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 Category: Chinese EAM Magazine

111卷首語

植堂可能是最古老的宣教事工型態,保羅植堂,戴德生也植堂,使團今日仍然在植堂。或許有些人會好奇,在那些可以公開設立教會的東亞國家,還需要植堂工人嗎?跨文化的植堂工作又是甚麼模樣?

植堂:歷久彌新的基礎事工

我們還需要教會嗎? 當新冠疫情席捲全球,線上聚會給人帶來屬靈的慰藉,但隨著疫情過去,許多人依然賴在沙發上。全球教會陷入另一危機:該如何鼓勵基督徒回到「現場」的教會生活?線上教會這個選項就像一個篩子―把那些重視教會的人和不這麼認為的人加以區分。

跨文化植堂, 過來人的5個秘訣

1. 植堂的開展始於神•連於神 在香港植堂的一大難題可能是尋找合適的地點或物業「落腳」。從神而來的引導當然不可少,看見某個社區的需要,凝聚有心志的弟兄姊妹和長執同工們一同禱告,經考察、等候、計劃等等,一步一步展開植堂。

重拾植堂異象— 從恩橋到永遠榮神

約在三十多年前,我在海外基督使團的菲律賓貧民區團隊中認識來自美國的道為,那時他來菲律賓作短期宣教,神就將我們配合在一起。大女兒詠寶出生後,我們就舉家回菲律賓開始植堂的事奉。

等候臨門一腳

四活物和廿四位長老就俯伏在羔羊面前,各拿著琴和盛滿了香的金爐,這香就是眾聖徒的祈禱。(啟示錄五章8節) 阿烈一家是我們在高涅的超級老朋友,2018年到高涅就認識。

單身漢的呼召

一位敬虔弟兄曾說過,每個人都需要做出三個重大決定:「誰是我的主?甚麼是我的使命?誰是我的伴侶?」他說,儘管各人做出這三項決定的先後順序不一,但這些總是最重要的決定。

我來到日本以後的生活

大家好,我叫做蕭潔士,我來自台灣。我很愛跑步,也喜歡講話。愛吃的水果是台灣 的芒果。我們全家在2022年的4月8日來到了日本,當時我很興奮,卻不知即將面對的挑戰。

與使團全球特使說嗨

去年底,使團迎來了歷史上第十一任全球總主任,同一時間,也出現了第一任的全球特使。這是一個全新的職分,象徵使團新的工作模式。

新地平線團隊:與新興夥伴一同差派工人

世界上教會與教會運動成長最快速的地方,就是那些昔日接受許多宣教士(而非差派宣教士)的國家。在拉丁美洲,福音派基督教是成長最快速的宗教,約有五分之一的拉丁美洲人屬於福音派基督徒。

有問題嗎?給我們發電子郵件。

為了幫助您更好地服務,請填寫所有字段(必填)。您的查詢將被發送至相關的 OMF 團隊。

Contact Form

點擊提交,即表示您同意我們可以根據我們的 隱私政策

您正在訪問 OMF 台灣網站。
我們在世界各地擁有一個中心網絡。
如果您所在的國家/地區未列出,請選擇我們的國際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