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文化植堂, 過來人的5個秘訣

1. 植堂的開展始於神•連於神

在香港植堂的一大難題可能是尋找合適的地點或物業「落腳」。從神而來的引導當然不可少,看見某個社區的需要,凝聚有心志的弟兄姊妹和長執同工們一同禱告,經考察、等候、計劃等等,一步一步展開植堂。由於母堂與分堂在地理上的距離有限,所以無論是動員、聯繫或支援,會比宣教工場來得容易。

筆者參與的植堂事工源起於2013年至2014年左右,「日本福音基督教會連合」(Japan Evangelical Church Association˙JECA)的北海道分區與使團有志一同,領受在北海道最北端的稚內市建立福音派教會的需要,故選擇在名寄市先建立一個策略性堂址。

從名寄市向南駕車一小時半,可以抵達北海道第二大城―旭川,我們期望旭川同屬JECA的三間教會可以提供支援;而從名寄市向北走180公里,花三小時左右,也可以抵達稚內市,當時有少數屬JECA教會的會友因工作關係調遷到當地。

經歷了十年植堂,名寄恩典教會經歷過買堂址、初代宣教士開荒佈道牧養、交棒給本地日本牧者、沒有牧者的高高低低,仍未到達財政上的完全獨立。過去四年多,從新冠肺炎剛剛爆發,筆者經歷了與履新一年半多的日本牧者家庭同工同行的黃金歲月,到現在幾個月無牧的階段。本文即按筆者的有限經歷和觀察,針對人口少、距離大城市相對遙遠的日本植堂事工特色分享。

 

2.聯」於架構 •「繫」於同心(Connection)

縱然對居住在北海道北部的居民而言,駕車來回路程四至五小時的地方並不算遠,但若每星期都是這樣參與教會崇拜或活動,又是另一回事。正如筆者在文首所分享,與香港的植堂相比,這裡更多是孤身作戰。

即使旭川市有三間屬於同一聯盟的教會,卻是各自獨立運作。在小城市,教育的環境和升學的前景都不如大城市,以致有子女的宣教士會有較多顧慮。而一間平均十至二十人左右的堂會要聘請牧師也不是容易的事,若牧者有家室和年輕子女,又是多一重困難。

由於植堂的宣教士和牧者並非來自同一個教會,沒有同一母會的DNA和宣教策略,甚至之前也不曾一同合作事奉過,往往需要在合作過程中互相觀察、交流,慢慢提升互信和隊工的協同效應,藉分享去了解彼此的文化眼鏡,以及對不同現象的詮釋。

不難想像,植堂的牧者和宣教士如果合得來,可以有極美的事奉,但若是有衝突,也將對關係、信任和事工造成很大的殺傷力。此外,開堂初期來聚會的弟兄姊妹不一定同有植堂的心志,他們可能只是因住在這小城市、或周邊的市町村鎮,聽聞有福音派教會便過來參與聚會,所以對參與佈道工作的熱情各有不同。

 

3.沒有單一的方法•沒有單一的技巧(Competency)

是否差派更多有諸般恩賜又十分有魄力的宣教士(廣東話形容為「好打得」的宣教士),就能令植堂進程順利呢?在不同的教會發展階段,宣教士最少有四種不同的參與方式:開拓(Pioneering)、培 育(Parenting)、 夥 伴(Partnering)、參與(Participating)。不同階段需要不同恩賜和氣質的宣教士,再加上不同的植堂模式、不同的城鄉特色、不同的隊工組合(例如,宣教士回國述職或下一期被派往別處、或有新宣教士加入,也會影響隊工的互動和補足),這些都是影響事工果效的因素。

 

4.「文」所未聞 •「化」成睿智(Culture)

在跨文化植堂的過程中,我們也不斷學習了解本地教會和聯會對植堂異象的看法,尤其是身處大都會的教會,未必明白小城市教會獨有的處境,以及該城市獨有的特色。這常造成後方的植堂委員會與前方的服侍團隊之間的張力,我們在與日本牧者同工的過程中,也曾感受到這樣的觀點差異。在好幾次會議中,我們與植堂委員會委員探索教會邁向自立的可能性,並展望於北海道北部地區的宣教異象,用了半年多時間,好不容易才令各方明白―需要先聆聽名寄教會執事們的負擔、意見和感受。

作為宣教士,我們要學習謙卑,聆聽各方的心聲和意見,適切支持一起同工的本地牧者,同時細心觀察與分辨哪些是文化上的因素,致令他們對新嘗試有顧忌;哪些是教會的傳統框框,令我們不願尋求轉變以回應現今的需要;又有哪些是大家需要回到聖經,重尋適切的牧養神學與理念。

 

5.「呼召」是波濤洶湧中的磐石,「性情」是助力也可以是阻力(Calling & Character)

跨文化植堂需要時間去認識身處的城市和周邊城鎮,需要時間與不同肢體或伙伴建立信任的關係,需要愛這個地方和群體,有一顆渴望靈魂得救的心,更需要有意識地退居本地牧者信徒身後,鼓勵他們來主導,認定神渴望、也會藉著他們建立基督的身體。

參與植堂的宣教士若在本國時已累積了牧養教會的經驗,當投入跨文化植堂工作時,無論是教會觀、團隊合作的技巧、處理衝突的經驗等,都有一定基礎,將有助於面對跨文化牧養和佈道的挑戰。文化處境縱然不同,方法或許不一樣,但人的本質不會有太大的差異。

 

盼望藉我們有限的經驗和簡短的分享,能強化每一位忠心在前線植堂的同工們之呼召和心志;也鼓勵每一位有負擔投入日本跨文化植堂的弟兄姊妹,在本國的場景先被神陶造成為一位愛靈魂、愛教會的好牧人,這遠比其他技巧、能力、策略、方法來得更重要!

 

 

出自萬族萬民 111期 (2024.5)

作者:
梁頴階、容小敏
2014年加入使團
日本植堂事奉

分享這個帖子

加入我們

有問題嗎?給我們發電子郵件。

為了幫助您更好地服務,請填寫所有字段(必填)。您的查詢將被發送至相關的 OMF 團隊。

Contact Form

點擊提交,即表示您同意我們可以根據我們的 隱私政策

您正在訪問 OMF 台灣網站。
我們在世界各地擁有一個中心網絡。
如果您所在的國家/地區未列出,請選擇我們的國際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