村落裡,用了一間老木屋,開始了一間小教堂。每個月,Kevin和兩位Brao信徒會從另一個村落來到Buoy家裡,教導他們上帝的話語。不久將來,海外基督使團(OMF)將與EMU(Evangelical Mission to the Unreached)「未得之民福音差會」合作,在Brao和Krung語教會事工學校(Brao and Krung Language Church Ministry School)作教會事工領袖培訓,這些在臘塔納基里村落的信徒就是他們的培訓對象。

禱告:
– 請為到這個村落的初信者代禱,讓他們能夠耐心等候村裡的信徒完成裝備後,回去帶領和教導他們。
– 求主打發更多工人到臘塔納基里省及柬埔寨偏遠的山區作開荒佈道的工作,得著為數眾多的少數民族。

興起柬埔寨的領袖

興起柬埔寨的領袖

2013年07月

2001年,使團韓籍宣教士夏賢伉儷在柬埔寨東南部的聶良(Neak Loeung)佈道植堂。開始的時候,一個在泰國難民營中信主的家庭加入。宣教士很重視建立關係,愈來愈多的年輕人加入。當年輕信徒前往金邊升學或工作,教會繼續與他們的家人聯繫,於是,有好幾個家庭都信了主!

華拉是第一批信主的年輕人,他透過參加一個音樂班和在教會中學習聖經而信主。他前往金邊的大學讀書,但感到神呼召他全時間奉獻。在柬埔寨,如果家人還沒有信主,而想要成為牧者是非常困難的。因此,他禱告如果真的是神的旨意,就讓他的家人信主。感謝神!他的父母親相繼在兩年內信了主!

華拉在菲律賓接受三年的神學訓練,準備於2015年返回母會服侍。從2009年開始,聶良教會辦了一所幼稚園來接觸中產家庭,如今已經外展到三個村莊。請為華拉和教會未來的發展禱告。

請代禱
– 政府一再禁止逐家佈道和在公眾地方派發福音單張。禱告當地的信徒能夠繼續有自由並有智慧地傳揚福音。
– 青少年能夠在教會接受有效的門徒訓練,並且學習如何建立健康的家庭。
– 「柬埔寨使命2021」是全國教會的共同異象,禱告在2021年柬埔寨每一條村落和每一個族群最少有一間教會。現今,大概有11,000條村落仍然沒有教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