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變的世界中,不變的是⋯⋯

感謝萬族萬民編輯多年之後的邀稿,回看過去這幾年生活的轉變,深感神的帶領真奇妙!

相信關心宣教事工的讀者們對於第三文化孩子(Third-Culture Kids, TCK )的經歷應該不陌生,過去我在文章中也抒發了一些成長的感觸。從上次投稿到現在,我和妹妹的TCK「履歷表」又豐富了不少!我們各自多讀了幾間學校,轉換了幾種語言,搬家更是不計其數。截至目前為止,我已經讀過十五間學校,預計明年還會繼續增加。

從上次提筆到現在,我有很多機會反思自己與信仰的關係。在不斷的轉變當中,我經歷許多與世界價值觀的對話和衝突,學習放下透過自我能力塑造的身份,走向並確立自己在神眼中的價值。

剛進大學時,正值社會充斥動盪與衝突,我不時會信心動搖和軟弱;所幸從小身邊有許多雲彩般的見證人,一想到他們如何在諸多限制下,堅持原則活出信仰,就激勵我轉眼仰望耶穌。這是在創啟地區成長的我最大的福氣。

最近幾年我花費不少心力關注國際發展和社會企業領域,從學術及應用的層面探討如何促使社會轉化與進步。這些經驗幫助我更多思索整全福音如何應用在現今世代,回應需要。隨著全球化趨勢,資訊不再受到少數人壟斷,在學術界如此,在神學上更是如此。當世界與信仰有更多直接的對話時,作為基督徒應該如何處世為人,如何讓世人從我們身上看到耶穌的愛呢?出於這些問題的挑戰、反思和整合,促使我在兩年前隻身前往蒙古,踏上跨文化宣教的旅程。

小時候常聽到爸爸媽媽被叫「張老師、謝老師」,在蒙古一段時間之後,我也越來越習慣被別人用蒙文叫「張老師」了。蒙古於90年代初期成為民主化國家,之後基督教才正式進入,因此教會中大多是第一代信徒。我在大學教書、帶領學生團契,也擔任當地非營利組織的顧問,有很多機會接觸蒙古牧師及宣教士子女。在宣教關懷中較少被提及的是,第三文化孩子在信仰上的經歷與第二代基督徒常有相似之處。外界或許會認為,父母作為全職事奉者應該比較了解如何投入子女的信仰培育,其實未必如此。而父母的母會和差傳機構由於距離遙遠或其他限制,也是愛莫能助。即使父母在認知上了解孩子是獨立的個體,需要與神建立個人的關係,仍然可能由於文化或家庭因素,很少和子女談論信仰話題,以致造成孩子內心的困惑與掙扎。

這些經驗使我和學生們產生共鳴,因而有機會深入信仰的對話。過去面對信仰的懷疑,在環境轉變中的不安,以及對於未來的徬徨,種種經歷竟然都成了美好的見證。感謝主,縱然人有軟弱,但神從不放棄在個人的缺陷中彰顯祂的完全。

在成長過程中,變遷一直是我生活中習以為常的一部分。上次在文章中提到,對我們TCK而言,安心溫暖而不變的歸屬感莫過於家了。在蒙古服事的過程中,最大的祝福就是,我認識了人生的伴侶,我們也將共同獻身,回應宣教的呼召。感謝主對我們全家一路以來的祝福,也請為我們持續事奉主禱告!

上帝是這趟旅程的開頭,我也甘心讓祂成為最後一站。 「在這裡,我們本沒有永存的城,而是在尋求那將要來的城。」(希伯來書十三章14節)

 

出自萬族萬民 110期 (2024.1)

作者:
哥哥

分享這個帖子

加入我們

有問題嗎?給我們發電子郵件。

為了幫助您更好地服務,請填寫所有字段(必填)。您的查詢將被發送至相關的 OMF 團隊。

Contact Form

點擊提交,即表示您同意我們可以根據我們的 隱私政策

您正在訪問 OMF 台灣網站。
我們在世界各地擁有一個中心網絡。
如果您所在的國家/地區未列出,請選擇我們的國際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