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到日本以後的生活

大家好,我叫做蕭潔士,我來自台灣。我很愛跑步,也喜歡講話。愛吃的水果是台灣
的芒果。我們全家在2022年的4月8日來到了日本,當時我很興奮,卻不知即將面對的挑戰。

我去日本的小學上課時,他們已經開學了。我很緊張,因為是新的環境,我也會害羞。因為我還不會日文,大人們建議我要降一個年級就讀,這樣對我比較好,所以我當時是八歲,降一級就唸了二年級。我的班導小林老師是一個很活潑的女老師,她在黑板畫了寶可夢的圖案來歡迎我,還做了簡單介紹台灣的投影片。一開始我媽媽每天陪我去上課,幫我翻譯,讓我沒那麼緊張。大約二個禮拜過後,我就一個人去上學。上課時,同學就一直盯著我,讓我感到很害羞又很緊張。

大概過了一個月後,學校為我申請一位義工老師來一對一教我日文,這位谷老師邊玩遊戲邊教我日文。過了半年後我就可以看懂許多日文,這對我融入學校生活帶來很大的幫助。

二年級時我交到了一位朋友,他會邀請我去他家玩,讓我很開心。升上三年級以後,我就認識到更多的朋友,我們會一起去公園玩,一起打電動,我也交到了會一起打棒球的朋友。交到了好朋友讓我好開心。爸爸媽媽在北海道札幌的宣教士語言文化訓練中心上課,他們畢業後我們就要搬家了。搬家前,我邀請了我的朋友來我家玩,我們預備了聖誕禮物,還有一起玩賓果遊戲,媽媽後來還講了耶穌誕生的故事,和我的朋友分享福音,我也和他們道別。

因為爸爸媽媽順服上帝的帶領,我們全家又搬到了日本的另一個城市─仙台。沒想到在這個新的學校,我卻連一個朋友都沒有。在仙台的小學,大家對我都比較冷淡,不像在札幌的小學,大家都比較親切。這裡的營養午餐也沒有札幌小學的好吃,這裡的廁所很臭,讓我懷念在札幌的小學生活。

很不幸的是,我們剛搬來仙台時全家就生病了,我大約二個多禮拜沒去學校,結果二個月後學校流感大流行,我又病倒了。我很不甘心的是,老師和同學都不知道其實我的運動神經很好,他們以為我不愛講話體力不好。我被誤解了好生氣。

 

身為第三文化孩子,我的痛苦是要一直搬家,搬離自己的地方,要一直接觸自己不習慣的語言,除了日文還有英文。我因為日文還不夠好,所以寫考卷的時候,如果看不懂題目,就只能空著寫不出來。我寫筆記的速度也不夠快,我常常還沒抄完筆記,別的同學就都寫完了,所以我很不想寫。如果是在台灣的話,我就一定能寫完。

我也會覺得,我的中文不如台灣的同學,日文也不如日本的同學,我感到很自卑。雖然我來到日本可以吃到日本的美食,去一些好玩的景點,但我的內心還是很痛苦。

來到日本以後,我就覺得上帝好像真的存在,因為我有一些小小的禱告,上帝好像都會成就。比如說,有一次爸爸帶我去公園玩,後來他要去一個地方,就把我留在公園,但是他很久都沒回來接我。我就禱告,結果過一陣子爸爸就帶著弟弟回來了,我就很開心上帝垂聽了我的禱告。再舉一個例子吧!有一天,我不小心把鑰匙忘在家裡,然後回家時爸爸媽媽也還沒回到家,外面很冷,我又躲躲藏藏很害怕,我就跟上帝禱告,結果過一陣子,爸爸媽媽就回來了,這就讓我覺得上帝是存在的。

對於第三文化孩子來說,我需要的是主的幫助,還有一顆可以忍耐的心。我需要忍耐同學的嘲笑,還要忍耐自己還不夠好的日文。我只希望我的日文能夠好到爆,這樣子我就可以拼命地跟人講話。

 

出自萬族萬民 111期 (2024.5)

作者:
蕭潔士
父 蕭永望
母 張文虹

分享這個帖子

加入我們

有問題嗎?給我們發電子郵件。

為了幫助您更好地服務,請填寫所有字段(必填)。您的查詢將被發送至相關的 OMF 團隊。

Contact Form

點擊提交,即表示您同意我們可以根據我們的 隱私政策

您正在訪問 OMF 台灣網站。
我們在世界各地擁有一個中心網絡。
如果您所在的國家/地區未列出,請選擇我們的國際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