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候臨門一腳

四活物和廿四位長老就俯伏在羔羊面前,各拿著琴和盛滿了香的金爐,這香就是眾聖徒的祈禱。(啟示錄五章8節)

阿烈一家是我們在高涅的超級老朋友,2018年到高涅就認識。我們常到阿烈家,只是阿烈不常在家,多半和阿烈爸媽哈拉,每每相談甚歡、笑得人仰馬翻。

阿烈爸媽出身鄉下窮人家,想當年一個十五六、一個十七八,人云亦云被送作堆。貧無立錐之地、家無隔宿之糧,小娃接連出世,一二三四五六七,小夫妻日夜勞動、疲於奔命,天天累到人仰馬翻。

幸好小哥哥阿烈隨傳隨到、使命必達,成了爸媽的左右手。到了阿烈上學的年紀,家裡已經少不了阿烈,阿烈念書的事,一再順延。同齡玩伴小學畢業那年,阿烈進學校看熱鬧,這是阿烈第一次「上學」,當然,也是最後一次。臨走前不忘撒泡尿,到此一遊、留下記號。

十五歲那年,阿烈剃度當和尚,是媽媽的主意,所有孩子只有阿烈還不識字,青少年拉不下臉當小學生,只好彎道超車當和尚去。到了廟裡,阿烈只要掃掃地、伺候當家住持老和尚,聽候差遣、跑跑腿,換來有吃有住有學習的優雅愜意。比起家裡田裡的粗活,對阿烈來說,在廟裡當和尚的日子,豈止輕鬆快意!為了讀經書,阿烈開始認字,阿烈這才知道,原來他是唸書的料。

四年後,阿烈決定還俗。他給住持的理由:於心不忍爸媽忙到昏天暗地,想要回田裡幹活、分擔家計;這是阿烈的真心話,可是阿烈沒說的是:他在廟裡看到聽到的,讓他只想全身而退,不帶走一片雲彩。

阿烈的哥哥早早成家,因為媽媽都在田裡張羅農事,家務事得有個女人打理。弟弟妹妹都是從小學念到高中,家裡繳了田租,付了各級學費雜費補習費交通費,剩下的零頭、一家人的吃喝捉襟見肘。到了阿烈成家的年齡,爸媽怎麼也擠不出錢給阿烈提親下聘!沒有聘金、提不成親,阿烈結婚的事,一再順延。

終於,阿烈的弟弟妹妹,一個個高中畢業,老五甚至戴上方帽子;他們也都按部就班完婚,接二連三成家、然後離家。爸媽年紀大了,阿烈無縫接軌、攬下所有重活,家裡更少不了阿烈。

今年卅好幾的阿烈跟媽媽說:想結婚了。媽媽說:不急,剛剛辦完老么婚事,給媽喘口氣。阿烈是好兒子、好哥哥,體貼爸爸媽媽、支持弟弟妹妹,任勞任怨也認命,心裡再怎麼天崩地裂、翻江倒海,既不躺平、也沒擺爛,臉上只有波瀾不興、風平浪靜,照舊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

阿烈弟弟妹妹們,對一再自動退位、讓弟弟妹妹插隊的二哥,敬愛有加,離家最遠的老五,常和二哥聯繫,兩兄弟特別親。老五跟阿烈說他信了耶穌,這是阿烈第一次聽到耶穌大名,也才知道耶穌是一位神。之後又有兩個素昧平生的外國人來家裡,竟然講高棉文,竟然講耶穌!阿烈想起老五信的那位耶穌神。

後來他們每週來,每次都講耶穌。阿烈難得在家一起聽,一方面他忙碌田裡農事、一方面心煩婚事,對甚麼都提不起勁。阿烈跟老五提起這對外國人,老五敲邊鼓:人家自動上門,盡量聽聽唄,有益無損。阿烈媽媽牢騷家裡情況不好,這兩個外國人會幫忙跟耶穌辦交涉,說是跟耶穌「禱告」;媽媽事後覺得禱告很靈,直誇耶穌還行。看著媽媽神采飛揚,阿烈把這些放在心上。

隔壁村的老吳,只差一口氣就斷氣,和尚誦經團待命給他超渡,他偏活了過來,精神抖擻講他的天堂遊記!從此以後,老吳見人就講耶穌!口口聲聲他到了天堂!老吳一口黃湯、滿嘴醉話,倒從來不說謊話。看著老吳神采奕奕,阿烈把這些放在心上。

老五難得回高涅,我們述職前,他專程來訪。老五分享他的得救見證,侃侃而談他唸聖經學校的心得、在教會服事的感想。迫切希望家人信耶穌,卻始終開不了口,幾年間成了他的心頭重擔。作夢沒想到,上帝竟然派人常駐高涅傳福音,登門跟他家人講耶穌!老五面有難色:他不可能回高涅。父母傾全家之力栽培他, 是要他步步高升,他在首都生活工作,全家人顏面有光,如果他回高涅,家人可為難,爸媽保證翻臉!而且他的新婚妻子鄉下待不住、住不慣,他們只能在金邊發展、安家落戶。我們和老五一起禱告神,求神揀選的恩惠臨到他全家,也求神在高涅建立教會。

述職回來這半年,每次到阿烈家,只要阿烈知道我們到了,都會想方設法湊過來,坐在一旁、只是要聽聽耶穌。有時忙得夠嗆、抽不出身,他會小跑步過來,要我們幫他跟耶穌禱告,聽到「奉主耶穌基督的名」,阿烈忙不迭「阿們」,還我們靦腆一笑,再跑回去幹活,留我們跟爸媽繼續講耶穌。

我們看到阿烈的轉變,問阿烈:「信耶穌了嗎?」
阿烈老實說:「還沒有。」
我們願聞其詳:「那為甚麼現在每次都要聽呢?」
阿烈立刻回答:「因為想更認識耶穌。」

阿烈沉思了好一會,又開口:「耶穌書我可以自己看,可是一定會有看不懂的地方,如果有人可以讓我問、願意教我,幫我更認識耶穌,我相信一兩年、頂多兩三年,我跟耶穌比較熟了,我一定也會相信。而且,如果能有三五個人一起學習、互相討論,我認為更好。在我家也歡迎、到甚麼地方都行。」阿烈皺起眉頭,繼續說:「可是我們家種田、也種莊稼,加上養雞、還有水牛,事情多得不得了,一忙起來,實在沒空坐下來。年初我妹結婚,家裡貸款整修房子,欠了不少錢,五年才還得完。等這陣子忙完、農閒的時候,我得到外地打工掙錢好還債。我的時間我根本做不了主。」

我們看著阿烈:「來,我們一起跟耶穌禱告……。」
阿烈:「阿們。」

上帝聽了眾人多年的禱告:在高涅,有人渴慕認識耶穌,有人願意開放家庭作為小組聚會。

祂,聽阿烈的禱告嗎?

 

出自萬族萬民 111期 (2024.5)

作者:
徐葳葳
Weiwei & Daniel Zwygart
1998年加入使團
柬埔寨事奉

 

分享這個帖子

加入我們

有問題嗎?給我們發電子郵件。

為了幫助您更好地服務,請填寫所有字段(必填)。您的查詢將被發送至相關的 OMF 團隊。

Contact Form

點擊提交,即表示您同意我們可以根據我們的 隱私政策

您正在訪問 OMF 台灣網站。
我們在世界各地擁有一個中心網絡。
如果您所在的國家/地區未列出,請選擇我們的國際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