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 Category: 萬族萬民 109

教會與家庭

1995年底,我們夫妻一起被差派到柬埔寨,當時我們結婚剛滿一年。在柬埔寨的頭兩年壓力很大,我們要適應柬埔寨、適應使團,還要學習語言。當時沒有網際網路,要和家人聯絡只能透過寫信。柬埔寨的團隊很小,每個成員都是新手,能提供的支援有限,這一切的壓力都累積在我們的夫妻關係上。在我們第一個宣教任期期間,大女兒芽生出生了,這也為我們的夫妻關係帶來新挑戰。

群組名稱:守望我們家

「守望我們家」是我家三兄妹的whatsapp群組名稱,建立於2014年6月。當時我人在工場,父母年事高、狀況漸多,幸有通訊軟件與兄姊交流,商討如何照顧,同心守望父母直至他們安返天家,我為此感恩。

祂愛萬民,也愛我們這一家

我與妻先後在神學院接受裝備,畢業後回到母會事奉,轉眼超過十年。在熟悉的環境事奉多年,與弟兄姊妹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而兒子也十分投入母會的兒童群體,我們以為會一直在這個地方服事到退休呢,怎料上帝竟引領我們踏上宣教的路!在2018年尾,我們一家開始了探索宣教的旅程。

問答之中撿石頭

有一些族群需要花很長時間建立深厚關係,才能開始分享福音,而我們的服事就是協助除去他們心中的攔阻,揀去那些擋在他們與神之間的石頭與荊棘。這樣的服事無法立即看到果效,如果神呼召你去這樣的地方,你願意嗎?

當單身遇上家庭

看了攜家帶眷的宣教士分享家庭帶來的祝福與挑戰,不妨換個角度,我們訪問了三位單身女性宣教士,感受一下宣教團隊裡最真實的互動場景。

從成人TCK的視角──看待兒時的經歷

今年初,我們家旅行至台灣的一個農場。在買飲料時,旁邊一位叔叔突然問起:「你是哪裡人?」我看了看站在身旁的妹妹,猶豫了兩秒。這個問題來得太突然,我腦袋一片空白,然後我竟反射性地脫口而出:「我是香港人。」然後他便心滿意足地走開了。

舞伎家的料理人──從宣教人視角

季代因不擅音樂與舞蹈,沒多久就成為屋形的料理者,每天為大家準備食物。雖然在外人看來,她是一個失敗者,不但沒有達成預期的目標,還成為其他人的服務者。但她並沒有灰心氣餒,反而很感恩地發現料理才是自己的熱情所在,每天開心地發揮天生的技能。她的好友小堇在舞伎的領域卻是非常成功,在眾人的眼中是未來的新星。原本兩人可能衍生猜忌與競爭的關係,卻因著單純又緊密的友誼,一直相知相惜,為彼此找到人生目標而喜悅。

故事背後的故事:《茶室女人心》

好幾年前,我看了《無家者》這本書,當時我就想:這是台北市萬華區邊緣男性的故事,那萬華女性的故事,又會是怎樣呢?當我在台北的教會介紹珍珠家園時,很多人對萬華和茶室文化都不熟悉。「台北還有這樣的地方嗎?」他們不知道距離西門町、總統府、台北車站不遠的地方,還有一群上了年紀的女人,在充滿煙味的包廂,跟男人暢飲到天亮,在狹隘、幽暗、潮濕的木板隔間接客。

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

1776年2月1日的早晨,冬日的太陽照在約克郡南部一個即將舉行婚禮的年輕石匠戴雅各(James Taylor)身上。他雖是當地古老教堂的敲鐘人和詩班成員,但真正熱衷的卻是酣歌跳舞。為了迎接新婦入門,他特意早起把麥捆搬進穀倉,準備磨粉烤麵包。「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不知為何,這句話從他口中溜出來。

有問題嗎?給我們發電子郵件。

為了幫助您更好地服務,請填寫所有字段(必填)。您的查詢將被發送至相關的 OMF 團隊。

Contact Form

點擊提交,即表示您同意我們可以根據我們的 隱私政策

您正在訪問 OMF 台灣網站。
我們在世界各地擁有一個中心網絡。
如果您所在的國家/地區未列出,請選擇我們的國際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