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吳的天堂遊記

要因你的名記在天上而歡喜。(路加福音十章20節)

老吳未及半百、仙風道骨,精準說,他根本皮包骨,走路輕飄飄,連皮帶骨。
認識老吳的人,個個不解、背後嘀咕:「這傢伙怎麼還活著?」左手叼根菸、右手拿瓶酒,吞雲吐霧、左搖右晃,是老吳的經典造型,在村子裡的識別度很高。那天老吳胡言亂語、騰雲駕霧回家,跟平日一樣,唯一不同的是,老吳跌跌撞撞、沒跨進門檻,一腳踩空,腦袋搶先著地,隨即不省人事。

吳太賣牛賣地、給老吳治病,西醫巫醫、死馬當活馬醫,早晚幫老吳擦澡上藥、按時伺候湯藥,老吳氣若游絲、沒醒過。在外地的兒孫全回來,淚眼婆娑、涕泗縱橫。和尚誦經超渡團受邀就定位,主持喪葬的耆老正在預備,親戚鄰居進進出出、唏唏唆唆,幫著打雜張羅、回報打聽棺木、整理墓地的消息。忽然,老吳坐了起來:「他們找不到我的名字,叫我回來。」

全場瞬間停格、畫面凝結!所有人盯著老吳、小孩也忘了哭,只有燒水的柴火還在噗噗噗。老吳口齒清晰、條理分明:「我到了那裡,他們打開一本書,好大本,有這麼這麼大(老吳比劃著),上面都是人名,名字旁邊寫了這人做的事,有好事有壞事。我看……,我看到……,我還看到好多人跟在耶穌後面、往上走,那個梯子有點窄、大概這麼寬(老吳又比劃了一下),很多人欸。我正在想:『跟耶穌走,真的上天堂!』時,有個人跟我說:『這本書上找不到你名字,你不能進去。趕快回去,不然他們馬上要把你下葬了。』三個人朝著我走過來,好高好大,跟大象一樣,有這麼高、有這麼大(老吳再比劃),把我帶回來。」老吳吞了吞口水、說:「我餓了。」眾人瞬間醒了過來!幾個小孩放聲大哭、有時像齊唱、有時像輪唱。吳太趕緊洗米、熬稀飯,吹涼、餵他,一勺接一勺。

根據吳太敘述,從此老吳天天說這事,見人就說。當然,我們述職回來,老吳也跟我們說。老吳將他的天堂遊記倒背如流,跟我們說完,他還語帶委屈、加註補充:「他們都不相信我說的。我真的看到!我到了那裡!我親眼看到!」這怪不得人家,老吳盡說醉話,誰也分不清他這回是醒著?還是醉了?

話說我們 2018 年到高涅就認識老吳一家,常常經過他家,夫婦倆看到我們,眼神冷峻、面無表情,我們沒膽造次、不敢冒進,只能遙遙相望。疫情期間,老吳大病一場,世態炎涼,老吳夫婦心寒到底;同段時間,我們經過吳家,照樣深情凝望,兩口子當春陽、心頭暖洋洋,回我們一抹淺笑,我們索性以這微笑當門票。從此進出吳家,像在自己家。

現在如果我們過吳家門不入,吳太臉拉很長、老吳開口很衝:「經過我們家,不進來坐?!像話嘛!」我們認錯、保證改過,跟他們協商報告,一個禮拜固定到他們家一次,其他就真的只是路過。他們雖然不滿意,但可以接受。從此經過吳家,我們只要揮揮手當打招呼,他們就賞我們一個裝滿同理和同情的裂嘴大笑,還我們一個揮揮手,意思要我們別耽誤時間、趕路要緊。

每次到吳家,在門口拉長脖子的老吳,遠遠看到我們,把家裡的四把凳子通通拉出來,等孫子挨過來、鄰居湊過來,老吳開場:「他們找不到我的名字,叫我回來…」,老吳講完、我們接棒。無論我們怎麼講,老吳都是我們的神隊友、首席助攻。

「耶穌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祂,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

「就是這樣!我去過。」

「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

「真的!要去天堂,一定要跟在耶穌後面。只有那些跟著耶穌的,上天堂去了。我親眼看到的。」

「除祂以外,別無拯救。」

「沒錯,拿香的人上不了天堂!那些上天堂的,沒有一個手上拿香的,一個都沒有!」

老吳出死入生的獨特經歷,讓他對耶穌的態度大變;在村子裡,我們傳講耶穌,老吳見證耶穌。儘管老吳對耶穌的認知大躍進,還是不能相信,吳太也認為時機還不成熟,唯一的顧忌就是親友鄰里加諸的社群壓力,目前為止,沒人相信老吳說的。

「若不是差我來的父吸引人,就沒有能到我這裡來的。」天父已經吸引老吳,他正施施而行、慢慢向耶穌靠攏。下次到了天堂門口,舊地重遊、不當導遊,老吳定要聽到他們這麼說:「找到你名字了!老吳,您這邊請。」

 

出自萬族萬民 110期 (2024.1)

作者:
徐葳葳
Weiwei & Daniel Zwygart
1998年加入使團
柬埔寨事奉

分享這個帖子

加入我們

有問題嗎?給我們發電子郵件。

為了幫助您更好地服務,請填寫所有字段(必填)。您的查詢將被發送至相關的 OMF 團隊。

Contact Form

點擊提交,即表示您同意我們可以根據我們的 隱私政策

您正在訪問 OMF 台灣網站。
我們在世界各地擁有一個中心網絡。
如果您所在的國家/地區未列出,請選擇我們的國際網站。