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堂:歷久彌新的基礎事工

我們還需要教會嗎?

當新冠疫情席捲全球,線上聚會給人帶來屬靈的慰藉,但隨著疫情過去,許多人依然賴在沙發上。全球教會陷入另一危機:該如何鼓勵基督徒回到「現場」的教會生活?線上教會這個選項就像一個篩子―把那些重視教會的人和不這麼認為的人加以區分。那麼,隨著東亞社會愈來愈個人主義、愈來愈快節奏,為什麼教會仍然重要?建立教會在使團事工中又扮演什麼角色?

初代基督徒在五旬節領受聖靈後,「都恆心遵守使徒的教訓,彼此交接,擘餅,祈禱……。他們天天同心合意恆切地在殿裡……。」(徒二42、46)。門徒的教會生活並不是可有可無的,乃是聖靈驅動他們如此行。希伯來書的作者明確警告我們:「不可停止聚會,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來十25)整個使徒行傳都在講述福音如何透過教會傳播開來。

如果只是觀看線上聚會,根本不可能實現教會應有的團契生活和肢體間的相互問責。聖經清楚告訴我們,為了順服基督,無論我們處境如何,都必須把教會放在優先位置。神今日仍然使用教會在世界各地傳揚祂的福音。

 

使團如何植堂?
以台灣為例

因此,使團在許多工場仍視建立教會為關鍵事工。
台灣就是一個例子,按比例來說,植堂工人占了使團在台宣教士人數的一半。因為在台灣可以公開傳福音和建立教會,我們的宣教士大多堅持比較傳統的教會模式,但也有人採用家教會或混合的形式。在那些缺乏足夠基督徒,甚至沒有基督徒的社區,我們渴望看到教會的建立。

我們在台南的團隊由安文龍(Lizzy Alexandr)夫婦和蘇瑤虹(Vivian To)組成。他們與一對陳姓台灣夫婦同工,在旭山和果毅後這兩個小農村合力拓植教會,一起開辦課輔班、拼布班、老人運動班,甚至陪伴當地農民一起下田,在沒有基督徒的地方成為祂的見證人。他們還抽出時間到當地朋友家做客,並陪伴幾名當地青少年。然而,他們的最終目標不僅僅是提供社會服務,而是盼望所接觸的孩子、家庭和社區鄰居都可以加入「興旺教會」―即使這間教會目前僅有6位信徒。

文龍的妻子安淑靜(Cheryl Alexandr)寫道:「台灣農村的需要長期被忽視。這裡的屬靈土壤非常堅硬……,由於強烈的民間信仰,宣教士可能需要花上多年時間耕耘關係,才有機會見到些許收穫。」

換個場景,饒天慈(Veronika Rieben)和陳日馨在台北的萬華建立教會。
他們於2016年3月開始了第一次聚會,現在已有一群固定會友―有些是經濟弱勢,有些是身障者,有些甚至來自亞洲其他國家。「因為他們很難離開傳統信仰,所以需要大量時間、精力、智慧和耐心去陪伴他們。」饒天慈如此寫道。由於資源相對缺乏,他們的教會力求簡樸。他們與兩位不支薪的本地同工一起培訓弟兄姐妹、帶領小組和外展工作。特別的是,教會大部分成員都是第一代基督徒,而且他們大多投身服事。

有些人覺得植堂是件駭人的差事,因而打退堂鼓。的確,建立一間教會通常需要長期的委身和參與,但這並不能阻擋我們的同工投身其中。歐文忠和李仁惠夫婦(David and Ruth Ullstrom)於過去的34 年裡一直在建立教會。

 

誰是合適的植堂工人?

並非人人都適合從事植堂工作。拓荒先驅往往面臨極大的挑戰―在未得之地從頭開始。我們通常建議同工以團隊的形式開始,而非僅憑一個人或一個家庭事奉。團隊行動有助消除孤獨感,並增加更多樣的屬靈恩賜;這些恩賜在更廣泛的植堂任務中是必要的。

例如,在建立教會的早期階段,需要傳福音的人,但當人們信主之後,門徒訓練就會需要更多關注。然後,當教會逐漸成形時,團隊很快就會需要那些有管理恩賜、音樂才能,或是能講道、能教導的人,以及那些能運用創意來深化團契關係的人。

宣教學研究顯示,某些個人特質有助於植堂工作的進行:堅韌和毅力、計畫的有效性、靈活性/願意評估並調整作法、強烈的工作倫理、解決問題的能力,以及動員人手和資源的能力。瑞德萊博士(Dr. Charles Ridley)發現成功的植堂者能夠建立會友的群體認同和主人翁意識,有能力接觸未得之民,能識別並善用他人的恩賜,並與社區保持一致步調。當然,強而有力的屬靈生命和家庭生活也是至關重要的。

植堂需要百分之百的投入,不然會很容易放棄。我們特意派遣團隊到台灣最少人信主的地區建立教會,可能努力多年都不會看到成效。此外,一整週的工作若是缺乏明確規畫,有些人可能會感覺鬆散或缺乏產出,因而必須安排架構清晰的日程表。我們還要堅持與人建立關係,即使是那些一開始抗拒聽福音的人,也不能放棄。有時,我們必須在缺乏當地教會支援的情況下完成這一切。

 

實踐大使命

本地信徒可以藉許多方式參與植堂工作。在台灣工場,我們將本地同工視為寶貴而關鍵的部分。我們的最終目標是把整個教會建立工作交給本地的領袖,所以打從植堂一開始,我們就努力讓本地志工和短宣隊能夠參與其中。我們知道有愈來愈多台灣教會開始向未得社區差派植堂團隊,希望這種趨勢能夠繼續下去。

建立教會仍是不可或缺的工作,尤其台灣某些地區完全沒有基督教會,因此當地的人們繼續拜拜,或轉而信奉其他偶像。若我們盼望福音傳遍萬國萬邦,那麼這些地方勢必都要有教會存在。

在我們第一次建立教會時,我認識了一位婦女。她住的地方離當地原本的教會很遠,因此,即使她在那裡居住多年,卻從來沒有去過教會。當我們開始正式聚會後,某天她正好開車經過,驚訝發現身邊居然有一個教會!在過去的幾年裡,她從教會得到弟兄姐妹的屬靈支持,度過婚姻和其他生命難題。

她經常對我說:「謝謝你來這裡建立教會。如果沒有你,我就無處可去了。」

 

 

出自萬族萬民 111期 (2024.5)

作者:
蘇慧芬
Thomas & Jennifer Mclntyre
2005年加入使團
台灣工場植堂統籌

分享這個帖子

加入我們

有問題嗎?給我們發電子郵件。

為了幫助您更好地服務,請填寫所有字段(必填)。您的查詢將被發送至相關的 OMF 團隊。

Contact Form

點擊提交,即表示您同意我們可以根據我們的 隱私政策

您正在訪問 OMF 台灣網站。
我們在世界各地擁有一個中心網絡。
如果您所在的國家/地區未列出,請選擇我們的國際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